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忆》 作者:艾米莉·勃朗特

微蓝 2011-10-18 09:23:20
 

你冷吗,在地下,盖着厚厚的积雪

远离人世,在寒冷阴郁的墓里?

当你终于被隔绝一切的时间隔绝,

唯一的爱人啊,我岂能忘了爱你?


如今我已孤单,但难道我的思念

不再徘徊在北方的海岸和山岗,

并歇息在遍地蕨叶和丛丛石楠,

那把你高尚的心永远覆盖的地方?


你在地下已冷,而十五个寒冬

已从棕色的山岗上融成了阳春;

经过这么多年头的变迁和哀痛,

那长相忆的灵魂已够得上忠贞!


青春的甜爱,我若忘了你,请原谅我,

人世之潮正不由自主地把我推送,

别的愿望和别的希望缠住了我,

它们遮掩了你,但不会对你不公!


再没有迟来的光照耀我的天宇,

再没有第二个黎明为我发光,

我一生的幸福都是你的生命赐予,

我一生的幸福啊,都已与你合葬。


可是,当金色梦中的日子消逝,

就连绝望也未能摧毁整个生活,

于是,我学会了对生活珍惜、支持,

靠别的来充实生活,而不靠欢乐。


我禁止我青春的灵魂对你渴望,

我抑制无用的激情进发的泪滴,

我严拒我对你坟墓的如火向往——

那个墓啊,比我自己的更属于我。


即便如此,我不敢听任灵魂苦思,

不敢迷恋于回忆的剧痛和
 

你冷吗,在地下,盖着厚厚的积雪

远离人世,在寒冷阴郁的墓里?

当你终于被隔绝一切的时间隔绝,

唯一的爱人啊,我岂能忘了爱你?


如今我已孤单,但难道我的思念

不再徘徊在北方的海岸和山岗,

并歇息在遍地蕨叶和丛丛石楠,

那把你高尚的心永远覆盖的地方?


你在地下已冷,而十五个寒冬

已从棕色的山岗上融成了阳春;

经过这么多年头的变迁和哀痛,

那长相忆的灵魂已够得上忠贞!


青春的甜爱,我若忘了你,请原谅我,

人世之潮正不由自主地把我推送,

别的愿望和别的希望缠住了我,

它们遮掩了你,但不会对你不公!


再没有迟来的光照耀我的天宇,

再没有第二个黎明为我发光,

我一生的幸福都是你的生命赐予,

我一生的幸福啊,都已与你合葬。


可是,当金色梦中的日子消逝,

就连绝望也未能摧毁整个生活,

于是,我学会了对生活珍惜、支持,

靠别的来充实生活,而不靠欢乐。


我禁止我青春的灵魂对你渴望,

我抑制无用的激情进发的泪滴,

我严拒我对你坟墓的如火向往——

那个墓啊,比我自己的更属于我。


即便如此,我不敢听任灵魂苦思,

不敢迷恋于回忆的剧痛和狂喜;

一旦在那最神圣的痛苦中溺醉,

叫我怎能再寻求这空虚的人世?



【漫赏】作者:鬼谷_空侯

一百多年以前,在英格兰北部的约克郡荒原上,一位年迈的牧师在临终前坚持要家人扶着他,因为他要站着死去;那时候,窗外荒原上的山毛榉树正在狂风中呼啸不已。这位如此古怪罕见的老牧师就是艾米莉的父亲,他的几个女儿,同样也很罕见。她们都是孤零零的天才。



老牧师的大女儿二女儿早早就因病去世,三女儿夏洛蒂·勃朗特成为了家里的大姐,这个大姐大据说是个敢爱敢恨的主,后来还写出了轰轰烈烈的传世之作《简爱》。


四女儿就是艾米莉·勃朗特,一个终其一生都郁郁寡欢、与世隔绝的女孩,童年时和三姐五妹一起写着诗玩,二十九岁时写了一个故事,叫做《呼啸山庄》,一年后,很快地就在三十岁的年纪上死去。


五女儿是安妮·勃朗特,也是个小说家,也是在三十岁时英年早逝。最小的六弟据说是个疯狂的精神病人,年纪轻轻就精神崩溃自杀身亡。总之,这一家子的老老少少,都有着某种难以言说的、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疯狂。


勃朗特家的这三姐妹,都以小说家的身份名震后世。1847年,三姐妹的小说《简爱》、《呼啸山庄》及《艾格尼斯·格雷》,分别以作者署假名的形式在英国获得出版。其中,艾米莉的《呼啸山庄》更被后世称为是比《简爱》更伟大的小说。但在我看来,小说《呼啸山庄》里面的叙事都是假的,抒情才是真的,我一直以来都强烈地意识到——艾米莉·勃朗特,其实是一个诗人。



艾米莉的诗歌,一向不怎么被读者所注意,好像也没怎么被出版过,直到网络时代的今天我才终于在互联网上读到了它们。这首《忆》引自网络,译者不详,也找不到原文和其它译本。


夏洛蒂较为外向活泼,不时会为勃朗特家而外出活动。艾米莉却很安静,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做做家务,写写诗句,似乎整个世界都与她无关,似乎完全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直到她那唯一的小说被写出来之后,我们才知道她确实自囚于“自我的宇宙”里,那个宇宙就叫《呼啸山庄》。



这是一个自绝于现实生活,只关注生命,只关注灵魂,只关注爱与恨的人,一个悲伤的19世纪大天才,一个不幸的大不列颠女人。人类数千年的文明演变史已然证明,一个活得过于纯粹的人,一个极度灵魂化的人,必将痛苦一生。对于人群中的极少数人来说,如影随形的痛苦是一种宿命,神秘浩瀚的才华也是一种宿命。“宿命”的意思是我选择,“我选择”的意思是——我不得不如此选择。深刻的痛苦和罕见的才华,这两者可谓同出而异名,都具有孤独无依并且挥之不去的症状。我称之为天才们的“辉煌梦魇”。


多年以来,《呼啸山庄》里的那一段话始终让我共鸣不已。小说中,当男主人公希克厉去世之后,女主人公凯瑟琳对女管家纳莉这样说:“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大的悲痛就是希克厉的悲痛,而且我们一开始就注意并且互相感受到了。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思想的中心。假如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在,那我还能活下去,假如别的一切都还在,而他却毁灭了,那么宇宙就会变成一片广袤的陌生地,我也似乎不再是它的一部分了。……纳莉,我就是希克厉,他永远永远地在我心里。……不管人的灵魂是用什么料子做成的,他和我是同一个料子。” 我猜这几句话,就是艾米莉·勃朗特对自己一生的灵魂表白,也是对这个混乱世界的彻底否定。


一般情况下,超过二十行的诗我都会觉得太长,不像诗,缺乏诗歌固有的那种凝缩力和神秘性。这首《忆》长达32行,但我丝毫都不觉得它长,因为我发现它只讲了一句话,那句话是:如果没有你,我就会活不下去,这世间于我也只是一堆多余的废墟。
展开查看全文
微蓝
作者微蓝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微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