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恒简体版《魔戒》序言

陆大鹏Hans 2011-12-05 13:26:54
 《魔戒》十年


公元两千年,一个有点寒冷的下午。
我那时还在台湾的奥美公关任职,服务的客户是诺基亚。
在一张客户之前传真说明的新闻稿背面,我写下一句话。“联经出版社,打电话,寄一箱书过去。”
二十天之后,我从奥美离职。
而这,就是《魔戒》十年开始的那一天。
的确,当时的状况看起来,辞掉工作专心翻译《魔戒》怎么样都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以成功几率来看,也绝对不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在面对人生转折点的时候,要作的不是正确的选择,而是不后悔的选择。
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已经为了翻译《魔戒》这件事情准备了一辈子了。

很多人事后看起来觉得这是一个很好运的决定,但是大部分的人不知道我在那之前已经翻译了超过两百万字,中文化过十几套计算机游戏(包含游戏内部的编码、按钮和对话),翻译过几十本游戏的说明书,在游戏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将近十年。
而我寄给联经的那一箱书就是在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奇幻小说的那个年代里,我所翻译的二十三本奇幻小说。
但是当年对联经来说,要重翻《魔戒》确实是有很多困扰的。
因为这本书实际上早先已经出过一个版本了,但是因为当年的宣传主打“西方文明的西游记”,所以
 《魔戒》十年


公元两千年,一个有点寒冷的下午。
我那时还在台湾的奥美公关任职,服务的客户是诺基亚。
在一张客户之前传真说明的新闻稿背面,我写下一句话。“联经出版社,打电话,寄一箱书过去。”
二十天之后,我从奥美离职。
而这,就是《魔戒》十年开始的那一天。
的确,当时的状况看起来,辞掉工作专心翻译《魔戒》怎么样都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以成功几率来看,也绝对不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在面对人生转折点的时候,要作的不是正确的选择,而是不后悔的选择。
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已经为了翻译《魔戒》这件事情准备了一辈子了。

很多人事后看起来觉得这是一个很好运的决定,但是大部分的人不知道我在那之前已经翻译了超过两百万字,中文化过十几套计算机游戏(包含游戏内部的编码、按钮和对话),翻译过几十本游戏的说明书,在游戏杂志担任专栏作家将近十年。
而我寄给联经的那一箱书就是在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做奇幻小说的那个年代里,我所翻译的二十三本奇幻小说。
但是当年对联经来说,要重翻《魔戒》确实是有很多困扰的。
因为这本书实际上早先已经出过一个版本了,但是因为当年的宣传主打“西方文明的西游记”,所以在市场上反应很惨,经过了三年大概还没有卖出三千套。
而为了说服出版社,我提出了在出版史上大概空前,也应该是绝后的一个条件。“我保证每本书销量超过一万本,如果卖不到一万本,我就一毛钱都不收,销量超过一万本我才开始收版税。”
后见之明的人会说朱学恒当年早就看到了《魔戒》一定会大卖,所以才会跟出版社签下这样的合约。
但事实上,当年为了翻译《魔戒》而每天上健身房运动,导致瘦了三十公斤的我(当年最后交稿时,地图的设计师还被我逼得两天没有睡觉),其实根本没有想到《魔戒》会不会赚钱。我只是想要有一天很帅气地跟我孙子讲:“你爷爷当年翻译过《魔戒》耶!”




