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韩寒的《青春》

Justin 2012-06-24 06:50:27
其实是有好久不写东西了,不得不承认的是,游戏,工作和每天在路上来回的奔波占据了我生活很大的比重。我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可能其余的一切也就冷落了。 难得能够静下心来看看枕边的书,韩寒的《青春》已经放置很长时间,真正翻开,就会知道什么才是手不释卷。所以我想谈谈韩寒。最早接触韩寒正是他争议最大的时候,那个时候人们争吵的主题还没有涉及抄袭,更多的是教育制度对他的不容。他被作为反面典型,被媒体公共,应试教育大加指责。

十年前央视访谈节目中,用三个对中国考试应付得最好的学生与韩寒做对比。十年后,那三人都已变成了国际友人。只有韩寒,十年前,作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被中国人认为破坏80后形象的第一人。十年后,现在在中国,被认为是年青一代最有良心的公共知识分子。

   10年前,cctv在对话节目中请了北京3位高唱爱国主义的女大学生楷模做了一个批判个人主义坏中学生韩寒的对话。但,10年后,中学生韩寒坚决留在了中国,并且成为意见领袖,而3位高唱爱国主义的大学生马楠、刘亦婷、黄思路,则已全部定居国外。马楠、刘亦婷在美国,黄思路定居哥伦比亚。——有人评论说:十年后,我怀疑央视当时是有意为之,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衬托韩寒是一个难得的合格人类。

   我知道结果总是很讽刺,可是值得欣喜的是,韩寒这一路走了过来,他在写作和赛车上的成功,无疑给了这些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韩寒从高中退学、赢得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再到出书、放弃保送上复旦的机会、转行当赛车手,23岁的韩寒每一次人生选择都引起一轮争议。当时的我不免对他关注。我那会儿年纪小,甚至无法完全读懂《杯中窥人》,而《三重门》《长安乱》这种小说类的书籍,也是走马观花,记住一个故事梗概,主要情节都已忘记,却清楚地记得Susan在寒冬之夜,摘下自己的手套送给一个乞丐,那时脑中浮起Susan绝美的侧影,虽然这想象时隔多年,然而那种在青春期对异性的美好想象,现如今依旧在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不得不说,韩寒的笔在我的青春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随后我升学就很少有机会去书摊买他的书来看,直到听说他当了车手,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成功是有多种路径可循的。很坦白地讲,他不止在我,也包括我们这一代看过他早期作品的年轻人心中埋下了一颗叛逆的种子。直到08年汶川地震,我听说他没有捐出一分一里,直接组织车队去参加救援。我终于把他从一个叛逆的个性青年变成一个有社会良知,敢于担当的青年领袖,也是那时我渐渐认识到,他也在慢慢成熟,不断地向着自己的梦想靠近,并且践行他对于国家和国民的责任。

现在的韩寒已经三十出头,而立之年,他笑起来依旧像一个腼腆的孩子。乍一看完全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在文章中无比犀利,在车坛中风格硬朗,不羁狂放的韩寒。他有了女儿,做了爸爸。而我们也慢慢地长大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更愿意花出一些时间去看看韩寒所写的东西。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多年中从他的文章中我能够感知到他的真诚与良知,我很难相信他会讲假话。

《青春》是我久违的韩寒,言语中有以前的影子,但是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摸样。就像《时代》杂志说的一样“韩寒是中国文坛的坏小子。韩寒的文字,够坏。坏在到处平凡百姓的支吾难言,不假思索,真情实意;坏在道出道貌岸然的虚情假意,一针见血,酣畅淋漓,他改变了文学的腔调,使其具有广大的庶民性与高度的感染力,口吻幽默,思路清晰,论述浅显犀利。”这个评价对他而言无疑是十分高的,但是当之无愧。与他同一时期成长的郭敬明陷入文艺中无疑太深,也就只能做我十五六岁时的启蒙读物了,那时很着迷,但是现在没感觉了。我无法设身处地的体会每一个时代给人们带来的欣喜和苦楚,所以更多的取材于文学与历史,历史的大块头读起来生涩,也会极端考验我的耐性。文学或许是一种更好的方式,于是一个敢于正视社会缺陷的文人也就会赢得人们的敬重。有人试比他做当代鲁迅,我不了解鲁迅,不敢妄言。但是在我的感觉里,他和鲁迅不一样,鲁迅的文字犀利,更像一把看不见的刀。而韩寒正值锋芒毕露的年纪,所以更合年轻人的口味。

当网络世界到处乱喷,指出这个世界的不是,韩寒始终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阐述他对世界的态度。对于当今,我想我可以用它书里的一句话来说:“当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你怎么给我做心理辅导?”

是啊,本应该流在心中的热血,它涂在地上……
Justin
作者Justin
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