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与我

脆宝Tracy 2012-04-03 07:58:07
不管什么时候,谁问我最喜欢的明星/歌手/演员/偶像,我的答案都毫不犹豫的是陈奕迅。

以前日志写过很多他的新歌,新专辑,写过与他见面,与他对视,写过在夜里听他的歌,在第一排看他的演唱会。却从来没有好好回忆过于他有关的那些事情。

第一次知道陈奕迅其实不是他出道的时候,而是周杰伦出道的时候。我跟表姐说,我喜欢上了一个长相很丑但是歌很好听的歌手。并大手笔的把《周杰伦》正版磁带推荐给她。那个时候买正版磁带听都好洋气的感觉。表姐说,矮油,我也喜欢一个歌手,他长得也普普。那个时候有一个倒霉男生在追表姐,并送了她一盘《我的快乐时代》的磁带。因为表姐并不喜欢这个男生,这张磁带辗转反侧的就到了我的手里。说实在的,那张专辑里面Eason长得还是挺俊俏的。我看歌词纸里面他的那几张黑白照片,觉得他挺好看的,跟周杰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丑。(P.S.当时我其实更爱周杰伦。。。)

第一次用大录音机听了一遍《我的快乐时代》,觉得每首歌都好好听。那时候Eason的声音还是非常浑厚的那种,这也直接导致了我现在对说话pitch比较高的男生比较难有好感……第二个周末,表姐来家里玩的时候,我就已经和她一起欢快的用极度不标准的广东话唱起了《两种讲法》。然后她作为已经春情萌动的少女,还悄悄跟我说,她最喜欢的其实是《愈想愈无谓》,因为那个送她磁带的男生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里面有一句歌词是“得不到,却总算一霎曾美丽,留住了,这一个谜。”)当时我还是个愣头青,只是似懂非懂的就跟着唱着那些老情歌。

听了这张专辑的我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的买全了Eason之前的所有磁带。(至少当时我觉得是很全了。)其实《打得火热》已经出了。那张专辑的封面他穿着橘色衬衣,背景是涂鸦,当时看着觉得,啧啧,真是前卫的不得了。里面很多不太红的歌都成了当年我暑假消磨时间的背景音乐。我一边听着“新广告歌” 和 “活跃症”, 一边看青少年恐怖故事一边趴在床上吃雪糕。现在听这两首歌,都有一种小清新之感。当然“绵绵”和“K歌之王”只不可避免的喜欢。但是说实在的,我当时并不明白林夕词里在些什么,例如“分一丁目赠我”这句话我现在都听得一头雾水。另外《婚礼的祝福》里面,不得不说白衬衣加上当时流行的“毛边头”(??忘了是不是这个说法了)完全拯救了Eason的外形,里面的照片个么很帅呢。而且很难得有他灰常温柔的微笑的照片,真是很萌呢。现在想起来觉得真是好笑,但当时就是觉得“My Girl”这些歌有一种很幼齿的恋爱之感,听得心都砰砰直跳的。:D 《幸福》因为是国内发行,除了新歌 幸福摩天轮 还包括了翻唱的“垃圾” “改造人”等等歌曲。当时我还在想,为毛这几首不在录音棚唱呢?还摸摸在课桌上抄了一遍“垃圾”的歌词(从小就是情感悲观主义者,有木有。) 后来有一个朋友来指出“改造人”是谢霆锋的歌并表示瞧不上Eason的翻唱,我还死不承认并和他吵了一架。(囧rz,因为当时我挺鄙视谢霆锋这种靠脸蛋取胜的人。。。)

