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与方舟子>

浅葱 2012-04-03 20:25:28

韩寒和方舟子之争这个事情,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
那是照例半年翻一次韩寒的博客的时候,过年嘛,那时韩寒博文里正论着自由民煮,结果突然冒出来谁谁谁质疑韩寒了。
我不想说双方吵闹到现在证据的问题,文笔的问题,我只说一说,一个普通读者这六年来,看着韩寒文字的感受。

大约是初中的时候,图书馆里可以借到一本书,叫《长安乱》。依然记得那屎黄色的封面,在夏天拿起来非常毛手。
我以为是什么样的小说?我以为是起点或者是龙空出版的一本书,毕竟我当时还在看《佣兵天下》,刚刚接触《若星汉天空》没多久,以为摆着这样的标题的,估计是本历史穿越类小说。

结果这本书虽然辜负了我的期望,缺成功地骗取了很多眼泪。有些是哭出来的,也有些是笑出来的。
然而我并没有对这个作者产生更多的兴趣。
大概是高中的时候接触的《三重门》和《可爱的洪水猛兽》(大约是叫这个名字),为里面关于松岛枫的东西笑的引来无数路人注目,想:“这个人真有趣。”

高二左右开始关注韩寒的博文,并不是每日看。偶尔有了兴致,便回去按顺序全部翻一遍。后来逐渐养成了半年看一次的规律。
如今已经是大学生。
韩寒的文字总是能让自己产生一些感动和感悟,有时也有对这个人的观念的愤怒和不满。
六年前,看韩寒的文字,觉得绝妙无比的地方,如今回忆起来,很多都看起来不那么好了,有些只感觉平淡无奇甚至于幼稚。
然而现在的自己看着现在的韩寒的文字,依然觉得,写的真他妈好。不同的是初中的自己一定要觉得“绝妙无比”,并且使出吃奶的劲也说不出自己的感想;大学的自己只要说一句“真他妈好”就够了,还能够思考出很多反驳的内容。
他的文字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化着。半年一次的博客旅行,仿佛就是在重新反思一遍半年自己的思想历程,有很多东西,变得、跟韩寒想的一样了,有些东西,自己还没有想到。还有一些,自己则变得不同意了。
因此当看到方舟子与韩寒之战的时候,总觉得很可笑。
因为如果是看着韩寒,这么多年来一直成长过来的人,都不会相信方舟子的言论。

面对用完全理性和数据的思考来质疑,我没有什么能为韩寒提供的证据,更没有对当年的韩寒出名史有过怎样的了解。
我只能用自己所感受到的东西,和自己所知道的东西来讲一讲。

三重门掉书袋,你们都不知道高中的大文化散文是个啥玩意儿?就是跑进图书馆,找本看起来很高端的书,不需要看内容,只看注解,找到几句可以用在作文里的句子,抄下来,背下来,考试的时候,用上去!
我们学校基本上每个人都这么做。认真的,专门搞本笔记本,不认真的抄在数学作业本的最后一页上,邋遢的直接写草稿纸上。
所以我无比了解这是个什么破玩意儿。韩寒和我们都在装逼,不同的是我们装逼去应试,他装逼写小说;我们装逼为了获得高考老师的认同,他装逼为了获得世人的认同。

有很多人都在讨论韩寒与郭敬明的不同,我也说不出来,我看过小四的《悲伤逆流成河》和《幻城》,但我依然说不出来。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这样一句话:“韩寒是13岁的你喜欢那时候他的书,等你30岁了,你依然会喜欢这时候的他的书。郭敬明的书是13岁的你看完仰望天空泪流满面,等你的女儿13岁了,看郭敬明的新书依然会泪流满面,只不过仰望天空的角度有所不同。说不定是60度。”
我深以为然。

6年前,当我翻开《长安乱》的第一页,我依稀记得,自己为了那两句话究竟有什么不同而思考了很久,为结果是仅仅差一个逗号而笑了足足半分钟。
今年春节之际,回想起当年的那些记忆,心想,如果这个时候的自己再看《长安乱》,或许最多嘴角歪一下。
然后点开韩寒的博文,浏览间看到一句话:“方舟子先生已经不是在断章取义了,而是在舍身断章取义。”
于是我又笑了,笑了足足有半分钟。
我如何知道韩寒这个作家是真实的?
那叫什么,“这他妈的还用问么?”
写完全文再阅了一遍检查检查错别字,结果发现自己写六年前的时候,前面写的是“六”,后面写的却是“6”。
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写的。想到这里,顿时失笑——
于是只好用脸滚了滚键盘。

PS:这是我在A站上的处女投来着。
浅葱
作者浅葱
45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15 条

添加回应

浅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