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夫《匆匆》

当心马路骗子 2008-09-08 09:27:34
《匆匆》封面
《匆匆》封面


    看电影《练习曲》的时候,看到了胡德夫。海边的沙滩上,搭了个简易的舞台,放了架钢琴,胡德夫一个人坐在那里,伴着海风,唱着《太平洋的风》,那泰然的神态,随风飘扬的歌声,荡漾在纯净的灯光里,让人为之驰醉。
    2005年,胡德夫发行了自己30年来首张个人演唱专辑。这位台湾近四十年来最重要的音乐人,用《匆匆》向世人宣告了自己对音乐、对世界的理解。
    听胡德夫,需要的是一颗静下来的心。当然,胡德夫的音乐,本身就具有让人沉静的力量。因为在他的歌里,能听到属于台湾原住民的呼喊,呼喊和平,呼喊自然,呼喊与灾难抗争的力量和勇气。胡德夫是歌手,又是诗人。曾就读于台大外文系的他,有着惊人的语言天赋,国语、英语之外,闽南语、卑南语、阿美语、布农语、泰雅语都能被他很快地掌握。而各种原住民语言的独特韵律,更是被他充分地运用到了自己的歌曲创作中去。
    在这之前,学英语的他,很早就开始接触西方的音乐元素、西方的民主思想。于是,就有了从台大休学,在哥伦比亚大使馆附设的咖啡馆驻唱的经历。当22岁的胡德夫一头长发,在台上唱歌的时候,台下坐着的,有后来红极一时的民谣歌手洪小乔,有逃学来的张艾嘉,有等着上台机会的胡茵梦,有台湾画坛怪杰席德进,还有同样年轻的李双泽。
 作为台湾民歌运动的先驱人物,李双泽曾经大声质问: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唱自己的歌!在他的呼声里,胡德夫才想到了来自祖父的卑南族民歌《美丽的稻穗》。进而有了后来的“原浪潮歌声复兴运动”。几年以后,年轻的李双泽不幸溺水身亡。胡德夫开始把自己的精力集中到了原住民音乐的收集与创作上。甚至专门回到原住民居住地,和阿美族的著名民歌手郭英男学习民歌(听过Enigma的《Return-To Innocence》,就应该记得这位老人悠扬而充满力度的歌喉)。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挚友李双泽所追求的:唱自己的歌。
    胡德夫的音乐被称为“Hay Yang Blues”,海洋布鲁斯。可以认为,他的音乐是只属于台湾原住民的。但更可贵的,是胡德夫赋予音乐的思想。他的正直,怜悯,率真,对家乡的无限热爱,对自己民族的满腔柔情,对世事的犀利观察,深深地渗透在他写下的每一句歌词里。也许正如他对李双泽的承诺要“唱自己的歌”,因为这样的无畏与胸怀,才有了更加昂扬的歌声,他的歌才能成为历史,成为见证。
    2005年,《匆匆》发行。这是他第一张专辑,但在这三十年里,跟随着胡德夫脚印的,是罗大佑、叶佳修、齐豫、李建复、李寿全、梁弘志、李宗盛、蔡琴,是影响了几代人的台湾校园民谣。
    《匆匆》收录了12首歌。1974年《牛背上的小孩》、1977年《枫叶》、1978年《匆匆》,1984年的《最最遥远的路》,后来的《为什么》、《大武山美丽的妈妈》、《Standing on my land》,还有李双泽的遗作《美丽岛》,和胡德夫学自祖父的《美丽的稻穗》。
    听着他浑厚的声音,毫无娇柔做作的感觉,这样的胡德夫,需要出专辑吗?也许,像《练习曲》那样,在海边,迎风而立,那已足够。
    “他一开口,全世界都沉默”。
当心马路骗子
作者当心马路骗子
80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当心马路骗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