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九月的计划

艾弗砷 2011-09-16 12:23:21

 九月或许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月份。诗经里说“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说热烈的夏过去了,阴冷的秋就要到来。杜甫晚年在九月的奉节写道: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羁旅困苦,故园之思,杂然其中,读之怆然。海子在写过一首名为《九月》的诗,诗里说“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将寒之渐的九月,把怀乡恋阙,吊古伤今,全都占了去。

可是,每年的九月,我都感到身体里有什么在蠢蠢欲动。我都感到周身充满了能量,我可以与世界一搏,可以用双手撑住扑面而来的滔天巨浪。所以,每年的九月,我都给自己安排一件自认为很宏伟的事业,期望在第二年的九月之前完成。

于是,前年的九月,我组织了一个电影沙龙,期望像灰姑娘辛德瑞拉一样,遗下一只鞋子让王子捡到,完成自己心中的电影梦。沙龙曾尴尬地维持了半年多的时间,曾一度让我为之不思茶饭,一度让我寄予泡沫般脆弱的愿景。但终究它无奈的随风而逝,像百年孤独里的马孔多小镇,连回声都没有留下。去年的九月,我曾经想考政治系的研究生,但内中的优柔寡断让我迟迟不能决定,大家好心的劝说又让我回到材料加工的正轨。我继续做一个手拿焊接面罩的工科生。

都没有完成。

但现在,我又空长了一岁,若放任流光年华抛掷,到头来梦醒成空江头尽醉,人生在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须知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拉大徒伤悲,不仅仅是句口头语而已!

所以,今年的计划,是一定要完成的。

 今年,我给自己定的计划是:在一年内翻译完以赛亚·伯林的《卡尔·马克思》。手头的这本剑桥1959年英文版共294页。如果一天翻译一页的话,明年九月之前完成是绰绰有余的。伯林这本书自从1939年出版后,长久以来一直被确定为经典之作,对传统的马克思作了透彻的全面性介绍,这是一本马克思的“精神传记”,伯林特别把著述的重点摆在形成马克思主义核心的那些思想和观念。这本书大陆一直没有译本,原因很显然,马克思在伯林这里不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化身,而是一个思想家,马克思被他的时代影响,在言论的洪流中挣扎,他是黑格尔哲学的认真的阐述者,他压抑着心中狂暴的民族激情。马克思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作者,但远不是一个救世基督。这本书被后来的马克思传记作者一次次引用。如今七十多年过去了,书里的观点有的也已过时。我下决心翻译它,并不是用它来表达自己,而是利用我九月的悸动完成一件自认为伟大的事情。

 我会随时将译好的文本传到网上,以供大家批评指正。如果明年翻译完毕,我会印几个小册子,供同好传阅之用。鉴于目前英文水平并不怎么好,要学习的地方也很多。我还可以利用译书的机会学习些德语,更深入了解些19世纪的欧洲历史。可谓是一举多得了。



呵呵
艾弗砷
作者艾弗砷
50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艾弗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