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考(5)

Phenixus 2012-06-11 21:59:22

我向老爸老妈解释了一切。他们哀叹连连,却也无计可施。我顾不上和他们多说,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边读书,一边等着药效起作用。中间也不无担心,万一这药是假的怎么办?万一是被人骗了,我这么一口下去,那真是死无对证。

不过担心是多余的。十点钟,头脑中的风暴如期而至……

晚上十二点,我问父亲要来了一个远房堂叔的电话,响了半天才有人接,一口的不耐烦:“谁呀?”

“三叔,是我,林勇。”

“小勇啊,”堂叔的怒气转为诧异,“你这几天不是高考吗?怎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

“三叔,”我干涩地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有件急事我要请你帮忙。”

一小时后,我站在了堂叔家开的“百草”书店门口,堂叔已经等在那里了,为我开了门,让我进去。

“小勇,你就在这里看书吧,”堂叔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看到早上都行,只是别耽误了考试,叔先回去睡了。”

“真是太谢谢你了,三叔。”

堂叔要出门,又回头问:“你说的那药真那么灵么?吃了不想睡觉,只想看书?”

“是,我现在脑子里根本静不下来,就像一台疯转的机器,非得找点原料来加工,不然就转坏了。”

“这么灵啊,唉,我们家小石头不爱看书,成天就知道瞎玩,要给他吃一颗就好了。”

“别,”我苦笑着说,“千万别,这药副作用大得很,万不得已才能用,石头等高考的时候再说吧。”

堂叔出了门,我随手从英文书架上拿下一本书,叫Gone with the Wind,中译名就是大名鼎鼎的《飘》,不知道是写什么的,总之是外研社出的英语文学名著,我翻开就看了起来。

服下第二枚苯菲特林和服下第一枚感觉完全不同,第一枚只不过让我觉得自己耳聪目明,头脑灵敏,但仍然在原来的基础上,而第二枚却让我仿佛冲过了一个关卡,整个人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虽然知识并没有新增多少,但是看待事物的角度却已经不同,我仿佛在一个新的维度中俯视着原来的一切。一篇冗长聱牙的英语阅读理解,十个词里有三四个不认识,我昨天服下第一枚药丸的时候只不过能基本读懂,掌握其大意,但现在重看,其内在结构却完全显现出来,我掌握了作者的各种潜台词及深层逻辑,猜出了大部分词的意思,甚至发现了两个隐匿的推理错误。而这时,我的英语词汇量本身还毫无增加。

而这一切总共花了我十秒钟时间。

我开始体验到双倍苯菲特林的妙处,我也终于理解,为什么那些服下苯菲特林II的人对一些明显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考题也能游刃有余。因为表面上新知识的背后,起作用的仍然是智力。像一个不认识的单词,以前以为不查字典就不可能知道意思,但现在通过语境也能猜出大致的意义,而且相关文本越长,推测出的意思也就越精确。这些意义相互印证,彼此加强,一晚上掌握一门外语,并无夸大。

我打算把英语好好提高一下,可惜我家里的阅读材料实在有限,藏书不超过三十本,大部分还是些生活常识和火车读物。我想上网找资料,但是英文网站大都是屏蔽的,就是有些能打开的,我家里的电脑速度也极慢。一秒钟就能读完的东西,打开网页倒要半分钟。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外面书店和图书馆都关门了,于是想到了找堂叔帮忙,他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书店,里面卖的英语书倒是不少,很多我小时候就看到有了。当然,《飘》这种英文大书别说小时候,就是到了高三也看不懂。

但现在不同了。稍微熟悉一下之后,那些长长短短的英语单词不再是以个为单位,也不是以行为单位,而是整页整页地扑入我眼帘,倾倒出自己的意义。首先凸显出来的是整体段落的主题,然后是句子的语法结构,最后才是个别单词,而在总体语境的清晰明朗下,那些生词早已不再构成障碍。

我一页页迅速翻着,每一页都有照相式的记忆。花了一小时时间读完了这本八百页的《飘》,没有查一个生词,但当我放下书后,大时代乱离下郝思嘉和白瑞德的爱情悲剧已经深深印入我脑海,连同成千上万个新词汇。我仿佛感到大脑中的神经突触如同吸饱了养料的藤蔓,疯长着连接纠缠在一起。