做这件事情,还为了另一个小小的承诺。
许诺:
倒数十三年前,公元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当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向许多网友许下一个诺言:终有一天,要让奇幻文学摆满书店里面的一整个柜位。
那是我翻译的第一本奇幻小说上市的那年。
这个诺言多年以后看起来好像有些荒谬和好笑。
因为现在书店里面畅销的、热门的书籍,有多少不是奇幻小说?
但这个诺言的背景是在华文世界奇幻文学的萌芽期,那一片荒漠的状况下许下的。
为了达成这个许诺,我们努力做了很多事情。包括了当初看不太懂简体字的我,很努力地试着把每个字的意思记起来,试着跟以前从来不认识的大陆网友在网络上沟通。
包括了授权当时也是奇幻爱好者的编辑,在几乎什么资源都没有的状况下编出了一本大众软件奇幻专刊。
甚至包括了我为推广奇幻这辈子第一次去了一趟北京,然后因为天气太干燥,在网友好心安排的住宿之地还半夜干到鼻子痛醒流鼻血,这对我这个从小生长在潮湿之地台湾的家伙来说,真是非常特别的经验。
当然,奇幻小说的出版也不是一直都那么顺遂,我也去过不知道哪里的一所小书店,在斜坡上的那家店挂着大大的红布条,“《龙枪编年史》译者签名会”,不过经过的人也都不知道我们在干嘛,所以大概只有一二十个人跑来凑了凑热闹。
但这还依旧不是我此生参加的人数最少的签名会和推广活动。我在台湾的金石堂书店曾经举办过一场底下听众只有一个人的《魔戒》介绍活动。而那个人还是金石堂的营销企划,她想来看看现场到底有多少人参加活动……而在对她一个人讲了半个小时之后,我还跑到楼下的书店里去找了当时一对非常无辜、只是坐在那边看书的男女朋友,唠叨地介绍了半个小时。我想直到今天他们可能都觉得这是哪来的神经病,竟然在书店里面随便找人攀谈。
没错,你没听错。即使笨拙,即使渺小,我们那个世代的奇幻爱好者眼中都有着光芒,那是一个不管环境多么恶劣,不管世界多么险恶,都无法熄灭的光芒,因为那是我们的诺言,和共同的希望。



转折:
但是,对于当年只有二十七岁的我来说,大笔的《魔戒》版税实在是来得非常意外。
我本来只是做一件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却意外地收入了一大笔金钱。而且这其中并不是单纯的商业上的成功,而是奇幻同好的情义相挺,是他们在寒风中半夜排队,是他们掏出自己一整个月的零用钱多买几套送给朋友,《魔戒》和奇幻文学才会有今天的成就。
所以,我一拿到版税就立刻成立了基金会。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当中,奇幻基金会在全台湾最大的国际书展中包下了最大的场地做展览,在电影院包场邀请奇幻迷参与,举办巡回演讲推广奇幻知识,举办超过数千人参加的奇幻艺术奖等等……
其中最关键的一笔经费运用和安排,就是新版《魔戒》的校对和重新编排。
我个人一直认为,一个作品的翻译本不该永远只局限在印刷第一版的那个版本,因为人智有限,我从来不会天真地认为我自己不会犯错,即使在翻译推出上市之后,其实我还在不停地推出更新、纠正错误的勘误表,甚至推出更新的补充目录和说明等等,出版社也配合着修正每一个版本的内容和数据。
但是这些额外的补充总是有极限的,所以我就决定拿出两百万新台币,在全台湾公开招募愿意协助的团队来整体重新校稿和编排魔戒的翻译版本。经过一番选择之后,脱颖而出的是《精灵宝钻》的翻译者邓家婉。邓小姐跟我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字斟句酌,对每段翻译的部分,从原始精灵语读音到中外文化隔阂之间,无不审慎考虑和安排,经过数百次的来回才将这近百万字的版本完成,呈现在各位面前。
当时我们甚至顾虑到未来的各种版本的需求,制作了精装收藏版(就是三本合定版)、一般发行版(三本分开)、文库版(一章一本,方便通勤时阅读),然后还印出来放在架上,期待有朝一日可以看到这新版的印行和上市。
没想到一等又是数年,这才趁着简体中文版《魔戒》上市的时候呈现在各位读者的面前。



