卧云居笔记第九 《一千零一夜》的版本学:纳训本和李唯中本之比较【转】

蝶无痕 2012-07-25 20:11:36
 《一千零一夜》最有名的译本当然是纳训的人文版,李唯中译的这个译本却很有特点。
   首先李唯中是根据阿拉伯原文善本布拉格本译出的故事最全本,并且里面的诗文也一起译出,值得一提的是花山文艺的这个版本里的诗文是用中国古体诗译出的,里面颇多佳句。后来我在书店中见过另一出版社出的李唯中本,李唯中把里面的诗句全改成了现代诗体,诗的意思清楚不少,但韵味全无。
   另外李唯中本把《一千零一夜》中的性描写基本全部译出(据前言说,只稍作了处理)。而纳训本则把涉及到性的地方几乎全部删掉,有时甚至因此使得某些情节的因果不明。如:国王看到王后和黑奴游玩就火冒三丈,上去把王后和黑奴全杀了。这很容易让人误以为阿拉伯人禁止女人接触黑奴,或觉得国王太过小心眼。其实是纳训为了避免性问题,作了处理。按李唯中本来看,实际是王后与黑奴偷情,这样国王杀人才合情合理。其实译出性描写的《一千零一夜》虽然不适合小孩看,但却使故事和人物丰满不少,且有几处性描写甚是有趣,如说色情还比不了现在有些公开出版的小说。
   但李唯中译的这个花山文艺版也有一个遗憾,据说《一千零一夜》是应该分夜的(就是说,故事总共真的讲了一千零一夜),但花山
 《一千零一夜》最有名的译本当然是纳训的人文版,李唯中译的这个译本却很有特点。
   首先李唯中是根据阿拉伯原文善本布拉格本译出的故事最全本,并且里面的诗文也一起译出,值得一提的是花山文艺的这个版本里的诗文是用中国古体诗译出的,里面颇多佳句。后来我在书店中见过另一出版社出的李唯中本,李唯中把里面的诗句全改成了现代诗体,诗的意思清楚不少,但韵味全无。
   另外李唯中本把《一千零一夜》中的性描写基本全部译出(据前言说,只稍作了处理)。而纳训本则把涉及到性的地方几乎全部删掉,有时甚至因此使得某些情节的因果不明。如:国王看到王后和黑奴游玩就火冒三丈,上去把王后和黑奴全杀了。这很容易让人误以为阿拉伯人禁止女人接触黑奴,或觉得国王太过小心眼。其实是纳训为了避免性问题,作了处理。按李唯中本来看,实际是王后与黑奴偷情,这样国王杀人才合情合理。其实译出性描写的《一千零一夜》虽然不适合小孩看,但却使故事和人物丰满不少,且有几处性描写甚是有趣,如说色情还比不了现在有些公开出版的小说。
   但李唯中译的这个花山文艺版也有一个遗憾,据说《一千零一夜》是应该分夜的(就是说,故事总共真的讲了一千零一夜),但花山文艺版把分夜的段落大量的删掉了。
   据网上有人说,李唯中在台湾远流和在大陆宁夏出版社出的是分夜本,有分夜段落。台版价高买不起,可怕的是宁夏版8卷也要588,每卷要73元(抢钱啊)!而这个花山版我买的是折价书,8卷保值邮寄才花了140元,每卷才17元,还是精装本,便宜啊。
   再想想,分夜版虽能看到每一夜都留下一个什么样的悬念,能看到作者在处理同一问题时,都用了些什么手法(处理了1000次,得用尽花样吧?),但那些长故事恐怕难免会有支离破碎的感觉吧。算了,又不搞研究,忍了。最好能有谁把分夜版做成电子书放到网上,看看也就是了。
   另外,这个版本里面还有100多副外版插图,十分精美。
   最后说说故事,里面平庸的故事也有,但精彩的故事也不少。诗很好,尤其花山版是用古体诗译出的,不少意象颇为新奇。看全本时注意到一个问题,《一千零一夜》故事繁多,但如仔细看,这些故事的顺序是有一定逻辑的。
   开篇国王因王后与黑奴私通,而心理变态偏激起来,每天娶一个女人,过夜后把她杀死。
   宰相的女儿莎赫札德为拯救自己和其他无辜女子,想出妙计嫁给国王。开始讲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来化解国王的偏激。但开篇的几个故事多是讲女人的不忠,这其实很好的迎合了国王偏激心态,使国王易于接受。试想,如开篇就讲女人是多么的忠诚,国王本就偏激,定然听不进去。且如果女人真这样忠诚,那国王恐怕会更觉自己倒霉——故事里这么多好女人,自己怎就遇上一个不忠的女人?太霉了吧?
   但随着一个又一个故事的讲出,故事里的女人逐渐光彩、智慧起来,到最后几个故事,女人更是比男人都强,且体贴人意。这样才使国王最后的改邪归正,显得合情合理。实在是一种很有趣的处理手段。
   故事里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对“安拉”上帝的处理。“安拉”作为宇宙的主宰时时出现在人物的称颂中,但“安拉”绝不露面,甚至连“安拉”的使者——天使都少有露面。里面常出现的是精灵鬼怪,但当你读得进入精灵的神魔世界后,安拉常会以一种意外的方式向读者暗示他的存在。
   如有一段,主角被一个铜人救出,铜人答应用船把主角送回故乡,但条件是在船上不得提起“安拉”的名字(开始我还奇怪,这不是有点反伊斯兰教的意思吗?),最后船在海上,可以看见故土了,主角情不自禁的称颂“安拉”的大名。结果铜人立刻死掉,船也沉没了(这才明白,原来这些精灵无论多么的强大、神通,但却不能承受“安拉”的大名,听一声都不行,这才显示出伊斯兰教的“安拉”的至大)。
   这种手法其实很现代,等于是在一个精彩的故事中,不停的暗示你还有一个世界存(安拉的世界)于这个世界之上。只需稍加发挥就能像《骇客帝国》一样推导出另一个世界来。
  


