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读京极夏彦

多叹无益 2012-06-12 21:57:42
    在很多时候我读书是随性而不加选择的。这一点你可以从我的“想读”书目中看出来,我对于书并没有什么额外的知晓途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读书都是在图书馆里随便乱转,然后拿几本看着还算顺眼的书回家读,即使到今天我也时常这样,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所以我一开始读京极夏彦也完全是偶然的。当时我还没听过京极夏彦这个人,只是听过《姑获鸟之夏》这本书,偶然听一个网友说的,他现在估计在备战中考吧,祝他一切顺利。于是我在图书馆看到这本书之后就借回了家,于是后面的故事你都知道了:我开始一本接一本地读京极夏彦的书。

    有人说我是京极夏彦的脑残粉,我觉得这个称呼还需要商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觉得说我是脑残比说我是粉更合理。因为我偶尔会或长期或短期地做出一些脑残行为,甚至长时间持续在脑残状态中,但我认为我从未真正地成为过某人的粉丝,从未。这么说感觉有点骄傲,所以需要说明我从不想在这里表现出一点骄傲之情,因为这不是值得骄傲的地方。不会成为某人粉丝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觉得没什么必要,没有其他更多的理由。对于作家,我喜欢他们的作品,但并不等于喜欢他们本身。对于很多作家我是不了解的,虽然我偶尔也会对某些作家产生兴趣,比如三岛由纪夫,卡夫卡,洛夫克拉夫特,但这往往是由于我读过的某本书里提到了他们的生平,而令我产生了额外的兴趣。在一般情况下我对作者是毫无兴趣的,就像我吃鸡蛋从来没想过鸡蛋们的母亲是否是一个和蔼善良的母鸡一样,我对她的罗曼史更没有兴趣。

    所以我是没资格被称为脑残粉的,因为我有时候脑残,但我并不粉。

    那么我读京极夏彦的理由是什么呢?

    我想恐怕是因为我喜欢他的作品带给我的感觉。

    对于喜欢推理的朋友来说我不知道这是否算是一个坑爹的回答,但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这个答案能比较确切地表达出我喜欢京极夏彦作品的理由。

    对于我来说阅读京极夏彦的书并没有太多的自虐感觉,恰恰相反,很多时候这种阅读体验还是比较愉快的,只是在某些情节比较伤感的时候我才会难受,而且唯一真正感觉被虐待的严格来说只有我的钱包了,呵呵。我不是M,当然也不是S,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而已。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京极夏彦的作品,感觉他是个不守规矩的家伙,而且喜欢满嘴跑火车灌水,是个百里挑一的不着调的作家。当然,这些描述并非毫无道理,事实上我也觉得他的作品很多时候确实很坑爹,怎么会有人就是看不到躺在那里的人呢?怎么会有人就是喜欢躺在狭小的空间里呢?脸盲症真的存在吗?顿悟之后原来不是无敌啊?女权主义并不只是叉开双腿那么简单?信息控制是否可以改变世界?但是坑爹归坑爹,我还是不讨厌京极夏彦的书啊。反而是我想问问有的朋友:为什么一定要用推理小说的标准去要求京极夏彦呢?只因为出版社在他的书上贴了一个推理小说的标签吗?

    前面说过我读书是很随性的,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我不在乎自己读的是什么书,也不在乎书的内容是什么,唯一的要点就是我喜欢读,也就是说我觉得书有趣才是选择的唯一标准。而现在我发现有些朋友的兴趣点可能就是推理小说了,而且还是本格推理,所以对所有书都试图以本格推理的标准来要求。但是对于本格推理这些东西我是不太懂得的,有时候有人谈我可能会插几句嘴,但往往因为不得其要领而草草而已,因为我对这些东西的理解真的很少,我也从未试图理解过这些东西。那些据说是本格代表作家的现在都写出了就算连我要觉得并不本格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是否本格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写出好的作品就足够了。而对于一个作家不能有太多的限制,否则就很难写出好的作品,我觉得限定为“好的作品”已经足够,至于“好的本格推理”就显得限定太细,恐怕会束缚住作家的创作吧。

    京极夏彦对我来说有两个特点格外无法割舍,一是种种猎奇事件,二是被很多人斥为“废话”的灌水。

    对于猎奇的喜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觉醒的,好像前一天我还不敢看恐怖片,第二天却已经非恐怖片不看了,人的变化真的这么快吗?而发现京极堂则是我的一大幸事,因为他写出了很多扭曲的人物和他们的扭曲故事。比如非议颇多的姑获鸟(我怀疑姑获鸟非议是最多的,因为很多人看完这本就不看京极堂了,甚至连这本都没看完就不看了)里就有很多典型的人物,除了主角京极堂那一班基佬以外还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京子姐妹,倒霉蛋上门女婿,令人不齿的某医生。而且姑获鸟故事的精彩程度也是京极堂系列中数一数二的,可以说如果不是如此精彩的姑获鸟作为系列第一本被推出的话,很多人可能根本就不会成为京极堂的粉丝。

