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做不了政治家

黄鹤楼下 2012-07-23 22:51:26
  在中国,“书生论政”是一句很重的话,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书生治国的负面之意。
  清末民初天嘏所著的《满清外史》,记载有乾隆的一次“天威”,说乾隆“尝叱协办大学士纪昀曰:朕以汝文字尚优,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汝何敢妄议国事?”这不能不出乎很多人意料,堂堂大学士纪晓岚,竟然对国事没有一点发言权,但这是实情。
  以乾隆的文治武功,是不可能听得进书生之见的,有治世之才的人也都听不见。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书生治国在历史上以失败占绝大多数,原因在哪里呢?因为历朝历代的所有中国书生,再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未竟之事也,也不管是否能实现,反正一定要做。
  王莽就是典型的这样的书生,一心一念是他的王朝美梦,所以宁愿一路到南墙。
  后世说起王莽改制,一般都说他是“托古改制”,觉得他的真正目的是改制或篡权,古只是一个幌子,只是假托,就像康有为戊戌变法之前先写了一本《孔子改制考》。但是我以为,王莽改制倒不是托故,而是要真心复古,他把儒家描述的社会当成了可以实现的目标。
  就像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所说的:“王莽是儒家学派的巨子,以一个学者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中国历史上仅此一次。他夺取政权的
  在中国,“书生论政”是一句很重的话,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书生治国的负面之意。
  清末民初天嘏所著的《满清外史》,记载有乾隆的一次“天威”,说乾隆“尝叱协办大学士纪昀曰:朕以汝文字尚优,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汝何敢妄议国事?”这不能不出乎很多人意料,堂堂大学士纪晓岚,竟然对国事没有一点发言权,但这是实情。
  以乾隆的文治武功,是不可能听得进书生之见的,有治世之才的人也都听不见。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书生治国在历史上以失败占绝大多数,原因在哪里呢?因为历朝历代的所有中国书生,再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未竟之事也,也不管是否能实现,反正一定要做。
  王莽就是典型的这样的书生,一心一念是他的王朝美梦,所以宁愿一路到南墙。
  后世说起王莽改制,一般都说他是“托古改制”,觉得他的真正目的是改制或篡权,古只是一个幌子,只是假托,就像康有为戊戌变法之前先写了一本《孔子改制考》。但是我以为,王莽改制倒不是托故,而是要真心复古,他把儒家描述的社会当成了可以实现的目标。
  就像柏杨在《中国人史纲》中所说的:“王莽是儒家学派的巨子,以一个学者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中国历史上仅此一次。他夺取政权的目的与刘邦不同,刘邦之类只是为了当帝当王,满足私欲。王莽则有他的政治抱负,他要获得更大权力,使他能够把儒家学说在政治上一一实践,缔造一个理想的快乐世界。”当皇帝,只是王莽复古求圣的一个工具而已。
  遗憾的是,可怜的是,也注定的是,虽然此前此后都有千百万人心向往之,但这却是一条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路。王莽纵然登天子之路有奇方,但他却不能以梦为马,踏遍天下。
  他刚登上皇帝之位,不懂得与民休息不说,更不懂治大国如烹小鲜之理,改革反反复复,不但折腾庶民百姓,也折腾地主豪强和公卿大夫,几乎没有一个受益者,反而如黄宗羲定律揭示的:任何改革,无论原来的初衷是什么,最后总是最低层的民众增加了负担!尤其是到了王莽末年,通货膨胀达到了每斛米价值黄金一斤,天灾人祸,百姓流离,甚至易子而食。至此之时,王莽无技可施,竟然还异想天开,派人教关中的饥民“煮木为酪”。
  王莽的江山崩塌,也并非说明儒家全不能治国,半部论语治天下或是夸大,但儒家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虽然不是严刑峻法,但却能与民以安,给社会一个基本的人心安定。
  然而事实上,历朝历代其实没有哪个是真正以儒治国的,都是开国之初,江山和人心都惊枝未稳,所以施以黄老之术,与民休养生息,而到了中后期风雨飘摇的崩盘之际,则基本上都回到了外儒内法的路子。汉武帝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他真正的目的也并不是儒家,而是要君权圣化,事实上,他至始至终也没有重用过董仲舒等儒士,而异族用儒,如耶律楚材的“以儒治国,以佛治心”,恐怕也只是为了方便对汉人统治而已,而并非治国之道。
  只有到了王莽这里,这个一心要在针尖上寻美的人,并不了解真正的治国之道,而是空怀着天下大同的美梦,“尽信儒不如无儒”,一步步把自己在浩荡山河中弄得无立锥之地。
  但是书生的另外一路,却是让世人刮目相看的,无论是带兵还是经国都有一套。
  王阳明上马治军,下马治民,文官掌兵符,是中国历史上千年不遇的全能大儒,但很多人却不知道,他少时便想做卧龙先生,醉心于象棋等排兵布阵游戏,年轻时更是出游边关,骑马射箭,广读兵法秘笈。这些都是单纯的儒学和心学所不能及之处,而他提倡心学,还是在反对刘瑾,被贬至贵州龙场悟道之后,不能以此说他书生。
  而至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既能文人带兵,又能经国济世,更是远非书生所能比,他们虽然也有书生一面,但是在晚清国弱而辱的境况之下,更需求变通之法,走实用之路,曾国藩、李鸿章后世熟知,殊不知,左宗棠也精研舆地、兵法,堪称阳明子第二,张之洞虽为清流之首,却也与文教洋务洋洋精通。所以看似书生,靠的还都是书外本事。
  李宗吾的《厚黑学》被奉为俗世成功指南,脸皮要厚如城墙,心要黑如煤炭,继而“厚而硬,黑而亮”,最后“厚而无形,黑而无色”,这样一步步才能成为英雄豪杰,从万人如海中一跃而独步天下,曹操如此,刘备、孙权如此,司马懿、项羽、刘邦也如此。
  厚黑学,红尘中人多有模仿,成功与否不得而知,但李宗吾在书中却多次说,要用厚黑学拯救中国。但说到底,厚黑学有理论总结的价值,却难有经国济世的功用,个人学则学矣,治国当是害国,李宗吾要靠此救国也只能是书生大言,与王莽一心要恢复周礼王制的“薄白学”是殊途同归。要知道,一心要靠书本理想救国的,最后甚至往往连自己都救不了。
  记得谈起王莽时,钱穆曾经说过一句看似刻薄,其实却相当公允的话,他说:“王莽的政治,完全是一种书生的政治。……不达政情,又无贤辅,徒以文字议论政治。”这不禁让人又一次想起乾隆骂纪晓岚的话,书生不过是政治的倡优而已!
  的确,书生不能缚鸡,更不能缚人缚国,十年倚寒窗到底不如马背一夜霜。
展开查看全文
黄鹤楼下
作者黄鹤楼下
277日记 96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黄鹤楼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