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书业中人写的尚红科(王晓勇)

黄鹤楼下 2011-07-14 13:03:00
尚红科,长着一个特别的脑袋,个子不算高,当然算不上俊男了,但他很有才,简直是鬼才。据说,**学潮时他是个积极分子,从他现在策划的图书来看应该不是言虚了。政治的擦边球他已经打了好几场——从《血酬定律》到《晚清官场规则研究》,从《隐蔽的秩序》到《张学良口述历史》。从吴思到柏杨,从李零到李亚平,从焦菊隐到唐德刚——这就是他和他的书以及他的作者。
  认识尚红科当在0三年左右,那时我刚做书店采购不到半年,业务是慢慢介入进去的。我当时的观念是先给书店定位,十几平方的小店做什么——学术文化和纯文学,并以三联、商务、中华书局、人民文学、作家等社版图书为主,与市场十几家做社科文艺类的书店形成错位经营。思路确定了,尚红科的三本畅销书《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生活中来》,洪昭光的《让健康伴随你》都在清退范围内。当时北京社的《登上健康快车》正在火烧市场,洪昭光也是当年书业的风云人物。我的第一任老板还是很支持我的,他和尚红科的关系很好,但毅然绝然地让我自作主张了。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不跟风,书店要有自己的定位和特色。记得在下半年的福州全国书市上,我的那位老板向尚红科说明意图后,他竟和我握了我握手,要知道当时的我,对于书业还处于懵懂之时,只是在内心里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待到下一年初的北京图书订货会见到尚红科,我大吃一惊,他拿出了吴思的《隐蔽的秩序》和任恒俊的《晚清官场规则研究》,从此“汉唐”这两个字深入了我的内心(注:“汉唐阳光”、“汉唐之道”是尚红科注册的公司的名字和标识)。接下来的合作是愉快的,书卖得多少是一码事,但作为图书策划人的尚红科成为我在业内最尊敬的一个。
  0五年初,由于我的离职,与尚红科的接触曾经中断了将近两年时间,这期间,他出版了李零的《花间一壶酒》,徐晓的《半生为人》,柏杨的《中国人史纲》,李亚平的《帝国政界往事》,张鸣的《历史的坏脾气》和完颜绍元的《天下衙门》以及王学泰的《发现另一个中国》,这些图书都曾在当年的出版业上创下了不小的销售业绩。在我看来,这不应归因于撞大运式的市场机遇,而应看到图书策划人对图书出版业敏锐的嗅觉,对书稿的综合判断能力和对多重读者的深度挖掘以及对时代阅读趣味的发现和引导。尚红科的名气从此越来越大了,他也因此招致了媒体和官方的关注。如今,汉唐发行的图书上已很少见到“尚红科”三个字了,但退居其后的尚红科似乎又到了游刃有余的境地。0六年岁末,我与汉唐公司再度合作,《柏杨曰》,《武夫当国》,《丧家狗——我读论语》,《张学良口述历史》这些书一本接一本地出版,在0七年度的图书业显示出非凡的业绩。岁末,《中华读书报》推荐的百佳图书中,尚红科策划的图书占了三本,李零的《丧家狗》入围十佳图书,并被评为“年度优秀人文读物”。
  0八年一月份的北京图书订货会,我见到尚红科和他的两个弟弟。在汉唐公司举办的晚宴上,尚红科谈笑风生,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谈到自己的作者资源和即将发行的五本书,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兴奋的呢?他说,阅读是需要引导的,特别是策划人,你的选题决定了读者的口味。他对在座的各位说,未来几年,历史文化类选题肯定还会有好东西出来。现代社会的发展,人们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一些社会矛盾也在日益凸现,历史是映射现实的最好参照,我们不妨耐心等待……
  0八、0九年度,杨天石的《寻找真实的蒋介石》,李零的《放虎归山》,雷颐的《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赵增越的《从皇帝到娼妓——中国历史众生相》,朱宗震的《真假共和——1921中国宪政实验的台前幕后》和《流逝的岁月——李新回忆录》,章东磐的《父亲的战场》,金冲及的《二十世纪中国史纲》,刘刚的《文化的江山:重读中国史》以及《聂绀弩旧体诗全编注解集评》等历史文化题材的图书在业内引发了热议。其中《李鸿章与晚清七十年》和《聂绀弩旧体诗全编注解集评》分获二00八和二00九年度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奖。
  二0一0年一月的北京订货会,尚红科的两个弟弟带着他的四本新书给我看——丁三的《蓝衣社》,吴树的《谁在拍卖中国》,秦晖的《田园诗与狂想曲》和丁力的《地缘大战略》。《蓝衣社》是存在于虚构与非虚构之间的作品,按作者的话说“是写给向往过大时代、大成就的青年的。”。许知远说,它散发着动人的气质。“作者对于蓝衣社兴起和衰亡的描述,诉说出了中国社会的秘密”。王安忆说它是一部力气之作。秦晖是一个历史学者,他的《田园诗与狂想曲》重在解读农民问题,作者在书中表现出对中国历史深刻的洞察力及穿透力,并深入思考了新旧制度转变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和问题,按作者的话说“我曾把新旧体制转换的改革比喻为旧式大家庭的‘分家’”。案例式的剖析,使作者的观点有了一个较稳固的根基。此书曾在一九九六年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如今尚红科拿来重做,想必一定有他的目的和道理。《地缘大战略》则是一部以中国国家战略为本位的地缘政治学著作,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说,“一个大国,必首先是政治成熟国家,其标志少不了以下两项:一是学在民间,一是有为国为民思考大问题的人在。作者丁力,身体力行,求证的正是这两项标志存在的可能性,以及实现的途径。丁力先生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精彩。”我想这正是作为图书策划人的尚红科所要向读者表达的一种诉求。《谁在拍卖中国》是《谁在收藏中国》的续集。《谁在收藏中国》我曾完整地读过,应当说两本书不仅是作者对中国文物市场的深度解读,更有作者的忧思在。文物抛开它的商业价值,更多地承载着的是一个国家的历史命运和文明的符码,如何看待和有效地保护文物,并使之在市场经济下进入公众的视野,是政府和具有责任心的知识分子需要思考的问题,而在这一过程中也折射出众多的收藏者对于自己良知的拷问。吴树是个记者,文字清爽,耐读,好看。
  尚红科也是个风趣的人,对于现在的语文教育,他讲了自己女儿的故事——在命题作文《我的爸爸》中,他的女儿用了一个排比句,大意是爸爸有时躺着看稿子,有时坐着看稿子,有时一边吸烟一边看稿子……老师的批语是,你爸爸怎么这么好动?
  这简直是扼杀,尚红科说。
黄鹤楼下
作者黄鹤楼下
275日记 96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黄鹤楼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