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末日的新年

安语 2011-12-31 23:25:37
  把末日和新年放在一起,真是微妙得很呐。
  《2012》那电影出来的时候,还是在2009年,我在英国过着每天看《康熙来了》的日子,觉得无论是毕业还是2012都还远得很。记得当时有人校内状态说,我们都害怕世界末日到来,但也许心里又隐隐有点期待吧。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确实有过一段时间,无比希望世界末日真的存在。
  2010年跟朗姐道别的时候写说感觉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来到了英国,好像上了贼船一样。最近越来越觉得,好像从没有什么事情是我真正准备好去做的,好像总是被生活打个猝不及防。人们总说着机遇等着有准备的人,可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时刻准备着”的人。而且往往,我准备好什么,什么就出问题。
  其实我真是怕不确定感。你说世界末日来啦,没问题,告诉我时间就行。别悬着,就2012,不告诉你哪天!就有30%的人类存活,不告诉你是谁!这我有点儿受不了。但我讨厌的周国平说过一句真理:受不了也得受着呀。我已经不是在说世界末日的问题了。

  2011年过得飞快,交流回来之后我的时间感一直都有点错乱。
  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决定了继续念研究生吧,英语语言文学,且战且行。我觉得自己绝非真的热爱学术,我热爱的是可以瞎转悠的假期。嘘……
  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为此焦虑,但庆幸的是,觉得自己越来越开阔。书读得越多,理应越来越平和、越来越易沟通、越来越会在反驳别人之前先想想别人的意见是否有一定道理,遗憾的是,这一年我见到一些朋友,读书很多,但越读越狭窄。
  依旧热爱一个人看电影。
  见了陈丹燕、张大春、叶兆言、吴念真,听了小娟,去了金陵刻经处,演了暗恋桃花源。浓墨重彩的夏令营。美丽心情的蛋糕。《地下铁》。长信和各种明信片。溜到高淳和鸡鸣寺回来编了个壁虎精的故事。家教小朋友家里的亚马逊食人鱼和复活节岛的火山岩。栖霞山和玄武湖的秋天。真美,真快。
  验证了一些想像,也推翻了一些。经历了辗转难眠的夜晚和动不动就流泪的白天。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comes suddenly like a wind on a warm summer's evening. It takes you off guard, and leaves you without peace. It follows you like a shadow, and it's impossible to shake.
  有很多东西,亟待结束与重新开始。
  外面噼里啪啦地放着鞭炮。嘿,新年好。
安语
作者安语
6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添加回应

安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