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喜欢的二流作家

紫竹院院士 2011-10-02 19:50:56
 马尔克斯曾说过:我喜欢的作家不一定是我认为写得好的作家。这话的意思就如同你喜欢的女孩不一定是美女,可是你还是很喜欢,她身上好像有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让你着迷。

伊夫林•沃:读他的时候,我正被学校开除,而沃也有被牛津大学开除,可以说经历上的相似,让我在读他之前就有好感。在他翻译成中文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独家新闻》,此书更接近一出滑稽喜剧,充满了各种意外和巧合,而沃又是用一种比较含而微露的语言在叙述,这又给这书增色不少。而在其他作品,例如《邪恶的躯体》中,他好像失去了这种写作感觉,结果在《亲者》中,他竟然尝试写美国题材,他的失败也就可以预见了。

石黑一雄:石黑在早前还脱离不开日本题材,其前两本小说,都是以日本人为主角,而他最成功的作品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却是与日本无关的《长日留痕》,通篇都是一位英国管家的自述,而在其自述中所把握的英国人那种精神内涵对于一个日裔作家来说是难得的。

格雷厄姆•格林:格林在某种意义上,我把他看成一个分裂的作家,我不喜欢他的那些间谍小说和侦探小说,其最好的小说,我认为倒不是《问题的核心》而是《恋情的终结》,那种对处在爱的煎熬下的男女的描写甚至达到了那些以写爱情小说为主的作家所没有达到的高度。

斯戈隆:这位意大利小说家的名气在中国不响,其作品《木头宝座》却比艾柯的作品的文学价值更大。至少你读斯戈隆的作品,会时不时为他的一些比喻叫绝。

施塔姆:这位瑞士作家的短篇比长篇要好,可是国内还引进长篇,而不引进短篇。在其短篇中,其对人的微妙感情的把握令人赞叹。

卡维林:卡维林给人的感觉就是生错了时代,如果他能早几十年出生,还是晚几十年出生,他都能取得更高的成就。可是他偏偏在斯大林时代,因此他的作品总是不可避免地带有点那个时代的特色,可是即使带了这些特色仍然难以抑制卡维林的才气。

紫竹院院士
作者紫竹院院士
5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紫竹院院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