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一个一点前能上床睡觉的夜晚

树夏 2011-11-18 00:48:41

很明显迷恋一个人的身体远比爱他的灵魂更加容易
所以寂寞的时候我才会想你
也许你渴望幸福的家庭 做个丈夫称职的父亲
可我只想要轻松自由的关心
这就是问题 我们的问题

亲爱的谁会永远爱你
我们爱的人永远只是自己
爱着那样一颗永不安定的心啊
那是什么样的爱情 又是什么样的甜蜜
自私贪婪的索取 以爱的名义
以爱的名义 以爱的名义

来吧亲爱的来到我的身边
我给你讲一个乡村的故事
也许你会说这是个孩子的童话

那个男人捧着采摘的鲜花 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
乘着落日带着你去收割庄稼
他不是一个多情的诗人
更不是一个富有的男人
但他能令你永不生厌的爱着他
你们将在彼此的生命里画上最美妙的图画
亲爱的 你是否还想要改变他 改变他

亲爱的无论你做什么 也无法让我再次相信
无论你有多么无比的宽容和坚定
生活每天上演新的悲剧
这其中也许有我和你
有什么不好 我们就停留在这里
不需要继续 还是要继续

那个男人捧着采摘的鲜花 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
乘着落日带着你去收割庄稼
他不是一个多情的诗人
更不是一个富有的男人
但他能令你永不生厌的爱着他
我们会幸福的拥有一个宝贝
给他名字并且祝福他
听他叫着你妈妈叫着我爸爸
我会做他最好的朋友 和他一起泥地里玩耍
亲爱的你在一旁看着吧
你会赞赏他

这个千变万化的世界里
偶尔沉默是那么让人恐惧
我能明白你为什么选择离去
只剩下我 一个人留在这里
 ——《艾玲》
 
      许久不写东西,生怕写出来都显得手生。老实想想,活了那么多年了,怕来怕去多少年,也无畏了多少年。

       忘了在哪里听到过一遍,再次听到《艾玲》。当时很喜欢那句歌词:“那个男人捧着采摘的鲜花/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乘着落日带着你去收割庄稼。”

       或许这是我想象中的生活,又或者我只是敢想想而已。我不知道海明威在生命最后的几年在想些什么,不过我很想逃离现实,然后找一个微晴的上午,去看看海、晋江或者洛阳江。

       理想是一种由奢望而演变成的病态心理需求。理想只是因为无法实现才梦幻,而大家大多数表现为各种“我想做什么”。比如,我想去XXX玩,再比如说,我本来要去XXX的。这种话说多了,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

       我要写些什么呢?我要表达什么样的主旨呢?先继续吧。

       无数人在广播台面试的时候都说过,喜欢音乐,我好想问问,是怎么个喜欢法?不可能因为它而食不下,夜不寐吧?更不可能随时随地需要它吧?对,因为它不像食物一样是生活必需品。我喜欢音乐,我也动机不纯。我就是想走路的时候不被人打扰,或者不想回应就顺便装作戴耳机没听见,或者就是戴耳机真的没听见。我想难过的时候靠它度日,我想无聊的时候靠它打发时间。喜欢音乐,也跟喜欢人、喜欢其他事物一样,所有的喜欢都只是生活的奢侈品。一旦旁的事物随便阻挡,还有什么是必不可少的呢?所以生活跟生存完全是两码事。

       而,我在现在只能考虑生存的时候却拼命的想要生活。

       我们一生最难以改变的,除了父母以外,就是我们要不停的做选择。所以人生在世,只有选择的时候和不用选择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勇气去流浪,我就不要废话。我身心在这里,其实我时时刻刻又不在这里。最近又可以抽空读读闲书了,对这也只是抽空才会想起来做的事,所以看来,喜欢是个多么廉价的东西。

       我说我患了失语症,因为我开始无法控制我该说些什么,我一味想保持沉默,但却连闭嘴都做不到。写完之后,又觉得大多都是废话。你们看懂我要说什么吗。

树夏
作者树夏
30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树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