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台湾民歌运动与乡土民谣——音乐中的乡土情怀与社会抗议

收音机 2012-04-26 00:26:43
台湾民歌运动与乡土民谣
——音乐中的乡土情怀和社会抗议

一、台湾民歌运动中“淡江——《夏潮》”的社会意识

流行音乐作为一种社会抗议,并不是陌生的事情,无论是耳熟能详的社会运动风起云涌的上世纪60年代,美国垮掉的一代,捷克的宇宙塑胶人,又或者80年代崔健与square。在台湾,民歌曾不断的和社会抗议联系在一起,而作为少数族群的客家人、原住民,不仅文化上遭到挤压,权益也往往得不到保障。因而乡土民谣中,除乡土民族主义情节外,往往也夹带了社会意识,很多作者,也在行动中注入了自己的人文情怀。而这,似乎可以追溯到70年代的民歌运动。

按照张钊维的说法,台湾的民歌运动分为三条路线。以杨弦为代表的中国现代民歌,以李双泽、杨祖珺、胡德夫为代表的淡江——《夏潮》,和校园歌曲。同有较强西洋音乐色彩的中国现代民歌对大陆的乡愁不同,左翼的“淡江——《夏潮》”不仅从政治上,在音乐主张上也更关注本土,《遥远的乡愁》里公路的说法是,“强调土地与人民”,而这总和90年代的新民谣运动,与乡土民谣的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杨祖珺和胡德夫对民俗音乐的搜集和推广,广泛的参与社会活动,似乎为之后乡土民谣的独特气质奠定了基础。

台湾乡土民谣可分为闽南语(台语)、客家祖和原住民三类,这也与台湾独特的人口构成有很大关系。1950年的国语运动和1970年的净化歌曲运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乡土民谣的发展,而乡土歌谣的发展也一直和社会变迁便随在一起。

1977年,淡江校园里举办了“中国民俗歌谣之夜”露天演唱会,这次演唱会的歌曲中,包含了大量的台湾民谣,包括台湾歌谣,山地歌谣(或原住民歌谣)等,其中包括了陈达的恒春民谣。如今在恒春举办的民谣音乐节,无论如何都抛不开陈达的影响。

恒春民谣为福佬民歌的代表,顾名思义,福佬民歌为闽南语演唱的乡土歌谣。虽然台语歌手曾有过一段曲折的路,不过以闽南语歌的流行程度来说,其并非独立于主流之外了。有趣的是,在台湾乡土味的电影中,常看到夜市走唱和餐厅走秀表演闽南语歌曲,这其实是80年代台语歌曲的独特传播形式。

相比较而言,客家歌谣和原住民歌谣,并不是那么广受关注。

李双泽在听到胡德夫唱卑南族的民歌《美丽的稻穗》之后,鼓励其创作,而胡德夫不仅不记谱,也花了大量的精力投身于原住民权益运动,使得他的作品不多,但首首经典,直到56岁才出版《匆匆》,并广获褒奖。杨祖珺在“中国民俗歌谣之夜”之后结识了李双泽,并也开始了创作。值得一提的是其强烈的社会意识。1978年,杨祖珺举办了“青草地歌谣慈善演唱会”,为雏妓凑集善款,同时也在进行民歌的推广,举办了一些列的演出的,曲目包括了客家、闽南、和原住民歌谣。

李双泽因早逝,《美丽岛》的歌声出现在专辑里,应该就是杨祖珺的专辑。而1979年《夏潮》遭封杀,“美丽岛”事件让《美丽岛》禁播,使得这首歌成为了象征与符号。1983年,在参与党外阵营选举中,杨祖珺就把以歌唱《美丽岛》之类民歌作为抗议形式。

“请绝对把玫瑰的刺保留起来,作为我们抗议的武器,当我们碰到不公不义的时候,我们把刺拿出来,抗议!”——杨祖珺

某种程度上,民歌就是这朵玫瑰。

二、胡德夫与原住民音乐

胡德夫常被冠以“原住民民谣”教父的称谓,因其本人不光推广了原住民音乐,还参与了大量的原住民权益保护活动。1974年,胡德夫“美丽的稻穗”演唱会中,就演唱了卑南族音乐家陆森宝所作的《美丽的稻穗》。在70年代中期,胡德夫开始发掘和整理乡土民谣,包括卑南族、排湾族和阿美族。1980年,胡德夫成立了原住民权益促进会,发动“还我土地”大游行。在他的作品中,显著的体现了其对原住民权益的关注。《大武山美丽的妈妈》写就与目睹原住民雏妓遭遇后,《牛背上的小孩》源自自己进入大学读书后的见闻,他错将高尔夫球场当作草地,写信给父亲让把牛寄来。《飞鱼 云豹 台北盆地》则与兰屿反核有关。

