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安有双全法——随便说说《忧国》

本来老六 2011-07-28 13:39:10
起点链接



《忧国》这个名字可以让人想到很多,最简单便是陆放翁的“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 ”中国的文字千变万化,句读就像女人的腰,想到哪里就在哪里。这里我想随便说说的只是开头二字,那就是位卑。生逢乱世,讨生活就如火中取栗,随遇而安就是躲在核桃里也会被细细捻开,慢慢敲碎。铤而走险也好,背水一战也好。活得反而比太平年间积极,而积极的名头自然五花八门,其中最好的便是 革命。

记得小时候有部老片子叫做 《红旗谱》,里面有个小媳妇在胸脯的位置绣了“革命”两个字,满市集的人指指点点,她更是喜滋滋地挺得更为鼓鼓囊囊。而所谓四面八方来革命的人嘴巴里叫得山响的,往往便就是看怎么个鼓鼓囊囊法,若是峰峦叠翠得标志,那便会被人暗暗挑起大拇指:这是真的革命。

所以我说这个书却先不说这一批人。



江湖难相忘

马凤云,谢氏(穆冲);白剑声(白润臣);

马庄主

长枪会
朱阿秀(袁应泰)
春山堂
李揖唐

江湖自然天高地远,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可惜漫山遍野的马路一点点多起来,天上的云也缓缓挤过来。相忘于江湖真是谈何容易,只要嘴巴张着,慢慢地总有缝隙。小说的主线之一便是会党之间的争斗,而和以前抢粮抢地抢娘们不同,这次三刀六洞的好汉是想让旗子变变颜色。

小说借着老梁头的话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革命党老是这么驱虎吞狼,花小钱做大事情是不是有些朝不保夕。所谓强盗一般都是粗人,但是再粗的人也不是浑然一体不开窍的。革命党人嘴巴上再天花乱坠,就是如小媳妇的奶包子再鼓鼓囊囊,这些家伙还有几个会为了奶包子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

镖局的是为了桃源里的一丝余温,帮派里的人是为了……


庙堂
霍景旸
刘文藻
顾崇文(顾同)
奎龄


插队的人
周汉城(老粱头)
---------

以下定稿:

  《忧国》这个名字可以让人想到很多,可我并不特别想提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我想说的是另外两句似乎表面上无关的话:“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生逢乱世,讨生活就如火中取栗,随遇而安就是躲在核桃里也会被细细捻开,慢慢敲碎。铤而走险也好,背水一战也好。活得反而比太平年间积极,而积极的名头自然五花八门,其中最好的便是 革命。记得小时候有部老片子叫做 《红旗谱》,里面有个小媳妇在胸脯的位置绣了“革命”两个字,满市集的人指指点点,她更是喜滋滋地挺得更为鼓鼓囊囊。而所谓四面八方来革命的人嘴巴里叫得山响的,往往便就是看怎么个鼓鼓囊囊法,若是峰峦叠翠得标志,那便会被人暗暗挑起大拇指:这是真的革命。可是就像有真的革命,自然就有假的。而这个书最核心的一个观点就是:谁的革命才算是革命。

  首先来说说算是买卖人的镖行上上下下。
  虽说这部小说算是描绘群像的作品,马凤云至少该算是其中非常要紧的人物。并不仅仅是很多人物与之发生纠葛,很多情节因为他的出现变得分外好看(譬如力斗二十二高手之类),而是他着实无辜。马凤云在这部小说里堪比《鹿鼎记》里的韦小宝,黑白两道,三山五岳几乎都和他有关系。可是和韦小宝左右逢源不同,他却几乎在每一条人脉里都被戴上“身不由己”这个枷锁,最后的结局我一直觉得对他而言算是happy ending。
  如果说马凤云多少还是有些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问题,譬如没事对朱阿秀开了天眼无疑在他的人生轨迹里起了很调皮的作用。那么谢氏和穆冲的遭遇就比较尴尬了,在所有的人都在为革命赴汤蹈火的时候,他们却似乎还是停留在小情小调里。穆冲这一边一定是发狂地爱着,谢氏这一头也是:你何必如此。你早该知道。但恰恰由于革命这个动荡的帮凶,使得也许本来就是同事家属关系的他们,被捉弄了。
  作为见惯世事的白润臣,可以看做是如果没有革命掺乎进来平安老去的马凤云,可是他有个不安分的儿子。当然我们可以认为白剑声胸中是四万万苦难同伴的呻吟,可是在我看来不过就是因为当年被马凤云打了一个嘴啃泥。他觉得他见过世面了,他觉得他追求的东西不同了,其实也就是要把那个嘴啃泥找回来。他爸爸,他师兄都明白这点,他不肯承认。所以,他革命的态度最彻底,再不革命他就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说借着老梁头的话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革命党老是这么驱虎吞狼,花小钱做大事情是不是有些朝不保夕。所谓强盗一般都是粗人,但是再粗的人也不是浑然一体不开窍的。革命党人嘴巴上再天花乱坠,就如小媳妇的奶包子再鼓鼓囊囊,这些家伙还有几个会为了奶包子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小说里黑恶势力大抵算是三股,一一道来。
  首先便是马家庄的马庄主。这个被马凤云誉为武林第一高手的马庄主无疑是那种巨灵神一样的存在,除了必要的时候出去和过往的路人单挑,基本不懂如何管理这个在黑道上商誉甚隆的旅游驿站。结果当他被子弹崩掉之后,马家庄就像皇帝的新装一样瞬间崩塌。他们都来不及知道现在有革命这么好的借口,否则借着大家要团结起来闹革命男盗女娼一阵还是可以办到的。
  长枪会本来是最有希望脱颖而出的,可惜就像刘少奇同志说的:“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老爷子临终的时候还是非常明白的,抓住闺女的手说要跟着走。可问题是跟谁走,怎么个跟法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而长枪会的兄弟们大多是袁应泰这种好汉。所谓临死都对着出卖他的人说:你躲在我背后,我帮你……反过来看春山堂的万家父子也是有肉吃肉,无肉靠抢的那种单线条动物,但是春山堂有个奇怪的人物就是李揖唐。这里单纯说李揖唐在大势已定的情况下却开始翻看革命党的宣传资料。当胜利者觉得失败者的经验也有可以汲取的地方,这样的组织是可怕的,譬如我们打朝鲜战争的时候很虚心的请来国民党俘虏给我们上课。
  如果说镖行是被黑社会胁迫参加革命,那么黑社会就是以为革命是另一种跳大神。可惜请神容易送神难,如果没有突然开窍真心革命的李揖唐,他们连做夜壶的资格都没有了。