其实认识一个明星比较晚是有很多好处的。例如初一的暑假,真是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大量喜欢的歌曲和电影袭来的感觉。我还记得和好朋友萝卜去音像店看见《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出现的时候,我有多么开心。虽然那时候Eason已经开始发福,并且很坑爹的穿着红色格子西装显得更胖。。。。当时“2001太空漫游”前奏和电影片头一样的当当当响的时候,我就彻底着了道,感觉哇塞,好流弊呀。听“失恋太少”和“单车”的时候,感觉他的声音真的是把我给融化了。听 “天使的礼物”,觉得哇塞,他还会吹口哨哟!好腻害~~ (噗,我真是个傻缺。。)第一次听 “黑暗中漫舞”的时候居然生生给听哭了。我妈还以为我怎么了,各种以为我早恋……很快《反正是我》发行的时候好像他在大陆开始走红,大概因为K歌之王中文版吧。那张专辑里面有一张照片是Eason半露酥胸,穿个浴袍在床上抱个吉他,旁边的歌词大概是全世界失眠还是不如这样。当时就觉得哇塞,好有范儿啊。另外一张照片是他穿着红色的T恤玩滑板,人已经显得矮胖了……哈哈。其实这张专辑里我当时最有印象的居然是《没有你》这首歌。因为我第一次听见他讲国语的声音。大概是“耶,新世界,我要到这个新世界,去,干一番事业”这种很白痴的话,而且他的国语还不是特别标准,但是就觉得,哎呀,好神奇啊!他讲话了……(越回忆越觉得自己是个花痴了…)还有 “我也不会那么做”这首歌,巨二无比,但是因为写着是Eason作曲,我也耐着性子听来听去。。。

初二的时候买到了《The Easy Ride》,感觉策划会P图了,Eason的皮肤被P的各种好。军绿色的外套+马靴,配上头戴银色小皇冠,简直就是戳中了我奇怪的萌点。第一天买完专辑手都在抖,晚上回家非要等到夜深人静没有任何声音了才细细的听了一整遍。这张专辑曲风有改变,而且整个走小众路线,加上全部Wyman写词导致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我听完一遍以后还没get到那个点,当时还在心里说:陈奕迅,你让我失望了!然后生气的睡着了。后来这张专辑竟然越听越好听,成了我的all time最爱(之一)。跟当时的好朋友推广“人工智能”,她正在谈恋爱,表示我这种怪咖歌她欣赏不了,我也生气了好一段时间。。。

从Easy Ride之后,就有了一些演唱会的碟可以买。我也渐渐开始买各种MV的VCD。每天在家里看的不亦乐乎。后来落下了爱看Channel V不换台的坏习惯。当时还满脸星星眼表情的看“幸福摩天轮”的MV,我妈在我面前来回来去的拖地,我就很花痴的问我妈说:妈,你快看快看!!他帅不?~我妈一边拖地,一边看了一眼坐在游乐场的年轻Eason,说,男的嘛,长成这样就差不多了,太帅了没有安全感。俨然一副我已经要嫁给他的态度。说完,她又到其他地方拖地去了。。。我对我妈这种冷淡的态度非常不满,就试图逼她继续听Eason的歌,然后她就很气愤的换成了邓丽君的VCD并把我赶到楼下去玩儿去了。后来我拿着一大堆磁带很炫耀的跑到我妈面前说,哼哼,你看看,这里面的歌词儿我每一首都巨熟无比,倒背如流。结果我妈啧啧称奇之后,就劈头盖脸的说,这么小的字不要看啦!!!看多了就成近视眼啦!!!至今她还把我的近视眼怪罪在磁带里的小字歌词上面(还有一半怪罪在流行花园电视剧和日本少女漫画上面这种事情我会随便到处乱说么。)

高中住校以后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听歌了。那个时候每天就是负责做Eason的宣传,给大家推广,并无偿借出我手里的专辑。晚上更是偷摸爬到美女泥巴的床上,和她一起挤着,一人一支耳机。后来我们在去西西里岛的渡船上挤着听Mr.,我也是一边给她讲解一边听着,似乎时光瞬间倒流十年。那个时候刘向mm也在我的影响之下开始听Eason。她还怪我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对Eason不感冒。因为每次有新歌出来,她都首先听到我给她唱一遍,然后就觉得很普通……囧rz 同时,看演唱会DVD的时候发现有好些歌都是没有听过的,慢慢有了网路可以查到,原来大陆版的专辑都会要去掉一两首歌,想一想居然那么多年又错过了好些歌,心中非常不平衡。高三的时候把磁带淘汰,又重新买过一遍CD,听着完全不一样的质感,心中更加喜悦。虽然同时期还会听收音机头, 老狼,许巍,枪花,张楚,小红莓什么的,但是Eason在我心中的地位从来没有动摇过。

