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幻想文学馆·下册》(无责自译·坑·慎入)(第二章起)

代号273 2012-06-15 11:22:15
书就是这本了: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727991/



说是要出汉译本,可是等呀等呀等,等了好多年。。。。就是等不来,算了,我自己来译一个好了,反正只是为了方便阅读,自己译来自己看。
各种胡编乱造,各种望文生义,不用质疑我的日语水平,实话实说,差。所以捉虫凑合可以,又不卖也不会直接用,爱看看个乐,不爱看随便路过不用留言。

因为所需要的从第二章起,所以这里也是从第二章起译。

每天中午12:00以及下午5:00两次更新。

好吧,暂时懒得更新了,或许再过很久很久以后再说了
+++++++++++++++++++++++正文来了++++++++++++++++++++++++++
                                     第一章·“光明的理想国”的诞生
【这一章对于我要做的东西没有用,不译】
                                       
                                      第二章·熬过文革风暴
                                            
                                             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1976)【这部分也没啥用,不译】
                                          
                                    作家的文革体验——叶永烈的十年
诉说文革体验的科幻小说作家并不多。在作品中反映自己的体验的地方倒是很多,果然对于他们来说,表述这些东西,还是太注重体验了。(译注:这句话增加了好多好多自己的话。。。。)在这其中,整理这些早期的自我体验的文章的作家是有的,那就是住在上海的叶永烈(1940~)。即便对于读者来说,这样的话题也稍微沉重了一些,因此叶永烈的体验也只是就其要点而谈了。这也就是年轻作家的文革体验的一种典型处理办法了。
叶永烈,出生于浙江温州市。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化学系,开始接触要イリーン呀ペレリマン呀之类的科学读物(译注:喂!那俩到底是啥!!第一个看起来怎么那么像是个名叫《异灵》的东西呢。。。异灵。。。科学读物。。。?),并开启了亲历的新时代。正因为叶永烈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开始给报纸投稿,他对自己的写作能力很有自信,所以,上了大学,成为理科院系里少有的积极参加文学社团活动的学生。出于想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或者说是那些理科的知识,他开始为中学生写一些科学知识普及的文章。开始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知寓》上频频发表。而后,开始为与イリーン同名的书(译注:开始怀疑这货是《译林》了)策划的《十万个为什么》(1958)执笔。在执笔过程中,叶永烈对于全般科学知识统统轻松应付,这也是出于叶永烈认为的成长为杂学大家需要“十八般武艺”的映照。
这个在自己的活动领域自觉地科学普及的叶永烈,在63年北京大学毕业的同时进入了上海科学教育电影制作所工作。但是,由于在工作方面继续参加执笔活动,而被戴上了“不务正业”、“个人主义倾向严重”、“充满名誉心”的帽子,遭到批判,从而被下放到农村劳改。那个时候正在为《十万个为什么》做修订稿,修订稿寄给出版社,出版社看也没看便全部退还回来。这也就是他在文革前夕所接触到的了。
1966年,真正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从叶永烈的经历来看,他必然会遭到批判。果不其然,《十万个为什么》被定为“大毒草”,所有执笔人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幸好来叶永烈家抄找手稿时,手稿已经遗失,所以他有了可以劳动改造的机会,送到农村进行水稻栽培工作。不过,对于一个正在成长中的作家来说,在文革期间,这样的经历还算不错呢。至少学到了很多,水稻种植呀害虫驱除呀,这些等等。在后来的创作中,也不断地体现了这些知识。
叶永烈再次开始写作,是在1972年。这个时候,他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正是家庭原因,叶永烈回到了上海舞台。原本的电影制作所的工作要做的同时,还要整日去挖防空洞。而投身于挖掘防空洞事业的还有安徽人民出版社的编辑部主任。以前,叶永烈将科学解说本的手稿寄给过该社,社里回复说希望修改一下就可以出版。文革风暴期间,由于安徽人民出版社遭到武斗,编辑担心手稿会遗失,将手稿由社里转移到了自家保存。假若这个手稿保存在作者的家中,恐怕怎么也不会安然无事了。
得知手稿尚存的叶永烈喜出望外。就这样,叶永烈一面挖掘着防空洞,一面从编辑部主任的手中接过了自己以为早已遗失了的手稿,而后小心翼翼地带回了家。四处寻找合适的插图师未果之后,作者决定自己来画插图。叶永烈在少年时代,多少也对绘画有些兴趣,在下地干活之余时常画上两笔。《塑料的世界》,1973年出版。整个动荡十年的事情了。另外一本书《化学纤维的一家》也在翌年出版。这样的成绩,在当时算是少有的了。(译注:因为到了中午,该去做饭了,所以最后一句话完全是乱翻的,谢谢!)
那之后,叶永烈再度遭到下放。这次的下放地点是上海市的郊区嘉定,与此同时,安徽人民出版社也带着新的约稿函赶了过去。这次约稿内容是关于农业关系的启蒙读物。《十万个为什么》方面的修订版工作也在进行,且同样获得劳动改造机会的少年儿童出版社的编辑,最担心的那些批判内容没有提出。
在那些之后,仍旧是关于科学启蒙读物的事情。别说是科学幻想小说,即便是科学童话,叶永烈也没有写过一篇。例如叶永烈在1962年写完的叫做《一根老虎毛》的那样的童话。

有一只爱慕虚荣的蚂蚁桑,在森林里转悠的时候,发现了一根毛。好大的一根毛啊!好漂亮呀!这货绝对是一根老虎的毛,嗯!而后,蚂蚁桑就举着这根毛,在动物群中走来走去。还说着大话,“怎样怎样,牛逼吧,这可是老子从老虎身上拔下来的毛呢。”不过,那些动物,谁也不信。松鼠啦鹿啦兔子啦猴啦之类的吧,都说那毛难道不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吗?
小说的设定主要是要通过毛来辨别动物的种类。都是些教给小孩子知识的内容。然而这个童话却遭到了批判,被冠予了“大毒草”的帽子。说童话中的“老虎”象征了美帝国主义,而“蚂蚁”暗喻了中国人民。总是这样了那样了地说呀说呀,无论谁登场,动物也好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都会成为隐喻。儿童文学至此,题材也好创作团队也罢,都受到了严重的限制而难以继续创作。

                                                        科幻小说的复出
1975年初,周恩来做了要大力发展“四个现代化”的报告,科普读物由此开始复活。然而科幻小说的复活却要稍迟一些了。前面所提到的《大全》(译注:这是第一章提到的《中国科幻小说大全》,由北京的海洋出版社刊行,出版时间为1982年,力求收录1980年以前所有中国科幻小说,从中国上古开始,此书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958082/ )中录有,直到1976年叶永烈的《石油蛋白》(《少年科学》1976.1)才算得上是科幻小说再次出现。
代号273
作者代号273
127日记 43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添加回应

代号273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