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读书才会有用?

水湄物语 2012-03-28 10:07:48
写完这个标题我觉得自己真是- - - 太功利主义了,太目标导向了,太- - - 让人(包括我自己)恶心了。
但是这又是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实际上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常有人豆油跟我说,你看了那么多书啊,好有空啊(好吧,几百本在豆瓣简直是沧海一粟,你还没见过藤原军的主页呢),最后闲闲地问一句- - - 看这么多书,有用吗?

好吧,我暂且没力气跟大家讨论读书是不是真的要有用,我已经批评过自己太功利主义,太目标导向,太那个什么了。 且说我们假定,读书是为了答疑,解惑,大到解决我们对生命的,对宇宙的疑惑,小到知道我们怎么烧水煮饭,怎么走路说话,假设看书真的是能做到这些的,那应该怎么样读书才能“有用”呢。

我就说说我的一些读书方法吧,也结合神书《如何阅读一本书》里的一些理论,这本书4年多来看了不下5遍,每次看都有新的收获,这也是我的理论之一“读书要读旧书”。

1、知VS行
照《如何阅读一本书》的说法, 书分为实用性和理论性的两类作品,也就是我所说的,是指导“知”的,还是指导“行”的书。指导“知”的,是比较理论性的书,开拓你的眼界,就像你久居魔都,突然跑到了海南,看到麦兜所说的 “蓝天白云,椰林树影”,不免惊奇加惊叹,感受的生命的丰富。 知道“行”的,则是实用技巧类的书籍,就像你第一次做鸡蛋炒饭,看了书,就知道不能把生米放进锅里。
可是在读书人中,却总有这两派的对峙。 重“知”的人,对每天阅读一本书的人说,有本事你每天读一本类似《纯粹理性批判》《罗马帝国衰亡史》这样的书试试。这摆明了就是对实用主义的不屑。但重“行”的读书人,则会觉得另一方“空谈误国”。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是更重“行”的,但只行而不知, 舍本逐末,一叶障目。 就像现在这么多流行的关于时间管理类的书籍,强调要高效利用时间。重“行”的人日夜研读技巧,但是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管理时间呢?单位时间做的事情真的越多越好吗? 人生目标在哪里?如果方向错误了,岂不是“在错误的道路上努力跑步吗?”
而只知不行,真的是空谈误国。 除非是专业学者,否则一个从来只能在沙漠生活的人,拼命看热带雨林树木种类的书有什么意义吗?为了炫耀还差不多,但是真能在生活上解决什么疑惑,就只有天晓得了。

2、怎么把书上的东西变成自己的。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书,永远都是只看第一遍的,我想大概不在少数。尤其是从学校出来之后,扔掉教科书之后。我不知道多少人看书,是从来不做笔记的,我想大概也不在少数。
最后一点是,我不知道多少人看书看到什么特别有道理或“有用”的地方,是有过实践的。我想大概更不在少数。
从我自己来说,除掉打发时间的休闲书(好吧,确实不在少数),对于我认真要看看的书,我都是做笔记的。 就那《如何阅读一本书》来说,大概看过5遍,做过3次笔记。
我的笔记是在纸上做的(电脑上做也无不可),类似思维导图的结构,黑笔是摘抄,重点的用一支艳紫色的比划出来,最重要的是,我会用大红色的笔,写一点结合我当时感受的点,或者是我以后会用的地方。
例如,有一本书叫《口渴之前先挖井》是讲人际关系的建立和维护的,我用黑色笔写的当中有一条“为你的人际关系网络建档”,然后在红笔写了我的行动计划“建档啦!!本周先初步建档,每年为朋友的礼物留预算”。 ” 根据这个行动计划,我现在有一个电子版的通讯录,记录了各种信息,偶尔,我会在他女儿或老婆的生日时候送个小礼物。

PS: 这是半年前写的东西,始终没写完,现在也想不起来当时要讲什么了- - - 藏着也可惜,还是贴出来。

顺贴一篇以前的旧文:

