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霸王别姬》的美术创作访谈

金坚 2012-06-18 23:56:37
访谈时间:2009年4月26日

被采访人:杨占家

采访人:柯毅,张丹青,汪辰,刘畅



柯:我们感觉《霸王别姬》里的科班生活场景特别真实,您有生活经历吗?

杨:这段生活经历我也没有,但是我估计这个科班实际上就是戏曲学校,一个师傅带着好几个学生在那学京戏,不外乎就是普通的院子,所以我们想那肯定就是在一个四合院里了,一个简陋的四合院,住、吃、练功全在那里。四合院里肯定有正房、厢房、大门道这些东西,这样也像个学校。另外我们想,练功不能在院子里,因此我们想给院子搭一个棚,后来我在生活当中也确实看到了在前门一带有的人家这么做了,在自家院子上面加了一个顶,把这个院子变成了一个大厅,这个就正好作为科班练功的地方用,它总比屋子要大要高。这样我们就在原有的院子上搭了一个棚,留了一圈小窗可以透光。

汪:我看到在影片里小赖子自杀那场戏,他上吊之后身后的墙重重地倒了下来,烘托了气氛,这个墙也是您的想法么?

杨:那是导演的想法,那个不是墙,是临时舞台,为了衬托小赖子自杀的气氛,咣当一声倒了下来。本来我在练功房全部铺上了木地板,舞台一倒下声音非常大。然后练功房一圈都挂着过去人家送戏班的匾,还有画,画的是《同
访谈时间:2009年4月26日

被采访人:杨占家

采访人:柯毅,张丹青,汪辰,刘畅



柯:我们感觉《霸王别姬》里的科班生活场景特别真实,您有生活经历吗?

杨:这段生活经历我也没有,但是我估计这个科班实际上就是戏曲学校,一个师傅带着好几个学生在那学京戏,不外乎就是普通的院子,所以我们想那肯定就是在一个四合院里了,一个简陋的四合院,住、吃、练功全在那里。四合院里肯定有正房、厢房、大门道这些东西,这样也像个学校。另外我们想,练功不能在院子里,因此我们想给院子搭一个棚,后来我在生活当中也确实看到了在前门一带有的人家这么做了,在自家院子上面加了一个顶,把这个院子变成了一个大厅,这个就正好作为科班练功的地方用,它总比屋子要大要高。这样我们就在原有的院子上搭了一个棚,留了一圈小窗可以透光。

汪:我看到在影片里小赖子自杀那场戏,他上吊之后身后的墙重重地倒了下来,烘托了气氛,这个墙也是您的想法么?

杨:那是导演的想法,那个不是墙,是临时舞台,为了衬托小赖子自杀的气氛,咣当一声倒了下来。本来我在练功房全部铺上了木地板,舞台一倒下声音非常大。然后练功房一圈都挂着过去人家送戏班的匾,还有画,画的是《同光十三绝》。

刘:这些道具您有没有画图?

杨:当时道具专门有道具师管,我就管总的啦。

刘:科班四合院和练功棚不是一个院子,那您是怎样将它们衔接的呢?

杨:老北京的四合院不一定是一个院,有一进院、二进院、三进院、四进院等,规模大小不一样。但是一个院子拍戏不好拍,科班的四合院其实是给关师傅住的,练功应该和生活分开,所以我把练功棚放在四合院旁边,因为没地方我只能把它横着摆。中间建了一个长走廊连过去,四合院的大门我给改成了洗澡间,因为有一场戏要洗澡,等于都走练功棚这个大门。而且两个院子共用了一个厢房,这样就节省了空间。

杨:提起戏园子,我想应是老戏园子,不像现在的剧场地面是坡的而是平地,后来我们就找资料,找实物,还真找着一处实物。北京虎坊桥有一个“湖广会馆”,当时那里是给小学生做笔记本的工厂,整个建筑破坏得很厉害,里面全堆满本和纸!我进去一看,觉得这应该像是那时候的戏园子,后来一打听就是。会馆嘛,就是现今的招待所,在院子里可以唱戏的,我就把它整个测下来,东西堆得满满的,实测难度很大!后来还看了“阳平会馆”,当时是同仁堂药品仓库,这两个会馆舞台差不多是一样的,只是二楼包厢不一样,阳平会馆的包厢比较好,它是在廊子上面加建三间敞厅,这样我就采用了“湖广会馆”的舞台,“阳平会馆”的包厢画了气氛图,并在摄影棚里搭出了这个戏园子。所以我讲生活的知识和实测的能力(我管它叫实景速记)对一个电影美术师是很重要的。

汪:您具体是怎么去一步一步测量的呢?

杨:首先测柱网。古建筑有个规矩就是先有立柱,测柱高、开间、进深,画出平面图,然后再具体画楼梯、栏杆、门窗。。。。。。先把大尺寸都画下来,回去再进行设计。过去不叫看戏,叫听戏,所以桌子都是纵着放的,侧面坐人,人们不是正对着舞台,一边聊天一边喝茶,所以过去听戏现场是很乱的:嗑瓜子、喝茶、吃花生、聊天,干什么的都有。

汪:有的场景是实景拍摄的,那种情况还用画平面图吗?

