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66号公路 2011-10-23 07:42:57
昨天晚上,看完了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这个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听说过伍迪艾伦的一个发言,他在法国嘎纳说“我的电影在美国的音像商店中都是被放在欧洲电影哪一部分中。”

很多人看到了《午夜巴黎》中调侃的是对欧美小知识分子对二三十年代巴黎的向往。早上起来还看到一篇影评谈到“穿越滚蛋,现实万岁”。对我而言,这部电影就是一个知识分子版的盗梦空间。而对于很多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而言,这部电影实很是沉闷的“掉书袋”(电影里Geer用来形容Paul的词)的电影。而且有一种被侮辱智商后的愤怒。比如网上就说了“伍迪艾伦吃下各种艺术,文学方面的知识,于是放了个屁,但我们闻着也是香的。”其实也不用掉书袋了,如果你看过著名的海明威的《流动的圣节》(新译本叫盛宴)再加上看过了不起的盖茨比,就可以跨入门槛了。门槛实在不高!

如果想明白了“穿越滚蛋,现实万岁”这点,这部电影其实并不如那些网上影评的人所说,是向法国致敬,其实是伍迪埃伦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调侃法国人了。对于法国人而言,黄金时代和美好时代是他们的资本,整个嘎纳电影节就是建筑在这个基础上。虽然开头借共和党人的老父亲说了他对法国人的厌恶,但是要知道,伍迪艾伦一辈子获奖无数,其实一直没有得到嘎纳的首肯,(1985年得了个嘎纳的影评人奖,这次只是是开幕电影)。其实是有些恼火的。所以这部电影在我看来是个彻底调侃。(电影里海明威说“怀旧是对现代的拒绝”也是讽刺这些文化权威的)。作为犹太人的伍迪埃伦对于巴黎的想像是与生俱来的,也正因此,可能巴黎(或和嘎纳电影节)让这个骄傲的美国人特别在意。(嘎纳对于导演的折磨,让人无法想像。即使豁达如侯孝贤,得过一个奖侯,试图再中,结果多年未得,于是在2005年最好的时光中,完全是由《海上花》《悲情城市》和《千禧曼波》三部电影的手法评凑了一个集锦,由论者说侯导是在对评委发脾气“你们到底喜欢什么”。)于是你会看到这个美国家庭,一方面回有GILL对巴黎的向往和漫游,一方面会有岳母女儿高价采购旧欧洲家具,另外又又岳父对于宠物在高档餐厅中吃饭耿耿与怀。甚至在谈到法国第一夫人参演时,伍迪·艾伦也略带调侃的轻描淡写:“她答应了我的请求,因为她想以后能跟孙子说自己演过电影。”

二三十年代的巴黎,是美国知识分子的圣地,此后就是西班牙内战和二战,就是马歇尔计划,巴黎在文化创造中就彻底的衰落了。在午夜巴黎中,戏剧出声伍迪埃伦对于美国旅居巴黎的作家有着着天然的亲近,而对超现实主义电影导演布鲁艾尔的刻画却充满调侃,达利则完全是个忽悠。这两个人可都是混过电影界的哦。

午夜巴塞罗那也好,午夜巴黎也好,疯狂的艺术家也好,二三十年代巴黎也好。在这个午夜系列中,我们总能看到那些来欧洲演讲和写论文的美国人,以及一些美国游客。我们可以看到尖锐的文化反差,无论是口音还是行为方式。这些美国人都是来寻根和朝圣,结果却总被欧洲温文尔雅和疯狂的混合搞得一头雾水。伍迪埃伦的牛逼就在于他把欧洲和美国两边都批判了,而且把那些讲学的,考察的、办展览,混艺术界的艺术果(如果说艺术家是搞艺术的话,她们是“搞搞艺术的”)都给骂了——以一种夸张的百老汇的热闹方式。从这个角度上看,从他对资产阶级繁文缛节、等级和权威的讽刺,是延续了30年代激励欧洲后来转移的“左翼精神“(最后分手的时候,共和党岳父还提到了托洛斯基),这种精神在好莱坞后来被麦卡锡主义打掉了,但也激发了68年的学生运动和美国的民权运动。欧洲68运动,就是反权威的。但是参与者后来都成了新政治(德斯潘)哲学(后现代)权威。而在美国,这种精神很快被”里根(也是个演员哦)主义“消磨掉”技术精英”和“学术官僚”制度。而坚持的恐怕就是伍迪艾伦这样的人了(所以他的电影和好莱坞格格不如,但是它心中的圣地欧洲有不认可他)。所以他在美国和欧洲都不适应了。所以只能一种插科打诨的方式来调侃和批判!但即使如此,他对于中产以上阶级的刻画也是入木三分的。
66号公路
作者66号公路
4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66号公路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