  如果说革命是洪流,镖局和会党算是之流,那么他们浩浩荡荡要摧枯拉朽的庙堂是不是就是简简单单的沉船枯树呢?显然不是。这个也是这个小说我觉得最有价值的地方。
  一般在清末的小说乃至影视里面,满人的官员要么是求和,要么是和洋人私通。总之种种不堪种种污秽,似乎汉人都是林则徐,那么卑鄙无耻下流贱格的配额全部由满人来分配。而在这部书里出现的奎龄无论出场时的满堂光亮,无论结局时候的颓然而倒,都可以用风致乃至风骨去形容。绰约之间,他是真的在为这个民族期待一条出路。自然是可以说他固执于鼎非可问,当然可以说他手段毒辣机谋百变,但是我想说的是他是非常明确的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甚至非常明确这种坚持是多么的不切实际。所以他的悲剧最具有不可逆转性。如果白剑声始终没有离开镖局,如果长枪会和春山堂一早统一,他们是否会坚持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呢?我只知道无论时光如何倒流,大厦将倾,奎龄哪怕明知颓势不可挽也,他也会如伯夷叔齐般螳臂挡车。如果说全书有一个我琢磨算是正面人物的话,我觉得这个杀人如麻的清朝酷吏算是唯一的一个人。他并不矛盾,所以断裂得刮辣松脆。
  说完奎龄我想第二个翘起大拇指的是捕快霍景旸。他和奎龄的共同点是他们都知道他们相信的是什么,他们也的确相信他们号称相信的。所以他们的悲剧都是别人其实都是在暗度陈仓,他们却连明修的栈道都亲手焚毁了,他们不愿意背叛自己所坚持的东西,哪怕这种东西连他们早已经弃若敝履。不过和奎龄理直气壮的坚持不同,霍景旸更多一种夹缝中伸张正义的委屈。他可以丧尽天良,他可以不择手段,可是当他目睹一切都变了,一切都被放弃了,还是曾经对他信誓旦旦的人,那些他觉得更应该坚持的人。他并不是幡然醒悟,他只是不得不接受:事情和自己猜的一样。他连被欺骗的资格都没有,他连自欺欺人的借口都找不出。所以奎龄还可以算是悲剧,而霍景旸的已经是惨剧了。
  但是人世间多的是闹剧。那就是所谓读书种子的顾崇文。顾崇文从登场开始就是一副论语学派的腔调,为了避免露怯我就不引用论语了,反正就是看风向不对就做乌龟牌鸵鸟的意思,当然如果用论语的话就可以好听点。事无大小,每次出事了他都是暴跳如雷色厉内荏捶胸顿足惊慌失措。如果还嫌看不清他的话不妨看看顾同。顾同这个他身边老是被主人抽耳光的其实就是顾崇文的不读书版本,顾崇文所谓的经济文章不过就是高级化妆术而已。而恰恰就是这样一位所谓的君子成了各种势力后来抢夺的贾宝玉。大家也许恰恰都知道他只是一个笑话,所以看也好,讲也好,圣贤书读到这个地步不由让人想起郑板桥说的那个:儒生实乃孔子之贼。
  人生不仅仅有悲剧、惨剧和闹剧,人生要欺骗芸芸众生活下去自然需要喜剧,刘文藻就是喜剧。其实这个人物非常像日前热播的电视剧《潜伏》里的一个人物,就是在余永泽和李崖面前显得昏庸不堪的吴站长。无论东风还是西风,不管白猫还是黑猫,他就是那个默默在小巷里吃馄饨的人。可是如何在刀光剑影里让这条小巷平静如斯,怎么样在大敌当前还能心定气闲地吃完一碗馄饨。人生可以跌倒,但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重来。刘文藻做到了,还不止一次。这个人实实在在告诉我们:坚持什么,知道坚持什么,都不如知道可以不必坚持什么。

  最后说说这个小说的主角吧,也就是最有底气喊出 忧国 这句话的人。这里可以再提一下一开头陆游的那两句“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如果说最不怕双全难得的大概就是这样一批人。他们可以眼皮都不眨的把别人的忧虑和思想抹杀于弹指之间,他们可以舌灿莲花地把屠杀满门说得花好稻好。但是他们说天说地说不过自己的同志,他们抹杀了别人的梦想也空不出自己的书桌,关键这种门槛比较低,不要脸来六亲不认无耻无畏……嗯,钆带了……

  为了这个国家的明天,曾经有那么个时代大家都在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大家都在忧心忡忡,也许有私心杂念,也许有大彻大悟,但风吹浪打,世间哪里来什么双全之法。
本来老六
作者本来老六
3032日记 75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本来老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