上了大学,我终于认识了几个纯正的广东人。见到室友艳阳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向她请教“边呀吖边个”这首歌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第一知道“边个”是谁的意思。解开了好几年的谜题,那首歌我已经完全会唱了,可是完全不知道是神马意思。后来在走道里遇见隔壁宿舍的晶晶,就傻逼兮兮的对她用广东话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完全忘记了为什么要学着一句了。)回忆起来,这大概是我跟她讲的第一句话。那时候和艳阳一起去洗澡的路上,我哼着幸福摩天轮,第一句就让她笑死了。那时候才知道“追赶”应该怎么发音。后来和晶晶混熟了,她也是eason的粉丝。忘了是说什么说起了这个,然后我们就聊了一个晚上他的歌还有一些周边八卦(很奇怪,以前都不关心他的八卦,连他的女朋友是谁都没有关注过)。

我从来不看原音的香港电影和电视剧,但是跟晶晶也能一问一答的说起白话来。这大概要谢谢eason的指导了。晶晶也觉得我很好笑,就整日逗我。有时候她也来跟我解释解释是但up发花癫什么里面的phrase,但是更多的都是关于陈奕迅的事情说来说去。然后我们结伴去参加Eason在西单的签售。我都忘记是哪张碟了。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在公车上整个Natural High,晶晶一贯很cool的坐在那里,我就在空空的公车上走来走去,大声的说话和唱歌,就跟疯了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与动作。我们到了音像店,排队在后面。看到一些粉丝脸上画着鬼画符,穿着主题T恤,心中充满着某种很鄙视他们的感觉。排到我们的时候,我可紧张了。晶晶在我前面,本来时间很紧不能握手的。晶晶用白话说:eason,可不可以握下手?然后Eason抬头跟她笑笑,握了握手。结果我上去的时候就整个呆了,看他用银色的笔迅速的签名,握了个手,然后他抬头的时候,我很二逼的说了句“加油啊。”就面无表情的走了。晶晶在那边等我,然后就开始笑话我了。essentially,我就是个耸货。后来第二次签售就轻车熟路了。我好像还是说了句“加油啊”就闪了。 TAT 回家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加油啊。"算什么啊?!

之后,陈奕迅要来北京开奥运后的第一个大型演唱会。知道消息的第一秒我就知道,我必须买最前排的票,不管多贵。为了让晶晶童鞋能和我一起(她那时候已经成为了追某韩国男子团体的资深粉丝了。。。),我还借了她六百块钱。。。为了买到最前面的VIP票,我还机缘巧合的被迫加入了eason的北京歌迷会。那个时候和小小还有丙少一起在外面住。还记得有个论坛上的骗子把账户给我了,我差点去汇款,后来才查到是骗子什么的。那时候买到《不想放手》第一次用小小的电脑听,我大叫一声“哎呀,我要哭了!”,小小还笑我,然后她看见我真的哭了,就有点被吓到了。。。囧rz 我果然是低泪点人士。

