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话

沈书君 2011-07-22 16:10:10


近日百忙中,夜读梁实秋的《未能忘情于诗酒》,心中无不感慨,他开篇便写猫话,完全刺痛了我近来的神经。这厢还在发照片,为两只爱猫只和同伴玩,而忽略了我而大发醋意,屡屡打翻醋坛,那厢其中一只就走失了。等夜里发现,提灯出门呼唤,却是百寻不见。近些时日忙考试,备战,忽略了它们,走失寡人有责任,对完颜氏说:“难不成它把咱家的大门当成了客厅门,以为外边是咱的另一个院子,更广阔的空间?”

只不过两个大月的幼猫,相当于五六岁的孩童,处于贪玩时期。走失的黑色狸猫性格很乖喜,讨人喜欢,会在你看书的时候趴在你腿上甜你的裙子;躺在沙发上时撒娇要求枕着你的胳膊,猫人一块入眠;会拉着你的裙角逗你玩,讨你欢心;吃的开心的时候,躺在地上打滚,以示满足。其实这厢最开心的是,喂养它的人,我已成痴,时常拉着它们对话,仿佛它们真似能听懂人话般。已成一种精神寄托。

有人喜猫,有人喜狗,这和性情有关,又或者和童年少年时的记忆经历有关。也许童年时你奶奶或是姥姥家养一只老猫,时常昏睡天日,又骄傲非常;许从你记事你家就收养一条大狗,懂主人心事,还能聆听,似懂人话;许你听了一些故事,观了一些影片,被感染,如《导盲犬小Q》,发誓自我独立时一定要有这样一位朋友。时常听收养流浪动物的善举之人说:“救济的人有些人特别强调不要把我的善款拿来喂狗,只能喂猫;或者相反,诸如此类。”

其实,对猫持有警惕是很多年素有的情愫,上学时时常暑假会有流浪猫在屋后叫春,深更听来如同婴儿的哭泣,甚为吓人,而我因此屡屡到前屋和母亲一块同住。后因一事改观,零九年暑假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恰逢有邻居老太家的大猫生养,家中养猫太多,小猫无力全部收养,当时突生恻隐之心。一只纸箱从南方拎到了中原,后来相处的还算融洽,已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两年后因病死去,我把它埋在院子的树下,想起过往,说不伤感是矫情。

直到这两只幼猫的到来,我嫌它们太闹,不够干净懂事,其实心里念及的仍是第一只收养的猫,念及它的种种好,这就如同《一个人的好天气》里的老太把所有的猫都唤作彻罗基一般,再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同爱恋,初恋的感觉是永远都无法抹杀替代的。

所以在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前提下,千万不要去收养动物。你会不够爱它,它会因得不到体贴关怀而感觉孤单。更有甚者一时念想,领养动物,无法顾及时直接弃养,这样就造成小区里越来越多的流浪猫,更多的猫因为无力适应噪杂的外部世界陈尸街头。

外边的世界很广阔,天地很大,它有更大的活动空间,但是却要面对车流,食不果腹,思想变态之虐猫人。是生命就应该得到大家的尊重。

小猫走失,我们惟能庆幸的市这边住宅区多,它能找到一个善待自己的主人,快乐终老。

沈书君
作者沈书君
8日记 48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沈书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