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行为与普遍规律及个人感受

绝色守望 2012-05-26 14:28:02
一:人物行为
    1.莫扎特不了解嫉妒和憎恨,只以为自己愚蠢地误解了好人。(《莫扎特传》)
    2.费.唐娜薇的身材不够圆润,却无比性感地摧毁着我的单纯。(《电视风云》)
    3.保罗.纽曼举手投足间的微笑和眼神,挥洒着作为一名演员所能呈现的全部魅力可能。(《江湖浪子》《铁窗喋血》等)
    4. 派伯.劳瑞宿命般的卑微和温存,凄婉地唤醒爱人扭曲堕落的灵魂。(《江湖浪子》)
    5.罗伯特.雷德福年轻时喜欢危险刺激的戏份,就因为不会游泳以及西班牙语差点断送前程。(《神枪手与智多星》)
    6.罗伯特.德尼罗一直都以惜玉怜香的著称,由纽约到赌城,“做个男人,别做皮条客”的信条未减半分。(《出租车司机》《赌城风云》)
    7.胡安·何塞·坎帕内利亚 摒弃了对政治无聊且无谓的疑问,爱情才是残酷世界里相濡以沫的根本。(《谜一样的双眼》)

    8.查尔斯.佛斯特.凯恩的玫瑰花瓣究竟是情人的腿间还是童年的纯真,没错,他诠释了人生。(《公民凯恩》)


二:普遍规律
     1.天才更多表现在某一方面,并不是全面。惊世骇俗的才华往往携带着出类拔萃的愚蠢。虽然,我更愿意理解莫扎特的行为属于道德范畴的真诚。
      2.总有那么一些人,但属于极少数。以正常标准衡量毫无优势甚至略带缺陷,但你却没有办法拒绝这独特的魅力,只有趁其还未说话或者注意你的时候尽快逃离,否则,只能沦陷。
      3.世界上有没有完美?譬如保罗纽曼,完美的演员。可有一个秘密直到他去世后才公开,他是个色盲,他之所以保守是想让电影梦更加完美。因此,没有绝对的理论上的完美,完美是来自个体的不懈追求以及某一阶段内心真实的感受。
       4.美丽的女人总是吸引很多不同的男人,有的来自美好的感觉,有的来自饥渴的性,大多数时候两种感觉都会存在。女性的悲剧常源于自身喜好和信仰与特殊环境下被追逐被逼迫的强烈碰撞。
       5.生活需要激情,激情却容易过火,你只有掌握更多的技巧才能在激情的游戏中化险为夷。某些激情本身就具备幽默感,有趣的事物促使着激情的行为。有的则是在激情行为实施后与事物摩擦出的幽默,幽默的激情或者说激情的幽默是一种价值观极端化的情况下乐观的生活态度。
       6.如同“没有永远的敌人、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许多人认为“没有绝对的善恶,只有相互的需求。”这些只适合政客、商人或者只在某些特别环境下适用的话却被许多人带入了普通的情感生活。这显然是扭曲并且危险的。
        7.爱情一直处在人性的顶端,普遍因为人性中的其他情感更易得到满足或者更易成为现实。每个人对爱情的定义不尽相同,在追求爱情过程中的遭遇和反应更是大相径庭,我们需要做的便是像珍惜时光一样把握心目中的爱情。
        8.在性启蒙利益化、自由化、暴力化,性教育混乱模糊(听闻有的国度还行)的时代,人类在其本能的基础上衍生出复杂的性思想、性行为。人类拥有思想和道德,在特殊的时刻,人类挣脱道德并发挥想象,从而释放出巨大的激情,这是感官和思想的双重激情。然而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精神空虚,思想枯竭,志趣低下,愚昧无知等,绝不会焕发和孕育出真正的爱。“爱才是永恒的慰藉和情感,人因爱而活着。因此,性爱实际上是个褒义甚至完美的词语,没有爱的性只能是一种基于本能的交易、伪装、游戏或者繁衍方式。


