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日爱丁堡

狄米 2011-10-09 05:02:19
 给了《午夜巴黎》慷慨的五分,因为里面还包含早上的寿司和羽毛球、中午的火锅、电影院的咖啡、朋友的清谈、晚上的威士忌,以及爱丁堡秋天绵密的雨水。在这样的一天看到《午夜巴黎》再合适不过:它悦目、动听,洋溢着轻松自在的小聪明,并鼓励观众为自己小聪明的沾沾自喜,台上台下在浅显的“智识”上达到共鸣,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这种半吊子小知识分子掉书袋的乐趣甚至可以从影院里带回自家的客厅中,继续就着红酒或者英式红茶引申电影里的笑点,在每一个轻佻的幽默笑谈中微微扬起眉头:看,我们是多么有文化的一群。

其实我一向不太喜欢Woody Allen的聪明劲儿,过分外露小聪明,过分轻飘,貌似有“深度”的主旨,他闻名的犀利对白,很多时候也像神经质的絮絮叨叨。有一些观众欣赏他的聪明,而我是不吃那一套的。可是这一回,不得不承认,他戳到我的敏感神经了。

二十年代是最令我心驰神往的年代——两次大战之间的醉生梦死,颓废而激进,肆意挥霍才智和想象力,爵士、查尔斯顿舞、摩登女郎、《巴格达盗贼》、印象派绘画、武侠热……那个时代未定型,在混乱中历史前进,又有无数的偶然。片中那些如雷贯耳的名流在那个匆忙的时代里塑造了我们现理解认识现代世界的基础。所以电影前半段我几乎要热泪盈眶,即便每个人物塑造都非常脸谱化,也明明知道是扮演,可是当一串串偶像砸过来时我也像男主角一样招架不住,只觉得目眩头晕,希望电影不要结束,多在理想梦境中沉湎片刻。

但是电影的弱点也很快显露出来,反复利用名人扮演的招数在影片过半的时候已经有些腻味,对自作聪明的小知识分子和所谓无趣中产阶级的嘲弄也过分刻意,那段golden age的讨论似乎应该是一个高潮,但谈话的发展也在完全可预料范围内。Woody Allen的电影常常是这样——他耍聪明,卖弄一点才情,但绝对不会把观众的脑袋弄昏,总得让人们明白。电影轻飘理想的结尾是包裹在海绵里的当头喝棒,一面给予合乎电影发展的圆满,另一方面,这种过分圆满把观众们从梦境中拉出来,它明确告诉你,它在造梦。

这部电影之所以让人愉悦,就在于塑造了一个扁平的怀旧之梦,观众无需看到太多的二十年代,只要看到自己对于那个年代的梦境再现在银幕上就好。影片巧妙的拍了浪漫主义中产阶级观众的马屁,而且拍得恰到好处,媚雅而不媚俗。于是我吃他这一套,同时免不了自嘲。可即使我看到导演在殷勤笑脸的背后,对我沉湎的傻笑和自嘲的轻笑报以狡黠的微笑,我还是愿意继续笑下去,当一个愉快的自以为聪明的傻子。


(Rain, North Bridge, Edinburgh, by David Farren)
狄米
作者狄米
517日记 66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狄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