84年“海山煤矿爆炸案”,伤亡者主要为原住民,胡德夫写下《为什么》,他唱到:
为什么 这么多的人 离开碧绿的田园 飘荡在无际的海洋
……
繁荣 啊 繁荣 为什么遗忘 灿烂的烟火
点点落成的角落里的我们
为什么 这么多的人 涌进昏暗的矿坑 呼吸着汗水和污气
……
轰然 的巨响 堵住了所有的路 汹涌的瓦斯
充满了整个阿美族的胸膛 为什么啊 为什么
走不回自己踏出的路 找不到留在家乡的门

另外则是“吴凤教科书”事件。清朝时期的汉人吴凤,死于汉人和原住民的纷争,在1950-1971的教科书中,出现了吴凤,包括《正义:舍生取义的吴凤》等,1985年9月,建立了吴凤纪念园,引发的原住民的抗议,其中包括在场的胡德夫。

藉由这一系列的事件,就不难体会胡德夫曾发出的“我们是谁”的感慨,这本是他们的土地,胡德夫的“乡愁”则为原住民对自己土地的乡愁。而胡德夫的行动,也饯行了他所希望看到的,原住民活得更自信。

除了胡德夫,原住民音乐的代表还有一系列的人物,陈建年、南王姊妹花、巴奈等。而这些,都离不开角头音乐。最初知道角头音乐是因为其创始人,张四十三创办了海洋音乐祭。张四十三自身就是音乐人,甚至可以在豆瓣发现他,更难能可贵的是,角头音乐为推广原住民音乐所作出了贡献。巴奈签约滚石6年未出唱片,最终在角头音乐才发现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而原住民警察陈建年也正由张四十三挖掘。金曲奖屡次对原住民音乐的肯定,也可以说起到了一定推广的作用,同时,也证明了原住民音乐的价值。

熊儒贤创办野火乐集,收录了大量原住民歌手的作品,他并未否定70年代民歌运动对自己的影响,“我们也会对那个时代(70年代)的民谣非常依赖。依偎在那个空间里面,依赖它给我的感受。每次听在这个点回头看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声音、味道来验证你自己的存在。”
野草乐集《美丽心民谣》出版的数集收录了大量的原住民歌曲,包括陈永龙、纪晓君等代表人物。

三、林生祥与客家音乐

然而在原住民音乐得到推广和发展后,台湾客家民谣似乎显得落寞,直到90年代,我们熟悉的人物,林生祥,钟永丰,罗思容的出现。

92年,林生祥、钟成达、钟成虎(没错,是他,钟成达的弟弟,熟悉陈绮贞的对这个名字一定很熟悉。另外在钟成虎推广的乐手,如陈绮贞、卢广仲的录音纪录片中常会看到,淡水动物园录音室,实为李双泽故居,后改造为录音室)成立了观子音乐坑,其歌曲则以台语、国语和客家语为主。林生祥为美浓客家人,后与钟永峰组成交工乐队。林生祥的作品及其乡土,听过其作品的人一定不会陌生,而这里需要提及的,同样是其社会抗议活动,尤其是反美浓水库活动。

94年,观子音乐坑以客家山歌为基础,写就系列反水库之歌,凡运动场和,观子音乐坑都会唱反水库题材的歌曲提振士气,其中一首就叫做反水库之歌,序言为:

统治者为了供给财团工业用水,开发高污染
高耗水的滨南工业区,
将使美浓人辛勤垦拓的家园,
永远至于亚洲第一高坝的噩梦下!