三:个人感受
      1.特别在我执着于诗歌的学生时代,我陷入其中,认为这是属于我特殊的才能,并因此忽视了其他能力的发展。等到大学毕业找工作,才发现自己找不到赋诗之隅,在更多人眼里这并不实用甚至是荒唐而可笑的。虽然我一直认为吃饭不成问题,但年龄越大越感觉生活不仅仅是吃饭。我的妈妈曾焦急地建议我去当保安,我也的确做过咖啡厅服务员。并没有对任何职业有任何的不敬,我只是在思考除了体力劳动,自己身上有没有能转化成物质财富的能力。
       2.如何印象深刻?需要特别的特别。昔日年少轻狂的幻想,如同神婴初看世界的微笑。微风拂面,阳光轻洒,健康纯粹。男孩行走在稻秧青郁的田间,遥望着白裙长发的女孩。书包瞬间失去了重量,奔跑在清晨的朦朦细雾,穿过石桥,摘下小河边乌桑葚,捧在手里,那微渗的红像极女孩微笑时嘴唇的颜色。在邻近校园宁静的街角,课间教室的窗前,午时游戏的操场,节日欢乐的舞台,总有一个清新的身影在闪动,也总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注视。幻想并幻想着...
       3.一个乡村少年,为何拥有很深的偶像情结?谁都曾花痴过,我的两位姐姐也不例外,每每与要好同学谈及电视荧屏或者银幕里某某英俊的演员、歌手或者校园里某某帅哥,我幼小的心灵又不经多了一层幻想,幻想成为她们口中的魅力男人。怎奈并非天质自然,又长时间皮肤粗糙,因此,幻想在大多数时候并未成为现实。而当我置身流行文化,也有了自己的喜好,更多地倾向于个人英雄主义与偶像情结甚至完美主义的融合。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必定褪去了追星的狂热,而同时知识的增长与理解力的深入,发现无论唱歌或者演戏,都是一门学问,在仰慕明星魅力的同时,更多地关注其技能和音乐或者电影整体的艺术感染力所带来的思考。
      4.美好深驻我心,残酷却应运而生。如同我小说《生活的刀》里的“莲花”,宿命般的悲剧。我并没有亲历过女性的悲剧,最多也就看着学校里一些相貌出众的女生,一开始温柔恬静,品学兼优。然后却因为被许多人打扰、追求,轻走神,重叼烟,常玩耍,时旷课。成绩一落千丈,甚至退学。虽然我并不认为这些个别事例称得上悲剧,却实实在在地感到心痛,这种心痛好比第一次在网吧观看日本动作片时面对猥亵男子对美丽女子的玩弄所带来的哀叹。因此,我并不想将这种观点引申至大学校园和成人社会,因为在思想和行为都相对成熟的情况下,这会非常的复杂。此时我只是在想,高中时期有位绰号“奶妈”的校友当时压力是该有多大? 不知她的近况可好?
        5.可能和性格有关,我并不喜欢或者说擅长追求刺激。潜意识里,总有一句告诫在耳边轻语,“危险,别去。”换个角度思考,我也失去了学会处理各种危险的机会。另一反面,我并不是时常都产生幽默感,所以,一些本来看似危险实则幽默的刺激也并没有尝试。但也有例外的时候,譬如面对同学或者朋友的怂恿,抑或饮了两口小酒。我心狂野的召唤如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错觉或英雄好汉临危受命时的决断。童年时期坐着表叔制作的滑板车准备从一个坡度和弯度兼有的石板路滑过,果不其然地落入水田,然后伙伴们大笑,这称得上是幽默的刺激。比较悲催的一次,是应同学邀请翻墙出去上通宵,一屁股坐倒在地疼痛数日,这可一点也不幽默。
        6.我一直骄傲地认为,自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连简历的名称都能改为“焚琴煮鹤从来有。“这可能直接导致在不凭借人情关系的情况下,难以找到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当我和朋友讨论我如果做生意干哪行时,不止一个人跟我建议说,”你开间青楼吧!“虽然我只当这是玩笑,但从中不难看出利益面前价值观极端化的倾向。根据某友的观点,色情产业甚至是衡量城市发达程度的标准。可事实上,谁都知道这在天朝属于非法产业。而在除法国以外的欧陆大地,并不禁止这项产业,有的甚至以所谓的“因势利导”的政策力促其合法化。在纯粹的相互需求的原理面前,我无法反驳更不能唾弃这种现象的存在。我只能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谈爱情的忠诚、家庭的和睦、律法的制约、道德的恪守,如果我爱上了一个妓女,我一定是用才华和思想打动她,而可惜的是现在的妓女似乎并不懂琴棋书画。
        7.连续两天早起,为了看林书豪的比赛。曾被网友视为阿联御用传记员的某浪编辑咕哒在林爆发期间连续撰文以彰其佳。富有娱乐精神的网友立马调侃到:“丞相,你可知易帝在抱饮水机痛哭流涕,丞相背叛了易帝,我TMD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当然,这仅是一则调侃,阿联和林都是很好的运动员,我在观看完林的精彩表现后,也目睹了阿联连续命中两记漂亮的三分球。从咕哒的角度,他首先遵循的是点击率至上,而并非一些网友认为的对阿联情有独钟。这就好比,女儿找老公,儿子找老婆,多数家长首先关心的是否有房有车。而子女更多关注的是对方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和自己欣赏的地方,而越是在当下表现出众,就越能吸引对方。当然,这种比较顶多能符合世俗标准化的婚姻爱情观。我愿意相信,更多的人们会选择进化自己的爱情观,并收获一段幸福的爱情。
       8.可能因为排版比较简洁,我一直在某易上看新闻。我也不明白为何现在成了黄易,直到被动发现其各版头条最喜欢展现女性胸部的美。有一段时间我对此非常厌恶,因为我觉得作为天朝著名的门户网站,实在没有必要太过露骨的招揽客户,你犯不着和成人网站抢生意。但后来我很失望地发现其他著名门户网站都一样。都是挖空心思各展所长,比如某浪娱乐版块好以极具挑逗性的大标题和图片或视频双管齐下。我并不否认我有时也会点进去看一看,有时也会因为网友的幽黄评论笑出声来,但这真是两码事。这跟你不能想节约网费在公司看A片,却可以自己掏网费在家看A片是一个道理。同时,我认为好的幽黄就像真正意义上的性爱一样,不但不下流猥琐,还能减轻压力、有益身心。在市场化、利益化的今天,我也极富同情心地相信编辑们也存在竞争,在深谙营销法则的基础上更是深懂网民心,这样的情形也是经过无数次验证的真理化编排。但作为公众传媒,你需要主动把握尺度,你得照顾这片土地上没有接受过健康规范性教育的未成年人的情绪。可能有的有识之士会说,“你个老土冒,现在的年轻人什么不知道,在这儿装什么清纯。”但我也曾是未成年,我了解作为年轻人道德的挣扎。
         0. 我的人生仍在继续,总会有新的感悟,我愿意保守这份真诚。
绝色守望
作者绝色守望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绝色守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