杨:你得有一个实测图给导演看,有个平面图你工作也方便。

汪:现在就是用相机照些照片再画个平面图就行了。

杨:对,过去我们相机都很少,都靠速写,其实学生应该有这方面的能力——短时间记录场景的技能。

柯:他们现在还没有尺寸的概念。

杨:对,尺寸很重要,门到底多宽多高,经过实测心里就有底了。

柯:听说您最早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书,后来是如何进入电影行业的呢?

杨:这个事情也是个偶然的。我原来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筑美术系教师。文化大革命时,根据党中央指示,北京各个艺术院校的师生全部下放到部队锻炼,我们是到27军,我们在部队都干了两年多了,有一天部队突然接到北京军区的电话,要我和另外两位老师速回北京。我和另一位老师被分配去北京电影制片厂,进了重拍《海港》样板戏剧组,要求我们主要考虑布景的色彩问题。

张:您之前是做建筑设计的,改行做电影布景设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么?

杨:电影布景都是假的啊,我以前从事的专业都是搞真的,我曾参加过人民大会堂北京厅的设计,都是实的,怎么好怎么来。可到了电影厂都是假的,摄影棚里的布景墙都是布的、三合板的,我一下子也转不过来(哈哈)。但是基本功是一样的,也得要设计,也要画图,你得把它表现出来,这都是共通的。比如《海港》里的办公室,这跟建筑里设计一个办公室是一样的,都要画平面、立面、某个角度的气氛图(建筑叫效果图),所以一开始我就都能画。

刘:您以前搞建筑美术时会考虑到承重之类的因素,电影美术就不用了,那您会不会考虑其他因素,比如说美观、镜头感等来布置陈设道具?

杨:一开始我还不懂,也是老美工师一点一点教给我的,但是我很快就适应了,为什么呢?因为咱们的基本功都在,比如我在工艺美院学的建筑知识、历史知识、纹样知识,这些知识都有,所以上手很快。一开始倒是电影厂对我这种做法不习惯,我出的图纸都是正规的,都有比例尺和尺寸,过去的美工师画图都是画在米格纸上的,没有比例尺和尺寸,要数格子,很不方便,效率低。

柯:您的手绘功夫在业内是大名鼎鼎,您对计算机制图怎么看?

杨:近两年我接触美国两个片子,一个是《功夫之王》,一个是《木乃伊3》,接触了美国的总美术师,他们看了我的图之后就嘱咐我说,你可别学电脑啊。。。。。。

柯:我们看《海港》的设计图中有一些方案性的设计图,那是干什么用的?

杨:是“分镜头剧本”用的,是在画场景分镜头之前用的平面图,是美术部门的初步方案,要和导演、摄影师一起商量,这个过程很重要,类似于机位图,你拿到了文学剧本,先要把空间捋一遍,这是一个比较基本的东西,因为要和导演、摄影师交换意见,拍片必须有一个分镜头剧本,分镜头剧本的依据就是你美术部门的平面图,在上边考虑戏怎么拍,机器的位置和演员如何调度,道具怎么安排等,总之首先是满足剧情要求。

柯:《霸王别姬》叙述的是老北京的故事,您是如何还原的?

杨:影片故事发生在1924年的老北京,老北京除了皇家的故宫和园林,就是普通街道了。霸王别姬这类戏一接到就是往写实的方向走,就是复原老北京,典型的就是四合院,街道上有牌楼。四合院为什么不选择实景?因为很多麻烦,包括有许多现代东西,空调啊什么的,还要看房东同意不同意,而且这里的戏很多,在实景会影响到居民生活。那就不如我们实际做一个真的,都用砖砌起来,但我把后墙做成活动景片,要留出机器的位置,还要留出灯光位置,有时候我考虑到加隔扇,方便拿掉,拿掉以后还可以接出来一间。画图时要事先注明。

柯:程蝶衣和段小楼家的设计差距是比较大的,是如何加强两人的性格特征的?

杨:程蝶衣我们想的原型是梅兰芳,外景就是梅兰芳故居,内景我们是在摄影棚搭的,是完全中式的。段小楼家带有一些洋味。。。。。。

张:北影厂的明清一条街是不是这时搭建的?

杨:剧组和制片方谈的可以给160多万,那时候是很多的,可以搭一些实景,要充分地使用这些钱,利用这地方搞一个老北京。我们是借着原来《骆驼祥子》的景,当时只做了西四的一面店铺,也就是半条街,那个牌楼是拿特技接的景,有轨电车也是特技做的,很简单。到《霸王别姬》的时候有比较充足的资金,我们给它加到了五条街,这里多是牌楼式的店铺:有一间的、两间的、三间的,上面挂个匾,挂什么就卖什么。

张:当时您是怎么想到设计这种放射状的街道的?

杨:这样可以同时拍到两条街道。

柯:照相馆的那场戏特别有意思,是在哪儿拍的?

杨:那是我们实搭的,共有两层,二楼的小阳台可以看到街景,照相馆的那块天幕是我找到一个专门画照相背景的老师傅画的,很真实!很有时代感!

柯:戏里有一个西洋风格的法庭,当时您去考察过吗?

杨:法庭我们有意识弄一个比较西洋的建筑,因为30年代很多外来的东西都有了,“法庭”本身就是外来的,外景接清华大学的大礼堂,里面都是在摄影棚内搭的景。

柯:听说妓院是在前门拍的?

杨:原本导演让搭景,后来我们在前门找了一个小旅馆把它重新装饰了一下,过去的妓院也就是一个简易的小旅馆,这个还算比较高档,是三层的。



展开查看全文
金坚
作者金坚
21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金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