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酒的精神辩护,答胡比诺先生

Adiyat 2011-10-15 09:59:49

拙文《<论法的精神>里的酒的精神》发表后,好友胡比诺先生发来豆邮,在对我表示祝贺的同时,他还善意地提醒我注意《论法的精神》第十四章第十节,这是全书专论饮酒利弊的唯一一节,而我的文章中竟没有提到。他甚至暗示说,这节书提倡节制饮酒,证明庭长并不热衷于推销他的酒,所以我有意加以省略。我认为恰恰相反,这节书只是加强了我的判断,而丝毫没有削弱它的基础。我当时由于写得仓促,很多地方都没来得及铺开,趁今天有空,我愿意稍微弥补一下这方面的不足。

在这一节书中,孟德斯鸠阐明了这样一种理论:在炎热的国家,由于血液中的水分流失严重,必须多饮水以补充流失的水分,但不宜饮酒,因为饮酒将使剩下的血球凝结;相反,在寒冷的国家,血液中的水分总是很充足的,饮酒不会导致血液凝固,反而能促进血液运动。因此孟德斯鸠评价道,阿拉伯和迦太基的禁酒令是合适的,因为那两个国家的气候比较炎热。但他马上补充说,这样的法令在寒冷国家就行不通了,他认为气候在这些国家造成了一种全民的醉酒,这和个人的醉酒是不同的,前者是一种风俗,是不能贸然变更的,惟有后者才应受到惩罚。

我们知

拙文《<论法的精神>里的酒的精神》发表后,好友胡比诺先生发来豆邮,在对我表示祝贺的同时,他还善意地提醒我注意《论法的精神》第十四章第十节,这是全书专论饮酒利弊的唯一一节,而我的文章中竟没有提到。他甚至暗示说,这节书提倡节制饮酒,证明庭长并不热衷于推销他的酒,所以我有意加以省略。我认为恰恰相反,这节书只是加强了我的判断,而丝毫没有削弱它的基础。我当时由于写得仓促,很多地方都没来得及铺开,趁今天有空,我愿意稍微弥补一下这方面的不足。

在这一节书中,孟德斯鸠阐明了这样一种理论:在炎热的国家,由于血液中的水分流失严重,必须多饮水以补充流失的水分,但不宜饮酒,因为饮酒将使剩下的血球凝结;相反,在寒冷的国家,血液中的水分总是很充足的,饮酒不会导致血液凝固,反而能促进血液运动。因此孟德斯鸠评价道,阿拉伯和迦太基的禁酒令是合适的,因为那两个国家的气候比较炎热。但他马上补充说,这样的法令在寒冷国家就行不通了,他认为气候在这些国家造成了一种全民的醉酒,这和个人的醉酒是不同的,前者是一种风俗,是不能贸然变更的,惟有后者才应受到惩罚。

我们知道,孟德斯鸠是偏爱北方人的,或者说,偏爱寒冷地区的人。比如,他说“炎热地区的人怯懦如同老人,寒冷地区的人骁勇如少年”;“北方气候下的人恶习少而美德多,非常真诚和坦率……温暖地区的人风尚不定,恶习无常,美德也无常。”最重要的是,北方是自由精神的发源地,南方则是奴隶的国度。而这种南北的区别,后来很大程度上就转化为东西的差异(他这样做是没有充分的理由的,看完本文读者就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炎热的东方都是一些君主专制国家,气候较温和的西方则是一些温和的君主国或共和国。一端是奴役,一端是自由。

可见,孟德斯鸠只提倡在某些国家禁酒,在另一些国家他却不反对饮酒,甚至为他们的饮酒习惯辩护。前一类国家都是些令人不齿的野蛮、专制国家,后一类则是人人向往的文明、自由国家。这样一来,如果你是文明自由国的一员,你是否会感到非常自豪?甚至饮酒,也是你文明身份的象征!而且,说饮酒可以促进血液运动,这也是很有诱惑力的。因为根据古代流传下来的体液理论(孟德斯鸠在此节中使用了“体液”一词绝非偶然),血液是是四种体液中最好的一种,潘诺夫斯基曾这样描述血液质的人:“身体结实,皮肤红润,似乎在自然快乐、社交能力、慷慨大度和一切种类的才能上超过所有其他类型的人;甚至他的缺点,对美酒、佳肴和爱情的嗜好,也是一种可亲的和情有可原的缺点。”孟德斯鸠在这里已经不是在为饮酒开脱那么简单了,简直可以说是在劝酒了。

孟德斯鸠这种机械的地理决定论已经受到很多人的批评。今天,甚至一个中学生都可能嘲笑他这么说很幼稚,并用课堂上学来的地理常识轻易驳倒他。孟德斯鸠好歹是数个科学院的院士,学问再不济,也断断不致于此。因此这里肯定有别的原因。而我认为,这仍然和他的酒有关。

我们发现,孟德斯鸠说到要禁酒的国家,要么在远东,要么在非洲,这些地方离法国路途既远,而且其人民也没有消费法兰西葡萄酒的习惯,显然对他的生意毫无影响。相反,欧洲诸国,特别是与波尔多往来便利的英国,却是他的主要市场,因此孟德斯鸠在书中美化这些国家,尤其是英国。众所周知,《论法的精神》里最知名的章节就是论英国宪制那一篇,其中孟氏提出了如今妇孺皆知的三权分立学说。此章一出,好评如潮,连英国议会在辩论时都要引用它,可见它受认同的程度。想必孟德斯鸠为构思这一章,也是花了不少精力的。但是当代的研究表明,他对英国政制的描述是失真的,根本就是自说自话。但是孟德斯鸠可是在英国呆过的,做过实地调研的,他在英国的人脉也不容小觑,英国的真实情况他会不了解?可见庭长又是故意如此了。他成心恭维英国人,把英国吹捧为自由国家的楷模,而同时英国又是这位酒商最重要的海外市场,这难道只是巧合吗?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的。

面对这种种可疑的迹象,我不得不同意芬雷兄的判断:“整部《论法的精神》可以理解为孟德斯鸠为他的葡萄酒业所作的广告案”;并且,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设计。由此我们也幸运地解开了该书的两大谜题。第一个谜题就是,该书为什么反复强调“精神”(esprit),甚至书名就是“法的精神”?很简单,因为法语的esprit(英语的spirit亦然,庭长显然已经预料到,这本书很快会被翻译成英文)除了指“精神”外,还有一个含义就是“酒精”。第二个谜题出现在该书序言中。孟德斯鸠在序言中开宗明义地说:“如果你要探明作者的意图(dessein),那么你只能在作品的设计(dessein)中发现。”dessein这个词,在法语中可以指目的、规划、设计、企图,甚至阴谋。学者们一直想搞清楚这个dessein到底是什么,可惜皆不得要领。失去了这个dessein,人们阅读这部书就会觉得如堕雾中,以致很多人都表示,越读越不知道作者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今这个谜底已经揭开了——这个神秘的dessein不是指别的,就是他经营葡萄酒的计划,或者说,他的一个广告方案。它确实是一个隐藏很深的惊天大阴谋。不过我们也不必觉得这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哲学家向来喜欢开这种无恶意的玩笑,从泰勒斯开始,哲人就与做生意结下了不解之缘。况且,为什么允许苹果激发牛顿的灵感,却不许葡萄成为孟德斯鸠的缪斯呢?


展开查看全文
广告
Adiyat
作者Adiyat
184日记 49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Adiyat的热门日记

广告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