演唱会之前,有一个不想放手的专辑发布会要举行。歌迷会的成员可以买票参加。当时我报名了以后歌迷会的某个会长不知道怎么知道我会拉二胡的还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可以编一个eason的歌作为二胡曲子,在他那个发布会上演奏一下,然后北京歌迷可以送他一把二胡这样。我当时心里还激动了一下,但是又想,只有一个星期准备啊,不行。就推脱了。现在想想还挺后悔的。后来我和晶晶就去了那个发布会,还套上了傻逼歌迷衣服(好像三十块一件吧)。那个发布会很简陋,主持人特么傻逼。不过傻逼也有傻逼的好处(这是后话)。blabla完一堆,北京歌迷会的出现,给eason送了一个礼物,居然是一把京胡。。。大概是音乐+北京味儿吧。然后主持人就开始说,哎呀,这个要怎么用嘛!有人会来教教eason么?这个时候同去的晶晶果断的说:啊,有啊!!然后就把我推搡起来。其他歌迷也很凑热闹的开始说,啊,有人会啊!!然后我就硬着头皮上了。主持人说,矮油,请问你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嘛?我心里当时就咆哮了:你妹啊,我不会京胡啊!!!!客客气气的说,我不是啊。其实我不会京胡。我拉二胡的,京胡大概知道是个怎么回事儿吧。然后主持人就说,那你来试试看嘛。然后我就试了试,心里又开始咆哮:你妹啊,一把新的京胡,音都没有调准啊,弓上也没有松香啊!!!拉个屁啊!!!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陈奕迅大哥站在我隔壁了。我就说,这京胡不太好用呢。我只能稍微示范一下了。抬起一只腿,就拉了1234567几个音。就在我已经完全忽略了Eason大哥的时候,他忽然单膝跪下,说,这玩意儿应该要坐着拉的吧?!应该!!要!!坐着拉!!!的!!吧!!!!
然后我回头,看见他肥肥的大腿,还没意识到,就果断做了一下。我现在已经忘记了当时我是拉了一曲小星星呢还是又示范了一次12345671.。。。。只记得大概大家惊呼,然后就媒体各种拍照吧。然后我就又囧了。忘记怎么完事儿的了,就跟eason抱了下就下台了。虽然晶晶全程录影了,但是我觉得实在太丢人了,回来以后这么多年,也只看了一次那个video。后来第二天,我和陈奕迅大哥的合影还上了北京手机报娱乐版。好在当时我是蘑小君的短发造型,朋友亲戚都人不太出来。

后来演唱会那天,我穿了一双蓝色的高跟鞋。天气有些凉了,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冷。去工体的路上好多人一起走着。我和晶晶一遍四处张望,一遍找寻对的路。刘向mm买到了看台的票,然后我们就电话联系着说着当时的情况。一直到开场之前我都是处于无法控制自己音量与表情的状态,想来晶晶在我旁边应该会很想假装不认识我。坐在我们周围的貌似都是有钱大叔,感觉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他们都表现的十分calm。(那票好像2000多块吧,是1888还是2888我给忘了。)演唱会第一首歌是“黑暗中漫舞”。晶晶说,拿这首开场,肯定是因为是为了我。(因为这首歌不怎么红,又是广东话的,一般不会拿来做开场。又是我的最爱之一。)虽然只是随便瞎说的,但是我心中还是激动的不得了。后来下半场的时候请来几个奥运明星一起合唱十年大俗歌,我就去洗手间上厕所了。从第一排,走到体育场的后面,看台上的几万人协力大合唱的音浪扑面而来。体育场与看台间空旷的跑道上面,有几对情侣在散步。我忽然回头看着远远的舞台,觉得有一些感动。再回头,有一个男生背着他的女朋友,一边笑一边跑着,歌刚好唱到“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我大概因为尿急,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冷颤。那天看完演唱会,刘向赶着要回家了。我们晶晶去MIX和丙少他们会合,就着Natural High喝了些酒。但是好像我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完了。我还在反省,每首前奏播出两秒我就大声喊出歌名儿这种缺德事儿,应该其他人会觉得很讨厌吧。

来英国以后,Eason也来开演唱会了。阴错阳差买到了曼城场的票。他整场都讲粤语,我就自动担当了小Peggy和Ytc小盆友的翻译。舞台很小,但是没有了那些花里胡哨,他唱歌唱得更加认真了。最后安可曲,唱的是玉置浩二的Mr. Lonely. 我想了好久想不起中文歌的名字,后来过了很久经过晶晶提醒才记起,就是那首“愈想愈无谓”。
脆宝Tracy
作者脆宝Tracy
78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脆宝Trac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