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斯•克雷文的忏悔

品客 2011-09-17 23:34:21

在我心里一直有件事要说出来,几十年来这件事一直在蚕食着我的良心。我必须承认,当我写下下面这些字时,有些哽咽。
我错了……
我向无数被我夺去生命的人道歉:那些不愿意去为我的艺术而死的角色:那些丰腴的保姆;那些疑神疑鬼的警察们;那些咄咄逼人的父母和那些好心的男朋友;那些命不该绝的少年,和正直并努力工作的大人……都因为以票房的名义而早早入土为安。
不过有些人也给我的工作带来了麻烦……有些人一直奋勇的抵抗到出字幕前,有些人则除了割腕啥都做了:在应该跑出房子的时候跑上楼;在应该保持清醒的时候睡着了。
当然,如果说我在设想各种杀死人物角色的方式时没得到快感那是骗人的,剖他们的肠、砍他们的脑袋、烧他们全家、用枪射死他们,还有用车库门压死他们……还有我在《杀人不分左右》(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里折磨的那个女孩;在《隔山有眼》(The Hills Have Eyes)里一个个弄死的那家子人,我还创造出一个具有在梦境中专门杀小孩的怪物(指《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我的事业都建立在那些无辜者的鲜血之上,我猜内疚感总有一天会找上我。
当然,我之前也尝试过改邪归正,尝试着给我的角色们一个放手一搏的机会。我在《猛鬼街7》(New Nightmare)中第一次尝试了把有自我意识的角色放在在恐怖片里,而《惊声尖叫》(Scream)则是一次更进一步的实验。于是第一次,我们有了知道自己身处于恐怖电影中的人物角色,更有意思的是那些人物还知道恐怖片中的规律。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死掉。
不管我怎么做,不管我给他们多少次反败为胜的机会,看来我的人物角色总是难逃一把长刀入心的悲催结局。不过我很高兴终于有人写出一本帮助他们逃生的求生指南,但我仍怀疑这本书到底有没有用。
死亡它总有办法能够找到你。

译自Wes Craven为How to Survive a Horror Movie一书所作序言。
品客
作者品客
177日记 10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品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