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可说

appoggiatura 2011-09-28 22:05:01
看见友邻推荐 周濂的一篇文章,里边提到刘小枫。政治哲学我一窍不通,好在文章写得浅显易懂。以前读《沉重的肉身》时,曾读得浑身发抖,但刘小枫这个人近些年在干什么,我是觉得相当莫名其妙。

保守主义的意思很多,言行方式也很多,不过刘小枫属于比较特别的一类,这种人是基本无法与之对话、讨论的,而他所正确的地方,本质上也是不该、不能说出来的。这常常让我(自由联)想到维特根斯坦说的,唯我论(solipsism)是对的,错就错在把它说出来,(它是不能被说出来的,说出来的那瞬间,就错了。)维特根斯坦在伦理方面,一生恪守类似的信条,仅仅身体力行,从不宣传布道。刘小枫早年写过一篇《尼采的微言大义》,据说错误很多,但也不乏有意思的地方,我读完只是有一点很深感叹:如果尼采没有说出来,施特劳斯没有说出来,刘小枫你为什么就克制不住自己的表达欲要说出来?没了微言,大义不就毁了么?

其实,不管刘小枫后来怎样神棍角色愈演愈烈,出于当年阅读《沉重的肉身》的感受,我还是心怀感激的。那本书,之所以不令人反感,之所以没有那种神棍性,也许因为它谈论的都是艺术作品,而它自己也是以文学的形式出现。艺术是用自身展示,而不是布道不是“说”。“说”,以概念论证的方式而不是艺术表现的方式去说,是有其边界的(不纯是TLP意义上的边界)。自由主义者间进行语言探讨,这行为本身与其理念是自洽的。而刘小枫这派,理念所站的的位置,在界限的另一边,本质上不可说。如果能做到使人如临深渊心怀敬畏,这一类的保守主义的真理就已经展现了,而布道是做不到这点的。 如果像艾略特像基斯洛夫斯基那样去表达,甚至像施特劳斯那样去做学者和教师,反而会给人心灵真正的震颤。
appoggiatura
作者appoggiatura
745日记 46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appoggiatur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