读书要读旧书



最近得闲,读了一些好书,前几日与杨子对话,言罢尚不能尽兴,于是才有这颇具个人色彩的读书论,说些一己之见,至于看官意见如何,各人缘法,不可强求。

早些年与一位师兄合办一电子刊物,曾经写过《读书四法》一文,敝帚不自珍,如今已经找不到了。倒是去年有一位陌生人写信来,说机缘巧合读到此文,颇有知遇之感,愿意交个朋友云云,后来去北京游玩,还请我在从前慈禧做闺女时候的府邸,吃了顿饭,也算是个趣事。

可见读书人惺惺相惜的事情,还是有的。所以愿以此文,抛砖引玉,与各位读书人探讨。

废话少说,言归正传。

读书论之(一)——读书要读旧书

根据金字塔原则,我的论点就是,读书要读旧书。首先要阐述论点,旧书并非指破破烂烂的书,并非指波尔多40年陈酿,并非指昨日搬家打了38个喷嚏从床底翻出来的书。这里指的旧书,只指读过的书,尤其是读过的好书。

继续遵循金字塔原则,我的论据有三。其一,读旧书省事,其二,读旧书省时,其三,读旧书可以温故而知新

论其一:读旧书省事体现在省了甄别书好坏的精力。在预备投入时间精力看一本书之前,经济人少不得要估摸一下投入产出比,虽然古人说是开卷有益,那是因为古人能找到的卷少,没点水准的东西也不会随便往卷上刻,好不容易找到一卷,当然要开一开罗。

可是今人面对的是信息爆炸,乃至信息污染的时代。开一卷的代价远非点击鼠标左键这么简单。如果面对一本新书,少不了要花精力先看看大家对它的评价如何,可是个人品味不同,别人说香的书未必正合了我这喜欢臭豆腐的人的胃口,因此大众评价只能作为参考。另外,也少不得粗粗看一下前序后言,看看目录,看看作者名气,综合评审下来,才能决定开卷或不开卷。

如此的麻烦,旧书就断然没有。读过的好书,完全省了这些麻烦,甚至连网上搜索的麻烦都省了,打开电脑,顺着路径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旧书,多省事。

论其二:读旧书绝对省时。一本几十万字的小说,初读的时候,再快的快手也要用一周的业余时间,慢的是几个月都沉醉其中。而再读则少说节省三分之二的时间。 一本五六万字的《平凡的世界》,最近重读,只用了4个小时,平均每分钟二百多个字的阅读速度,但凡是首次读,怎么也是不可能的。

这还是小说,一般的书就更快啦。明托的金字塔原理第一遍少说也花了我二周的时间,还照着其中的结构做了好几页ppt,可是二读三读,现在想起来了,每次就花10分钟过一下。

论其三:古语说的好,温故而知新。固然,看新也能知新,可是此新不同于彼新。一本新书,接受的新知识,新观点,大多数是作者写什么,我就知道什么。可是读旧书,容易读出书中字里行间的意味来,这点新书不易做到。

亦舒说,她从小看红楼,几十遍了,稍微陌生一点的字自己就跳出来了。这一点我也有体会,红楼是我读的次数最多的书,还在耐读。但是开始的时候一定沉浸在情节的铺陈,场面的豪华,言语间的精妙不易体会。读得多了,就开始留心作者有些地方,作者是铺陈下文,有些地方,则是春秋笔法,有些地方,前后不一致,就可能是刻版的笔误或者是高鄂的篡改。

温故而知新还表现因为个人经验,见识的增长,书可能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局面。

当初穷爸爸富爸爸刚出来的时候,我也很喜欢,觉得对观念上的冲击不小。再读的时候正值我准备创业的前期,这一次已经完全不同,真正是金玉良言啊,句句深得我心。现在再看,滋味又完全不同,深知观念的改变固然非常重要,执行力的强弱也是关键啊。如果不是这一段经历,这本书于我,不会呈现完全不同的面貌。这种体验,部分当然是因为书本身的优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与过去的对比,更能够体味到现在所立足的不同。

综上所述,读书要读旧书算是我读书的一大法宝,隔段时间,我就会重新整理书橱,找出与当时心境匹配的旧书重读,我的ebook文件夹,也有一个子目录叫“值得再读的”。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读旧书一定要读好书,如果是烂书,那可是越读越烂。不过要是用一两本以前曾经读过的烂书来批判,也不失为妙方。
水湄物语
作者水湄物语
335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42 条

查看更多回应(42) 添加回应

水湄物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