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论和现代契约论

知闲 2011-09-17 05:56:22
契约论是对色拉叙马霍斯论点的重述(《政体(理想国)》第二卷的开头),这肯定是柏拉图非常惊人的论点之一。而非常神奇的是,现代契约论学说的创立者和信奉者大都肯定读过柏拉图,而似乎未能对这一点有所体会。更为神奇的是,柏拉图的论证顺序预示了整个“前政治科学的”现代政治学说的发展顺序:从契约论、从对色拉叙马霍斯的重述开始(第二卷第一句话:“我说了那么些话,原以为该说的都说了。谁知这不过才是个开场白呢!”。开场白,布鲁姆的英译是 prelude,前奏,可能更为准确),到社群主义或共产主义,再到尼采式的超人学说(《政治哲学史》中文版40页)。

(前政治科学的,大致相当于前亚里士多德的。)

这种预见就跟地球是圆的一样,令人难以置信(毕竟没几个人亲眼看过地球的样子),而且并不精确(地球其实近似椭圆而非圆),但大致上也可以说是个事实。虽然这种预见更不精确,更是“理想型”。

无论如何,施特劳斯从未过于直白地陈述这个预示,但我相信他对此十分清楚,否则无法解释《自然权利与历史》中关于马基雅维里的那三个段落。这三个段落在《自然权利与历史》中十分奇特,并且我相信,正是它们使得该书霍布斯部分的结构成了全书最奇特的结构。
契约论是对色拉叙马霍斯论点的重述(《政体(理想国)》第二卷的开头),这肯定是柏拉图非常惊人的论点之一。而非常神奇的是,现代契约论学说的创立者和信奉者大都肯定读过柏拉图,而似乎未能对这一点有所体会。更为神奇的是,柏拉图的论证顺序预示了整个“前政治科学的”现代政治学说的发展顺序:从契约论、从对色拉叙马霍斯的重述开始(第二卷第一句话:“我说了那么些话,原以为该说的都说了。谁知这不过才是个开场白呢!”。开场白,布鲁姆的英译是 prelude,前奏,可能更为准确),到社群主义或共产主义,再到尼采式的超人学说(《政治哲学史》中文版40页)。

(前政治科学的,大致相当于前亚里士多德的。)

这种预见就跟地球是圆的一样,令人难以置信(毕竟没几个人亲眼看过地球的样子),而且并不精确(地球其实近似椭圆而非圆),但大致上也可以说是个事实。虽然这种预见更不精确,更是“理想型”。

无论如何,施特劳斯从未过于直白地陈述这个预示,但我相信他对此十分清楚,否则无法解释《自然权利与历史》中关于马基雅维里的那三个段落。这三个段落在《自然权利与历史》中十分奇特,并且我相信,正是它们使得该书霍布斯部分的结构成了全书最奇特的结构。

在这三个段落的开头,施特劳斯说,“发现了霍布斯能够将其屋宇建立于其上的那块大陆的,是马基雅维里——那个更加伟大的哥伦布”(中文181页)。这句话从未得到充分解释。给出一个论点而不给出充分的论据和论证,施特劳斯很少做这样的事情。

施特劳斯的这种做法迫使他的读者自己去思考。毕竟,如果不是自己去思考,那么没有人会相信存在万有引力这样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让人相信苹果存在着只需要给个实物,但让人相信为万有引力这样的事物存在着,就必须迫使或诱导他去思考。我们并不能说霍布斯的观点是对马基雅维里观点的重述。我们没有这样的历史论据,而两人的文本又都足够复杂,这样的简单解释漏洞百出。施特劳斯给出的一个例证(183页),指向霍布斯《论公民》的献辞(To the Right Honourable William Earl of Eevonshire My Most Honoured Lord),但霍布斯在那里并没有提到马基雅维里,霍布斯熟悉罗马历史,但也有可能并没有认真思考过马基雅维里。

施特劳斯的论点虽然没有得到充分解释,但思考它还是会有所回报的。皮埃尔·莫内的思考得到了回报:“这使人们想起了了马基雅维里和切塞纳广场上的插曲。佛罗伦萨人和英国人都指望通过恐惧来建立新的城市国家”(《自由主义思想文化史》,29页)。

假定施特劳斯相信他这个并没有得到充分解释的简单论点,那么我们就必须面对这个简单解释和他对霍布斯跟马基雅维里的复杂解释之间的紧张。或者说,如果我们相信这个解释,如果我们(像施特劳斯可能是的那样)根据柏拉图的提示而把霍布斯的论点看成是对马基雅维里观点的重述,那么我们就必须面对这个简单想法和霍布斯与马基雅维里的复杂文本之间的紧张。

无论如何,施特劳斯既把握了简单的东西,也把握了复杂的东西——正如“现代性的三次浪潮”这样的文本展示的。用个简单而且不怎么靠谱的类比,万有引力这种简单的东西,是可以跟更复杂的现象如我们步行的姿态协调起来的。

(梳理了一下最近的目标,得把状态从阅读调整到写作了。得多花点时间去琢磨那些能顺利出版的东西。这一篇这样的得算成是偶然、意外和无用功了。)
展开查看全文
知闲
作者知闲
15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知闲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