再出发:
但是,在推广的过程中,我却意识到一个问题。
虽然推广的是奇幻文学,但我一直意识到的却是文化和知识数量上的问题。
因为有那么多的年轻读者想要开始自己尝试写作新的奇幻文学,但是当他们想要查询、想要引用足够的历史神话的相关数据的时候,却总是没有足够多的中文内容可以让他们引用。
虽然我后来担任奇幻基地的总策划,推出了很多很多的事典和参考类型的书,试图补足这个缺口,这些来自世界各地,来自各种文化的典籍也许补充了一部分的不足,但却总是不够。
所以,我便踏上了另外一场冒险,一场同样是翻译,但却是将全世界最顶尖的大学课程翻译成中文的冒险;一场同样是翻译,但《魔戒》赚了很多钱,开放式课程却会把我赚来的所有钱花光的冒险。
我认为,一个文明的知识数量,决定了这个文明的力量和影响力。
我希望,翻译《魔戒》赚来的钱,能够用翻译的方式还给这个社会。
所以,我想要挑战一个关键的问题:
以我们的母语中文撰写或呈现的知识到底是否够多,抑或是我们的研究者和学生都必须被迫去学习他种语言才能获得更多的知识?
这样的问题表面上听起来很大,要做任何的比对或是调查都远超过人力所能及。
不过,既然大家都在用GOOGLE写作业、写报告和作研究,或许这个世界最大的搜寻引擎的一些数据可以作为参考。所以,我用两个意思相同的基本学科名称在GOOGLE上搜寻,得到了一些初步的数据。(这是2008年的数据)

Physics:134,000,000(一亿三千四百万项),物理:87,900,000(八千七百九十万项)。
History:1,230,000,000(十二亿三千万项),历史:38,500,000(三千八百五十万项)。
    Chemistry:126,000,000(一亿两千六百万项)化学:8,730,000(八百七十三万项)。
electrical engineering:18,400,000(一千八百四十万项),电机工程:1,180,000(一百一十八万项)。

当然,GOOGLE是以英文起家的搜寻引擎,或许收录的时间不够多,或许中文世界的网络科技发展时间较慢,所以在网络上能够搜寻到的数据较少。但这些数据至少也有一些意义,有的差距超过十,甚至二十倍,有的差距在三、四倍左右;这代表的是华文世界用母语能够阅读的知识量至少有相当明显的差距。而这个差距是什么意思?
这个差距的意义有两个:
第一,母语的知识阅读和吸收绝对比较有效率,所以母语的知识数量少,代表的是学习者必须普遍性的花上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和理解(当然还包括查字典和误解其中意义的时间成本),从而排挤了开发新技术、研究新理论的时间。而相对于使用英文者,中文为母语的我们显然背负了比较沉重的学习原罪——而原因则是母语知识的数量逊色于他种语言。
第二,外国语的学习和精通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的。即使是坊间一些号称专为中国人写的英文文法之类的作品,也都是以商业模式贩卖的。如果学习者买不起书呢?如果买了没有时间研读或是学习英文呢?如果家中需要你早晚帮忙家务或是农务,那么又怎么会有时间来学习外国语,甚至是第二外国语,并且进而得知许多并非为母语的知识呢?所以,这第二点隔绝了家境或是机遇不好的人接触和学习许多知识的机会,并且更进一步的阻挡了社会阶层的流通,因为高阶竞争力所需要的许多知识是英文或是他种外国语的内容。而众人负担不起,就接触不到。
因此,我认为,要让中文更红,更有竞争力,大量的增加中文的知识数量是必须而且是最关键的。但我并非学者,我无法撰写知识,我只能做我知道而且擅长的工作:翻译,免费地将更多的知识转化为中文,让更多人可以自由地取用。
还有,你知道吗?最早的时候,象征文明开化的语言是拉丁文,然后大航海时代是西班牙文,然后民主启蒙时期是法文。
二十世纪初期的时候,德文还是物理科学界最先进的语言。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是先用德文写的,然后才翻译成英文。
所以,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这个梦想很傻。
我终其一生也不可能看到。
你们,可能也不行。
要我们的下一代,或是我们的下下一代才有可能会看到。
终有一天,也许是在华盛顿的某个高中,也许是在西雅图的某个公立学校……
会有一个高中生举起手,问他的老师说:“老师,中文那么难学,为什么我们还要看那么多中文书呢?”
他的老师会深吸一口气,很认真的告诉他,“孩子,因为最先进的知识要看原文书,才有竞争力呀!”
孩子,那一天我不可能看到了,但我希望,你,能看的到。
《魔戒》简体中文版本人的版税收入,将全部捐给开放式课程中文计划。(www.myoops.org)



喔,对了,十年之后,我又胖回了整整三十公斤,变得比十年前还要胖。
唉。
展开查看全文
陆大鹏Hans
作者陆大鹏Hans
177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陆大鹏Han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