    而在京极堂故事里必定会被提到的“妖怪”也是一个要点。其实读过就会知道京极堂的故事里没有什么超自然现象,京极堂这个人物也不是靠装神弄鬼为生的骗子。虽然系列中不止一次提过京极堂假如想要作恶可以轻易建立起庞大的邪恶帝国,但所幸到目前为止京极堂的兴趣还是仅止于读书与吐槽以及摆出一副凶恶的面孔。而所谓的妖怪实际上也不过是某些精神疾病,被妖怪附身也只是罹患了这些疾病。所以说京极堂这个驱魔师更接近于现代的心理治疗师,或者是谈判专家一类的人物。

    但有人认为他驱魔师的身份就是封建糟泊的代表,对于此种观点我是不太想说什么的,因为话会比较伤人。这种思维就是典型的封建思维才对吧。我发现有些人无端地蔑视过去的东西,觉得只有现代的才是先进的,这种毫无道理的思维我更愿意归结为填鸭式的教育而不是个人的问题。事实上我觉得京极夏彦恐怕就是为了反驳这种思维才会故意以妖怪为噱头写的京极堂系列。因为虽然每个故事都是猎奇的妖怪故事,但真相无一例外都拥有着现代思维的内核。而继承了家族职业的京极堂对妖怪的理解并非源于自己本身,而是源于早就存在的种种妖怪书籍,可以说书中的妖怪本来就并不单指某些灵异生物,也有很多其他的指向,但很多人仅仅因为自己不了解就轻易否定京极堂,这是否有些不妥呢?

    说到因为不了解就轻易否定,这就又扯出了京极堂的“灌水”问题。说是灌水,但我实际上是看得津津有味,关键是你是否能看进去。很多人都表示京极堂的书看不懂,而我总是告诉他们想要看懂你就要仔细看京极堂的灌水部分,因为京极堂的书很少有废话,这些水文其实就是用来解释书中的问题的,换句话说假如你理解了这些水,那么你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借助于此直接看出真相。这些水相当于比较有技术的泄底。

    还是以姑获鸟为例,我第一次读也很难理解为什么京极堂要和关口扯那些脑部科学,人是不是脑子的囚徒根本没人在乎好吗!不过在知道真相后我明白了京极堂的煞费苦心了。为什么会看不到?多少人看过姑获鸟都在问这个问题,我只想说你难道真的都把那些水跳过了吗?也许别人的水可以跳过,但我觉得京极堂的水是不能跳过的,至少也要简略地看一下,否则有时候会难以理解真相。这是京极堂比较坏心眼的一个地方,他不会把对于真相的解释放在一起给你看,可能也是怕有的人没耐心读下去吧,所以他把关于理论的部分放在书的各个部分的闲聊里,所以说某些人说的“京极堂的书可以跳过那些无聊对话”的说法根本是错误的!不是每一个人的水都可以跳过的,至少京极堂的水还是比较重要的。

    这就又有人说了:京极堂的那些话都是扯淡,我为什么要看?对于此种问题我的回答是:小说本来就是虚构,是幻想。科幻小说难道就因为有软科幻的存在就不能看了吗?只要设定完整,那么小说就可以看下去的。而且理解京极堂的小说真的不是很困难,他一直都在细心地解释,细心到啰嗦的程度,反反复复地解释那些事情,但有的朋友就是不看,然后还说看不懂,我觉得看不懂很正常啊。不看看基本设定的话,你能理解《活尸之死》这种活死人满街跑的情况吗?

    另外,我也不知道京极堂的理论是否真的有现实理论依据,不过这不影响阅读他的作品。看书有时候就是要理解作者编造出的种种虚假理论,比如《球形闪电》和《三体》系列就是如此,不能接受的话就完全不能看了。

    在涂佛中京极堂等人关于妖怪流变的讨论也让我十分入迷。妖怪的产生原因是复杂的,妖怪可能是曾经现实存在但现已灭绝的动物,也可能是没有灭绝动物的扭曲形态,或者是某种信仰的代表,甚至是某些走下神坛的伟大存在的残留物。可以说这个真的是一门学问,糅合了民俗学与其他很多学科的高级学科——妖怪学。后来我特意找过天朝这方面的著作,但收获寥寥,假如有人有这方面的了解,欢迎推荐一下~

    关于妖怪的流变,我们可以看出很多问题。虽然其他作家也曾经在自己的书里加入类似的的要素,比如《赤朽叶家的传说》和《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都提到了制铁业的发展与当地神话传说的关系,但都不够详细。京极夏彦则不同,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往往都会极为详细地介绍“标题妖怪”的起源以及流变,相当于一本介绍一个妖怪的传说。而在破天荒的涂佛系列里则更是夸张地介绍了多种妖怪的演变,让我看得十分过瘾。

    有人觉得京极夏彦的书太厚,京极堂系列确实都很厚,而且有越来越厚的趋势。不过巷说百物语系列相对来说能薄一点,又都是短篇故事,这样是否就比较对大家的口味了呢?

    说了这许多,其实不外乎一句话:读书是轻松的事情,喜欢就继续读下去,不喜欢丢在一边。不要问别人为什么喜欢你讨厌的书,这会让别人觉得很难回答。更不要去人家的同好聚集地大放厥词,这样真的很无聊。
 
    以上,胡言乱语一番,就此打住。
多叹无益
作者多叹无益
51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多叹无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