可惜这一切无法稳固,这些新形成的突触结构将在几天后坏死,一切新获得的知识之花都会随之凋谢。

放下《飘》后,我又将手伸向了另一本厚厚的《大卫考波菲尔》,我花半小时读完了它。有了之前刚学到的大量生词打底,读这本书的速度也翻了一倍。

然后是花了二十分钟看完了《傲慢与偏见》。

然后……

三个小时后,我读完了十二本英文小说,五本诗集,三部莎士比亚戏剧,一本牛津的《英国文学简史》,虽然这在浩如烟海的英语文学里不算多,但举一可以反三,我对于每本书内容的理解吸收都胜过常人的十倍。到最后,我可以说自己的英文阅读和写作能力,不下于任何英语专业的大学毕业生,而对英语深层结构和意蕴的理解,或许犹有过之。这让我我重新鼓起了信心,无论英文高考是考乔叟还是乔伊斯,对我也是如履平地。

但知识并未因此满足,我如饥似渴地想找到更多英文读物,汲取更多的知识,我从一个角落里翻出了一本蓝色的The Federalist Papers,中文名是《联邦党人文集》,这是什么书?

我看了一下说明,这是汉密尔顿等人关于美国制宪发表的论战文集,对美国政治体制和政治思想有着深远影响。我随手翻了两页,觉得挺有意思,正想看下去,忽然手机响了,提示接到了一个短信,来自叶馨:

“林勇,你应该睡不着吧?今天我联系了你好多次,怎么一直没有回复?我真的很担心你,都偷偷哭了好几回,回我个短信好么?有什么问题,我都会陪你面对的。”

我大感歉疚,这些事还没跟叶馨说过,她发了好些短信我也都没回。我马上放下手头的书,发了个短信:“没事,我挺好的,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见。”

一分钟后接到了叶馨的回复:“我刚才跟你家打电话,说你半夜出去了。你究竟在哪儿?”

我不得不说实话:“我反正也睡不着,在堂叔家的书店里补充知识。”

“告诉我地址,我马上来。”

半小时后,叶馨从一辆的士上下来,站在了我面前。的士司机好奇地望了我们几眼,开车走了。叶馨嚷着:“你究竟怎么回事啊!半夜跑到这里来了……你怎么了?发烧了么?”

“我怎么了?”我倒是有些好奇。

叶馨摸了摸我的额头:“你脸颊上好红,额头也特别烫,好像发烧一样。”

“正常的。”我说,“脑部活动太剧烈,我现在拼命就想看书。”

“你家里说,你吃了两枚苯菲特林?”

“……我别无选择。”我把事情简略地告诉她。

“可是万一有什么事情……”叶馨开始眼泪汪汪。

“没事的,至少我现在感觉很棒。”我说,“你别担心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回去什么,”叶馨撅着嘴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我陪你在这里吧。”

“你陪我?”我心中一跳,我和叶馨还从来没有这么晚单独待在一起过。

“嗯,”叶馨脸也红了,不由转移了话题,“看,我还带了好多吃的:好丽友、奥利奥,还有泡椒凤爪……”

我们坐在一起,我抽了一本英文的《荆棘鸟》翻着,叶馨好奇地看着我一页页狂翻着书,问:“这么快,你记得住吗?”

“记得住,”我说,“我看完后还可以讲给你听。”

叶馨也尝试着看了几页,但很快就放下了:“虽然能看懂一些,但看着还是太吃力,你现在智力有多高啊?”

“我不知道,”我说,“反正花了一小时左右硬看下去,这些英文书就都能看了,我现在怀疑你给我本法文书我都能看明白。”

叶馨却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这种效果的神奇……已经远远超过苯菲特林II了,我担心副作用也会特别大,你可要小心。”

我也不能不有一些担忧,却不肯露出来:“没事的,我有预感,明天我会考的非常非常好。”

就这样,我们在那家小书店里一起读书到天明。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夜,多少希望,多少憧憬,多少忧虑,多少哀愁。我们就这样依偎在一起,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任时间将我们带向那不可测的未来。

只是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未来将会变得何等诡异迷离。
Phenixus
作者Phenixus
4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Phenixu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