关于版本:
   文笔:
   《一千零一夜》最有名的译本当然是纳训,但我对比过纳训本和李唯中花山版的这个本子,觉得李唯中的译笔也很不错,和纳训相比并不见得有明显的高低上下。大多数时候是,有的句子觉得纳训译的好,有的感觉李唯中译的好(当然,这是指中文的阅读感,因为我并不懂翻译)。
  
   书中的诗:
   个人喜欢李唯中(花山版)的译诗,古体诗更适合古老的故事,况且李唯中并没有在诗中加入中国元素,不存在外国人说中国典故的问题。在没见到纳训本之前,曾对纳训本中的诗很向往,以为纳训是老派的译者,其中诗作一定是古体的,后来看到纳训本的精选本,才知道原来纳训先生是用现代体去译诗的,很是失望。但李唯中本到后来的一些版本里又把诗改译成了现代体。比如宁夏出的那一套。在市面上我见过3套李唯中本的《一千零一夜》,其中只有花山这一版是古体诗。
  
   性描写:
   李维中这一套里的性描写应该是基本译出来了的,但据译者在前言里说,其中部分性描写在翻译的时候还是进行了一些“技术处理”。但从其已经译出的部分来看,应该改动不大,况且《一千零一夜》又不是金瓶梅,性描写本不多,也不是主线,有点改动虽是遗憾,但应该无大碍。印象中能影响到情节的性描写大致有2-3处,纳训本在这些地方基本没译或改译了,这些地方李维中本明显要好(情节发展清晰合理)。
  
   李维中花山版的缺点:
   花山版是不分夜的,原先觉得这很成问题。后来在网上看到李维中分夜本(宁夏版)的电子书,大致翻看了一下,觉得分夜本在分夜的处理手法上也很一般,价值不大,大致都是太阳神起了,国王上朝,晚上又接着讲故事(我只察了3-4处,1千个分夜的情况是否都是如此则不能确定)。
  
   李维中花山版的疑惑:
   李维中的其他版本和花山版相比,除了诗全部换成了现代体之外,在叙述的一些字句上似乎也有改动(据前言说,在旧译上有所修订)。并且似乎在性描写部分删节得的比花山版还多,但未曾逐字对比,只是凭印象,所以这一点上并不肯定,也说不定我记错了。按李维中自己的说法是“技术处理”,估计也就是改写了1-2句而已。
  
   李维中花山版的故事:
   花山版在故事主体部分是全的,但在附录中的故事却比李维中宁夏版少1-2个,但篇幅都不大。而且附录中的故事是阿拉伯原文中没有,只见于一些外文译本,印象中是法译本吧?这些故事大致上是法版的译者自己写的故事,故意混在外版的《一千零一夜》里出版的,所以意义也不是太大。
  
   李维中花山版的插图:
   花山版的插图极好,且无论彩图还是黑白的都是外版插图,铜板纸印刷,32开整页大(留有3-5厘米左右的边空),每本书故事前集中了大概10页彩图(风格各异,似出自多人之手,但都是外版),故事中又插有很多整页黑白的插图(风格各异,似出自多人之手,但都是外版),有的较一般,多数很好。后来在书店看到李维中的其他版本(忘了是哪个出版社),里面的彩色插图似乎被换了一部分,而黑白插图则全换了,从风格来看虽也是外版插图,但艺术水准却不如花山版好,不过因为风格统一,应是出自一人之手。但印得较小,大概只有最大的只有半页大,且不是铜板纸印刷。
  
   李维中花山版以外的其他李维中本:
   目前,除花山版外我共见过3个不同出版社的李维中本,印象中花山版在装订和印刷上要明显好于后来的其他版本。但后来的几个版本据说都是分了夜的。(是不是花山版以后出的版本都分了夜,这点不能肯定),而且译文作了修订,随手对查过几处译文,有的地方加入了一些花山版所没有的细节,有的地方又删掉了花山版里的一些细节(我是察分夜部分时发现的,这一点真是太怪了),但都只是细节(比如某个人物多说了句赞美真主的话,之类的),不影响故事。推测其中缘故:大概是因为花山版没有分夜,所以去掉了关于分夜的文字,并为了故事的连贯对细节作了调整,后来出分夜版时又加进原来去掉的文字,于是删除了花山版的调整(但这仍很难解释为何花山版有的一些细节,到了分夜版却没有了)。
  
   总的来说,李维中的几个版本在文本上,除诗的译法、分夜问题以及附录故事外,差别不大。又不是学术著作,没必要字字计较。
展开查看全文
广告
蝶无痕
作者蝶无痕
32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广告

蝶无痕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