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友言,与己言

碎夢一刀 2012-04-15 18:00:00
某正入读高中的小萝莉,今天诉苦般的告诉我,她现在的安慰是课外书,最近喜欢王小波。

1997年4月11日,这是小波离开我们的日子,一转眼,他已逝十五年。

而我大学毕业已十二年。十二年来,我带着那本《沉默的大多数》。我庆幸,我依然活着,尽管我曾那么流徙。
  
这是我当年的一个同学送的。他常叫我兄弟,我也常叫他兄弟,其实我比他大一岁。这样想着,不觉笑了。
  
他目前在内地的一所高校教授历史,他常说的口头禅是“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又说“历史是一个妓女”。第一次听了会被他雷倒,多听几次,再听他对许多事的看法,不觉就会感到一种深刻,至少我以为。如同王小波,许多人读他的“时代三部曲”一开始会觉得他写得很“流氓”。曾经有一个读过《黄金时代》的同事这样说,我笑笑,没多说话。

《沉默的大多数》就是我的兄弟送的。十二年后的今天,想起王小波,自然想起了他。他其实不合群,很少主动找人说话,听别人说话时总是带着傻笑,还若有所思不住的点头。他上课也很好玩,一堂课从头到尾只顾着看他爱看的书。
  
我是后来知道他得了抑郁症。那年出差他所在的城市,约见,寒暄,聊了各自的近况。我自言只看些杂书、打打球,钓过一次鱼,仅有两条半个巴掌大的鲫鱼上了我的钩,他笑起来。然后他说他去了上海,看了外滩,说没意思。又说接着去了广州,还去看了黄花岗,也说没意思。我笑了笑,这世界上有意思的事本来就只存在想象中。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事略》让人慷慨激昂,尽管那里有很多无言的悲伤。外滩,我从来只感觉恍惚,每一次站在情人墙边,仰头远望东方明珠后,又回头看万国建筑的博览,内心似乎也是隐隐的悲伤。其时,周边是欢乐拍照的人群,黄浦江上来往的船只自由而欢畅。
  
我不知道兄弟那一年是不是在外滩也彷徨如我。
  
我不是王小波“门下的走狗”,认真读的也只有《黄金时代》。《沉默的大多数》一直在断续的读,因为它承载着我的一份友情和记忆。

读书日久,懂得王小波的“另类”,拔高他贬低他都是不恰当的。他是一个特立独行、深具批判和自由精神的知识分子,他的小说有诡异的喜剧与幽默,我想他一直在探寻人生的困境,描述被压抑的人性,以希求让一个人的灵魂回到天然……

我的兄弟很推崇王小波的。
  
只是他没有王小波幸福,因为王小波有李银河,这个社会学性学博士以她自己的力量照亮过无数在黑暗里挣扎的灵魂。她的坚持她的勇敢她的胆识都需要人们再认识,她提出“暗娼非罪化”,我们社会的主管者其实是应该深思的。潜流不能因为看不到就视之不存在,我们不是一直强调实事求是吗?

哪怕仅仅作为一个妻子,她以自己深刻的爱支撑了王小波的生活,这亦是伟大的。所以那天我买了李银河的一本随笔集《以温柔优雅的态度生活》。

我的兄弟恋爱过,怎样的惊心动魄我不知道。那次去会即将分手的女友,深夜酒后骑摩托车的他摔碎了天灵盖,这近乎恐怖。他居然活了下来,没留下身体的后遗症,而心灵的后遗症是永远的落下了。他住院的时候,我邀了几个同窗好友去看了他。我记得买礼品的钱是我出的,不仅仅是因为那本书,而是我想以我的方式表达我的心意。

许多年不曾相见,听说仍未婚,也听说不参加任何评比与奖励,职称也一直未评。

那天我听了,内心恻然,他其实比我还坚决,只是不知他为何还呆在学校里,但不然他又能去哪里呢?

茅盾文学奖得主刘心武说他是王小波的粉丝,我想这决不是哗众之语,我想这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对另一个真正自由的灵魂的认同甚至礼赞。

看到王小波和李银河,一个不是帅男,一个不是美女,可当我们读过他们的对话,他们的情书,谁又能不说他们是爱情王国的“金童玉女”呢?我再一次想起那句“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真正的爱人一定要有内心深处的惺惺相惜和为对方天然而快乐的付出。
  
十多年过去了,一些往事成了碎片,今天又一幕幕清晰呈现。我想,总有一种情境会让我们心疼到无法入眠。

春天已经来了,这个春意盎然的下午,我心飞驰。我愿天堂和人间一样充满温情与欢乐,一样充满爱。我决定再次聆听《让世界充满爱》。
碎夢一刀
作者碎夢一刀
192日记 98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碎夢一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