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讲座心得

小水 2011-12-05 23:26:04
今天去看了个讲座,主要奔着主持人是陆兴华。主讲系个华裔阿三,虽然配了个帅哥翻译但还是基本没听懂。。

虽然没听懂,但我还是有心得要说啊。

讲座讨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人们有高清的黄片还觉得不满足、没意思,非要去看呢模模糊糊的、镜头晃来晃去的、画质暴烂的盗摄呢?

为什么当我们面对网上流出的偷拍视频时,又是心驰神往,又是怕得想关掉呢,在这又想看又不敢看的挣扎里,隐藏着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呢?是直面自己变态欲望时的难堪吗?

我是这么想的。首先,我们不是因为模糊才要去看,我们是因为它是“漏出”的我们才要看。之所以斑斑驳驳的、手提录影式的的画面会对我们有一种吸引力,是因为这些特征总是和“漏出”联系在一起,我们起先只是对“漏出”起反应,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生理上的条件反射,于是低画质=漏出=刺激了。

事实上,讲座中给出的《金刚狼》片段就很好的说明了重点在“漏出”而不是“模糊”。这个片段一点也不模糊,它是标准的高清大片,只不过它还是个半成品,在片段中我们看到人物背后的钢丝还没PS掉,背景的建模和贴图也没完成。它吸引人的地方正在于,它是“漏出”的,是一个事故,而我们幸灾乐祸地看到了别人本不想给我们看的部分。

是的,为什么我们会特别想要看某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是别人不想让我们看的。我们越是不被允许,这禁忌就越是激起我们的兴奋。

“漏出”让我们觉得真实,因为“漏出”是意外的。一样东西越是机械,它就越少产生意外,机械化的目的就是为了规避意外。当一个人的生活中也越来越少意外的时候,每天七点的新闻都在预料之中的时候,他也就越来越接近机械了。

今天我坐地铁去听讲座的路上看到移动电视下面流过一行小字,说某某车晚点到达,是一条很正规很模式化的官方提醒。然而我发现,这行字里面的“车”字被误写成了“成”,于是我好像惊醒一样发现,原来这行机械化的字的背后也是有个人的,而且这个人还用的是拼音输入法!同样,也只有当我看到半成品的大片时,那些被遮蔽的关于道具师、程序员的事实才会突入我的意识里,我才会想起来这后面“真的”有人,这个人是“真的”!

如果说过去真实和正确是一对好伴侣的话,现在他们已经被拆开来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出“错”才是真的,我们要像弗洛伊德主义者一样,钻到口误、错别字、艳照里去找关于“真实”的证据了。

而面对这种“漏出”,在我看来,意味着权力关系的掉转。我们唯唯诺诺地生活在小他者大他者的阴影下,突然有一天这个他者被我们抓住了痛脚,我们成了可以嘲笑犯错的对方的人了。而“笑”中本身就藏着一种权力关系,笑别人的人至少在精神上总是战胜了那些被笑的人。

讲座里最轻松的一刻是什么时候?是担任翻译的小伙子误把“黑手党”说成了“地下党”的时候,全场简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前那些演讲者努力营造起来压制着我们的权威、风度和专业性因为这个“漏出”一下子就不稳了,这就是为什么老师讲课时的一个口误往往会在教室里激起一个短暂的狂欢,因为狂欢就意味着权力关系的颠倒。

这可以解释我们对于色情渣视频的渴望,但是如何解释我们的抵制和恐惧呢?我觉得同样可以拿权力来解释。

人有一点权力,是很开心的,但是当一个过于大的权力突然交到你手上,你是会害怕的。

你可能说我只是看个艳照,看个盗摄,这算什么大权力呢?问题是,你看的仅仅是陈冠希和阿娇吗?你看的更是整个堂皇的塑料包装的娱乐业背后鲜肉一样的人,你看到的是每个男明星和女明星在私下里制服口交的样子;你看的盗摄也不是“某个”陌生人,你看的是你每一个女邻居、女同学、女同事。这才是这个权力让你又爱又怕的地方。

当然,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漏出”对于人的吸引力,我们也要警觉到,“漏出”本身也因为常常和“真实”捆绑在一起,而有了被利用的空间。就像齐泽克说的,“漏出”在很多时候也已经被整合进了现在的意识形态里去了,就像军队里的黄色笑话,这也是一种“漏出”,然而这并不是意外的漏出,这样的“漏出”已经成为了一种策略,如同洗发水广告里的对比测试一样,它“漏出”几颗头皮屑,是为了让你相信,其他的乌黑飘逸都是真的。
小水
作者小水
339日记 44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小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