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群

本来老六 2012-07-16 14:47:29
        

豆瓣介绍

  万人如海一身藏--李立群


  提及李立群先生,首先想到的并不是他是一个好的演员,所谓的“横跨电影、电视、剧场三栖”(豆瓣条目介绍语)远远不足以揭示他的魅力。他的魅力主要还是来自于他给人的感觉非常沉着。以前夸一个演员习惯说““昆乱不挡””,但是我感觉李立群先生的表演更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在生活中都不怕“神仙老虎狗”,三教九流在他身边来来往往的沉着,而这种沉着是掰碎了化在他那些零零碎碎的角色里的。

  我随便挑上几部,这个就像羊肉泡馍一样,最后的口感其实还取决于食客自己把馍掰得有多细,汤头已经那么膏腴了,到底什么滋味还是自己吧唧嘴的事情。

  首先要提到的是《黑金》。这里面我不谈侯部长是多么的飞扬跋扈,我只说后面梁家辉慈祥地对他咆哮:部长,现在我们是在天上,你觉得你开的价能比天还高吗?这个时候侯部长有种瘫软的高潮感,之前所有的为虎作伥,沐猴而冠都可以随手丢在一边了,他抛弃了这么多年披挂在身上的所有鸡零狗碎,他就是一青皮混混的本来面目重新暴露了出来。这一刻他自然是重返蛋白质,但是在那个瞬间,李立群让我看到了什么叫做“万法皆空”。所以,侯部长并不是个恶人,凶神,他只是个小人,我们随处可见的小人,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李立群先生也在很多国产电影里客串过,这样的客串一般会和内地演员有一种水土不服的违和感。可是当他脱去了高级西服,推掉了那个锃光瓦亮的小分头。他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山,那个乡村,他看着外面来的两个精壮汉子,他慢慢眯起了眼睛。我喜欢看李先生眯起眼睛,我似乎正在目睹一台高级电脑在瞬间海量计算,然后他会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咧嘴一笑。我很着迷于这个过程:这个过程里有千山万水。这个过程里有伤痕累累。

  李先生除了演影视剧之外很特别的一个身份是相声演员。在国内相声表演有所式微的当下,我看着李先生一个人在舞台上摇铃清口:我是李大发。简单形容《台湾怪谭》的感觉就是,这是台湾版的“清明上河图”。李先生娓娓道来,我想到的不是侯宝林,我想到更多的是柳敬亭。在生活中这样或者那样,在生活中觉得过不去又苦笑不得的时候,我有时候会想起这些段子,人生不过就是段子,这样想着想着,原本觉得足够自焚的事情也就当个屁放了。这里倒不是说李先生像红十字会那样救死扶伤,而是我总会想,多大的事情如果到李大发的嘴里,还能绷得人模狗样吗?

  最后还是提提李先生的电视剧。熟悉李立群先生的最好渠道还是看那些电视剧,那些年我们看过的一个皇帝,一个太监,一个教授。

  中国历史上段子最多的皇帝大概有两个,一个是七下江南的乾隆,另外一个就是朱元璋。
  朱元璋在《倚天屠龙记》的武力值大概连倒数都不见得能找到,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显然也是什么九阳真经在手的张无忌,明教中老年队伍中运动标兵杨逍所不能匹敌的,在里面李老师有过这样的台词:论武功我朱元璋一定不是杨逍他们的对手,可是对手这种事情决定武功的因素最小。
  话说某集朱元璋被困,即将逃出城池的时候被守军发现。如果是邵氏的话,估计朱元璋会爆衫大喝:挡我者生,避我者死(没有笔误)。但李立群老师显然不是狄龙,他没有完美的腹肌,甚至连胸肌都谈不上。他只是想笑呵呵地和守军回想当年并肩作战的时候,甚至哼起了共同唱过的军谣。于是守军毅然打开大门放他们走,然后自杀谢罪。自始自终,朱元璋一没有封官许愿,二没有慷而慨之,他只是眯起眼让这个昔日的战友回忆起了一些尊严。这种谈心的杀伤力远远大于乾坤大挪移的屠龙刀次方,而这种杀伤力只有李立群可以施施然,淡淡然。

  《新龙门客栈》还有过电视剧我琢磨并不是路人皆知的事情,这也得说同名电影版的名气太大,大到徐克一会儿是导演一会儿不是一会儿又是的地步。而在这个电视剧版本里,非但有当时久未露面的夏文汐,其中更有李立群扮演的魏忠贤。
  魏忠贤的名气之大也是一种非常畸形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在出现东方不败之前,他是最有名的一个“下面没有了”。一般魏忠贤都是被处理成小花脸一样的小丑,可是只要想想他造成的崩坏就会知道这种丑化是多么可笑。李立群几乎是一个人,又一次以手无寸铁的武术根底让一部武打片变得像一部历史正剧。无论是他对东厂三大档头的御下,还是对金镶玉这个人物的复杂心理(真想剧透),都让这个满头百发却没有胡子的男人变得如此耐人寻味。其中有场戏是说他在客栈里起灶烧菜,那锅碗瓢盆之间笑到呲牙咧嘴的魏忠贤竟然有了几分慈祥。

  一个慈祥的恶魔还是恶魔,但就变成了一个更难琢磨的恶魔。

  说完两个坏人,用一个好人结束我对李立群老师的走马观花,那就是《田教授的二十个房客》。
  说起来田教授系列一共有三个:田教授家的28个保姆/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房客/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亲威。
  我当时应该只看过前两部,这里提一下房客。
  我一直强调通过李立群老师的戏不仅仅可以看到故事本身,你还可以看到很多戏外的东西,这里我只提某一个房客。剧情大致是一个房客不肯摘掉西服上的标牌,我要说的自然不是这个着装礼仪。而是李立群扮演的田教授说话的口气:你说这个商标其实可以摘掉也可以。说这个的时候,田教授的眼镜后面藏着怯懦,狡黠,不屑,甚至还有愤怒。这已经不止是一个好演员,而是我活生生地看到了什么叫做一个成年人该如何去说服另外一个人,哪怕这种说服是注定无效的。

  搁笔之际,想到李立群先生的一条微博:當人家尊敬我們的時候,不代表我們有多少美德,只是因為「人家偉大」。天哪,原來在下自我感覺良好多年啦?!此言出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古儒吉大師

  我当然不是觉得李立群先生伟大,我只是觉得我的眼光很好,哈哈。

  附:李立群先生部分作品目录

  电影:
  黑金
  我的唐朝兄弟

  综艺:
  台湾怪谭

  电视剧
  倚天屠龙记
  新龙门客栈
  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房客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793754/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793754/


李立群影迷读者见面会暨签售会
本来老六
作者本来老六
3131日记 76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本来老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