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学统计看《夺命金》(港版)

仁直 2012-02-22 23:02:25
用数学统计看《夺命金》(港版)

整部影片一共出现三次如此这般的重复横摇镜头:


第一次出现,影片出片名之后。5分14秒


第二次出现,何韵诗接刘青云。33分12秒


第三次出现,刘青云接任贤齐。1小时07分24秒

这个无人的空镜头,好像一个历史镜像。前景是巨大的集装箱吊臂,是在强调香港的港口城市身份,它一直在被建设,或者说被“重建”(九七后)。中景是一条大河,是一个最本质的隐喻修辞——历史的河流。后景是好像蜃楼一般的商业楼宇,是所谓经济腾飞之后的产物,也就是所谓的泡沫。

这个镜头运动方向是横向的,内容却是纵向的,正好与影片最后的十字路口形成对应。一个是具有出世意味的无人空镜头,一个是具有世俗意味的繁华蜃景。

这三个横摇镜头不仅调度了影片的叙事结构,更是与整部电影都不太动的镜头形成了强烈的呼应效果。好像一幅历史画卷,缓缓打开。众生相,人来人往,大江东去,好像歌中所唱,水漫金山或许留下的只是沙漠。

原声一共出现过四次:

第一次,与第一个横摇镜头同时出现,只有“哼哼哼”的女声哼唱,有配乐。

第二次,粘合所有的叙事支线,没有配乐,只有女声清唱。
用数学统计看《夺命金》(港版)

整部影片一共出现三次如此这般的重复横摇镜头:


第一次出现,影片出片名之后。5分14秒


第二次出现,何韵诗接刘青云。33分12秒


第三次出现,刘青云接任贤齐。1小时07分24秒

这个无人的空镜头,好像一个历史镜像。前景是巨大的集装箱吊臂,是在强调香港的港口城市身份,它一直在被建设,或者说被“重建”(九七后)。中景是一条大河,是一个最本质的隐喻修辞——历史的河流。后景是好像蜃楼一般的商业楼宇,是所谓经济腾飞之后的产物,也就是所谓的泡沫。

这个镜头运动方向是横向的,内容却是纵向的,正好与影片最后的十字路口形成对应。一个是具有出世意味的无人空镜头,一个是具有世俗意味的繁华蜃景。

这三个横摇镜头不仅调度了影片的叙事结构,更是与整部电影都不太动的镜头形成了强烈的呼应效果。好像一幅历史画卷,缓缓打开。众生相,人来人往,大江东去,好像歌中所唱,水漫金山或许留下的只是沙漠。

原声一共出现过四次:

第一次,与第一个横摇镜头同时出现,只有“哼哼哼”的女声哼唱,有配乐。

第二次,粘合所有的叙事支线,没有配乐,只有女声清唱。

第三次,“升升升……跌跌跌”那段的平行蒙太奇,完整的歌曲演绎。

第四次,最后的十字路口,只有“滴滴答答”的哼唱,且加入了男声,有配乐。

看似重复的四次原声,其实每次都有不同,好像一种变奏。人物的命运在飘飘荡荡的原声变奏里此起彼伏。万物,飘忽不定。

倾斜构图出现过二次:

全部出现在何韵诗的小格子间里,是在她做出“抉择”之前。




这里,杜没有用移焦表现何韵诗的视线,而是用倾斜构图和直接切特写镜头(钥匙圈),展开那个颤抖着的欲望挑逗。



再一次,杜先拍钥匙扣,再拍何韵诗。两次倒转过来的视线剪辑,丰满了何韵诗受欲望(贪欲)挑逗的心理变化。钥匙扣相比上一次出现,通过特写,变“大”了。前一次是,何韵诗小心翼翼地去观望欲望。后一次,好像是欲望在挑逗何韵诗。

各种“重复”动作:

清楚明白、刘青云的眨眼睛、抖动的钥匙圈、反复的电话铃声、黑云摧城的大远景、横摇镜头、倒影在警车上的闪烁霓虹灯、等等。


唯一一次出现的中国国旗。谁是主宰这些人物命运的幕后推手,清楚明白?!


凸眼龙的死是一个低机位,是与乐色筒并置在同一水平面的。明显,杜是在用摄影机的机位以及道具,对凸的人性进行降格处理。他是破坏规矩的人,必然得不到好报。

串线的话,杜是用刘青云先去串任贤齐,再去串何韵诗。是一个黑社会人员在串这些港人的现实遭遇。影片层次分明地出现了一个黑社会轴向变迁:老黑社会(打打杀杀,讲义气)、新黑社会(漂白黑钱,讲金钱)、新新黑社会(讲国语的,只手遮天的宋先生)。
展开查看全文
广告
仁直
作者仁直
83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广告

仁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