“钟永丰很早便开始用客家语言写诗,1990年父亲因体内农药残留过量去世,驱使他返回美浓,反思台湾经济泡沫之后的农业问题,做了大量当地农户社会调查工作,从此将关注资本体制下的台湾农民问题作为工作的方向。”——《北京青年报:林生祥,歌唱乡土播种希望 》

林生祥与钟永丰所组成的交工乐队,则于99年4月自主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我等就来唱山歌》,并带乐队至立法院门口发表、演唱,音乐风格统一基于客家民歌,内容这涵盖了第一拨反水库运动的过程和故事。在《菊花夜行军》中,一首《日久他乡是故乡》广为人知,而其题材则来源于台湾的外籍媳妇,描写其困惑和乡愁。在专辑《临暗》中,林生祥也表达了对农村青年劳工的关注。

林生祥曾与罗思容来大陆演出,以两个人的专辑命名为“每日•种树”,其在P大的演出未能到场遗憾不已,在清二北边的胡同里,一次同z的聊天中,其不断的夸赞更让人抱憾。

罗思容是苗栗客家人,开始创作时已中年,关于其的介绍中这样写到:

女性的角度也是罗思容创作中一个清楚的标记,思容以一个母亲、妻子,同时也是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女人之身分,对女性的生活、生命、现实、记忆、传统、世界的一种独特的理解,透过诗歌创作呈现一位女性爬梳生命世界、回溯乡土根源、探寻身心平衡的创作历程。

因对其了解不够多,只能暂且搁置。

(勘误:好客乐队和交工乐队有紧密的联系,爱吃饭同陈冠宇的有机农业的实践有关)

四、拾遗

此番回顾后,似乎就不难理解台湾独立音乐人的社会意识,929乐队的《贡寮你好吗》中就有歌词为“我们不要核电站”,其主唱吴志宁为台湾诗人吴晟之子,吴晟的诗歌也多为乡土题材。罗大佑的《家》就取自其诗歌《吾乡印象》,以其诗歌为题材的专辑《甜蜜的负荷》,参与歌手包括了胡德夫、罗大佑、林生祥、浊水溪公社、陈珊妮、黄小桢、张悬、吴志宁、黄玠。因此,台湾民歌的社会意识和乡土情怀实为一脉相传。

总的来说,原住民和客家的乡土民谣在台湾已经较为知名了,然而毕竟这是一个小的族群,闽南语歌谣则有更大的群体和受众,有“台语”作为支撑。相比流行音乐而言,乡土情怀是他们的独特之处。虽然罗大佑的歌中探讨了大量的社会问题,但毕竟是流行音乐中的少数。只有台湾的乡土民谣,时刻和自身民族的权益维系在一起,并参与了大量的社会运动。

无论是原住民民谣、还是客家民谣,我们所听到的,不仅仅是他族的特色音乐,更是浓厚的人文情怀。如今,作为普通的听众,也只能通过民歌运动先驱、乡土民谣歌者的歌声,以及遥想那个年代的记录者的文字,去回应那份理想和感动。


参考资料:
《遥远的乡愁》
《地下乡愁蓝调》
赵静瑜:《荒山僻野的民间弹唱传奇──陈达》
财经时报:《熊儒贤:民谣每一天都在开花》
管仁健:《台湾小学课本里的「吴凤」》
钟永丰:《菊花为何夜行军》
各种百科

豆瓣链接:

李双泽:
《敬!李双泽唱自己的歌》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426686/
杨祖珺:
《杨祖珺专辑》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2028847/

胡德夫:
《匆匆》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2153920/

陈达等:
《山城走唱》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2252190/

陈建年:
《海洋》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916375/
《大地》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916375/

南王姐妹花:
《南王姐妹花》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360581/

陈永龙:
《日光.雨中》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4791154/

巴奈:
《泥娃娃》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2083052/

好客乐队:
《好客戏》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939113/
《爱吃饭》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305323/

交工乐队:
《我等就来唱山歌》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920129/
《菊花夜行军》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920130/

林生祥:
《种树》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969407/
《野生》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667988/
《临暗》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783006/

929:
《也许像星星》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240562/

吴晟
《甜蜜的负荷——吴晟 诗•歌》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991381/


后记:
除了语言,乡土民谣也有一些不同之处。
胡德夫的歌词大多为汉语,有诗话的歌词。不过音乐上受西洋音乐影响较大,钢琴成为主要乐器。
在第二张专辑《大武山蓝调》中,基本为英文演唱(他本身毕业于外文系),风格上非常西洋,很多蓝调风格的歌曲。

林生祥曾同日本吉他手大竹研合作,吉他为主要乐器,因而听起来难免有点日本的味道,例如三弦。歌词相较胡德夫,就很“土”了。交工乐队的很多歌曲由于取材自客家民歌,无论歌词还是乐器都有明显的客家色彩。
收音机
作者收音机
21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收音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