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书君 2011-12-28 15:54:31
院子不大,但是有两三株绿植还是一件幸事。我多想骄傲的说:“我家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其实还真不是,种树的人没给我机会。它们一棵是腊梅,一棵是栀子。这个夏天喝的花茶,基本上就是从这颗树上摘下的,树虽小小一棵,却也果实饱满,每天采摘也是喝不完的。

发现腊梅开花,是为香气吸引,抬头追源才得知来自头顶的小朵黄花。还未完全绽放,香气已经逼人了,着实愉悦。早晨贪睡,匆匆起床,不经意扑面而来的沁人心脾的香味总是赏心的。仿佛一整天都会是这个美好的开始,然后起床的动力就有了。其实这完全是混话,一入冬,拿得起放得下的永远是:一筷子,二被窝,而被窝永远雷打不动的排在第一位。(这是后话)

赏花算不上,算是分享下花开的喜悦吧。恰好应了院子里的红色对联:满园春色。冬色总是萧瑟的,而花不会。想极贪玩的回应白先勇先生一句“不入园林,也知春色如许。”玩笑,玩笑。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花朵较普通的梅花厚重,有点似假花。
花朵较普通的梅花厚重,有点似假花。
栀子,从夏长到了冬
栀子,从夏长到了冬
摘了几朵,拿到手里嗅,味道极清香。可以风干夹在书本里,来年正本书册都是腊梅香。
摘了几朵,拿到手里嗅,味道极清香。可以风干夹在书本里,来年正本书册都是腊梅香。
沈书君
作者沈书君
8日记 48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沈书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