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成一块——随便说说金城武

本来老六 2011-07-06 19:52:02
  
他是无心的孩子,他又是情深的爱人
他是无心的孩子,他又是情深的爱人

  旧文香港男演员之第三十五
  嗯,多年过去,加了两个只能活一个,其他四部不变。
  旷世秀群--薰衣草
  畏影恶迹--心动
  五色花笺--堕落天使
  落叶不扫--两个只能活一个
  堂堂溪水--安娜玛德莲娜
  问世间,情为何物,这句话如果是刘以达来说,那就是气场;如果是小金来说,难说。因为小金并不是什么风流倜傥,甚至都谈不上柔情似水。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个无心的孩子。这个时候的小金是安全的,直到你意识到他也许是一个情深的爱人,直到你有一天为这个发现微微后悔。
  旷世秀群--薰衣草
  如果我们深爱一个人,最常见的还不是赞美对方像花一样,而是会说:你是一个天使。这次这个天使的名字就叫做小金。
  电影开始是从一个失去爱的人开始。她每个晚上都像天庭释放着自己的哀伤,埋怨乃至麻木,她并不期待这一切有所回应,但是某个深夜,回应竟然是上天赐给她一个天使。这个天使什么都不需要,但是他需要很多很多的爱。于是,爱情的开始就成了笑场。当陈奕迅心急难耐地把小金拖进男厕所:你就是天使我也喜欢。于是小金微微一笑脱去衣裳,哗啦一声打开翅膀。然后刚才还如饥似渴的轰然昏倒,小金慢慢穿回衣服:你那么想要,给你了,你又不要。另外一个笑场在于由于缺乏爱,美丽的天使误入色情酒吧。当他衣襟凌乱的在舞台上围绕钢管疯狂舞动的时候,无数的爱从各种沟里喷薄欲出。他狠狠地满足着,艳若桃花。可是马上漆黑的夜里,一切都过去了,他还是饿,还是饿,那些给爱的人却早已不知去向。于是所有的笑场都是:我给你,你要吗?
  然后,就如再狂乱的笑都会变得叮叮咚咚,他和她开始一起回忆那天庭深处的忧伤。他开始准备回去,她开始准备痊愈。天使的救赎永远都是那样:你要忘记忧伤,那么你就去救赎别人,哪怕是一个丢了鞋子的天使。哪怕他帅得就像小金。
  最后重返天庭的一幕就像曝光过度的胶片,我们唯一可以看清的就是:翅膀是真的。在爱的整个过程,我们也许关心的唯一问题,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我们也许才会恍然大悟:那个翅膀是真的。
  小金在这个电影里和陈慧琳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他只是微笑着展示着自己的美丽,直到梵蒂冈的门打开了,他扭头一笑,似乎从来没有来过。
  他是孩子还是情人呢?
  (待续)
  

  金城武(かねしろ たけし),知道他姓金城,文中还是一律简称为 小金。简称为 小金城实在别扭。
  

  畏影恶迹--心动
  《心动》这部电影讲的是初恋。初恋在所有的关系里一般都有其特殊的地方,言其纯洁,言其美好,很少会有负面的东西耿耿于怀,可其实初恋之所以让人无所释怀,追影寻迹,其实是因为实在不够美好。譬如我那么多年之后想起《心动》,脑子里竟然出来这样一句台词:
  难道开房不要用钱的吗?
  事实上学生时代的恋爱似乎都不会遇到钱这个问题,特别是我这种小学四五年级(本来想写三四年级,还是客观一点)就知道拉小姑娘手的人。大致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不要银子的好。 心动 可以说是白衣飘飘,环佩叮当。帅气的金城武和纯洁的梁咏琪,差一点点就是一个好帅好帅好好帅,一个就是好清幽好纯净好好好难得什么了。可是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张艾嘉而不是刘立立。
  爱不是纯洁就可以无敌的。爱其实更多的是各种负面情绪的堆积,年少时候固然没有计算,但也更多不肯迁就,不肯妥协。说话也喜欢一刀封喉,无论初衷其实也就是被拗断半块橡皮。因为痛苦似乎太远了,所以细心的将痛苦剪开了当头饰,对镜梳妆。
  心动的好处在于没有强调那种怅惘,幼时的爱固然是消逝了,而我们终将轻叹:那时候我们不懂,那根本不是。
  哪怕,哪怕那是那么帅的金城武。
  五色花笺--堕落天使
  这里先要提一下黎明。黎明迄今为止参与的电影有两部我最喜欢:一部是陈可辛的《甜蜜蜜》,另外一部就是王家卫的《堕落天使》。如果说黎明在其中有共通的特点的话,那就是作为男主角轻易被男二号取而代之。如果说被曾志伟压过风头还可以推诿为自己乳臭未干,但被当时更为乳臭的金城武抢尽风头只能说:是骡子是马,糟糕就糟糕在被拉出来遛了遛。
  在这部电影里,小金就像刚开口的凤梨罐头,汁水四溅,肆无忌惮地笑着。当他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他就开始笑,也不顾对方的目光,也不顾对方仅仅是一头随他拍打的死猪。他的各种怪异就在于他的天然呆不是装的,而是真的。譬如他真诚觉得店铺半夜关门非常浪费,他固执相信老爸面对摄影机会最终笑出声音。他更会百思不得其解像大婶递出茄子,他还会在机车上带着李嘉欣在风中狂奔。他并不是觉得晚上孤单,他并不是觉得父亲正在日渐苍老,他不会觉得羞涩的大婶有什么欲求不满,他也看不出此刻的李嘉欣已经伤心到“香消玉殒”。他什么都看不到,他只是这个世界的旁白。
  可是在旁白里,我们读到了比正文更多的恻然,原因无非两点:补注其实花费了导演更多的私心,而且正文实在太二。
安娜瑪德蓮娜
安娜瑪德蓮娜

  落叶不扫--两个只能活一个
  金城武有种孤零零的美感。譬如 两个只能活一个 里面,他可以一次次切断老大的手指,他也可以仔仔细细剪自己的指甲,然后和别人上床。
  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霸道的订房,一拳一次,一拳再一次。直到酒店经理递过钥匙的时候轻轻说:可以看烟花。那是一九九七年,自此之后,香港侨胞变成了同胞。
  穿梭于都市里的金城武是个杀手,其实就是替人去死。这样做的全部基础并不是他有多么的英明神武,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烂命一条,失无可失。
  直到他邂逅李若彤,直到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里有了值得珍视的东西。
  他和她去开房其实是一种仪式,把这个刹那孤立于其庸常生活的一个仪式,我们都希望自己有那么个刹那活得与众不同,更希望是和自己比较,那也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所以套房自然要最好的,所以手指甲脚趾甲要洗得干干净净。
  最后金城武让李若彤离开了,自然不出意外。
  但是我的心就那么沉了下去,那个刹那不见了,他终于又回到了烂命一条。
  据说眼泪是有温度的,温度高到可以把人烫伤,我想那是真的,否则记忆怎么会被泪水烫到千沟万壑,哪怕开始只是因为一个刹那,甚至那个刹那只存在和我们完全无关的电影里。


  
如果爱
如果爱

  


  堂堂溪水--安娜玛德莲娜

  01:28:33,207 --> 01:28:34,037
  我想同你講…

  809
  01:28:34,575 --> 01:28:37,373
  唔駛講 , 我早就知道

  回答“我爱你”大概有很多答案,有一部电影里一个女人是这么说的:女人是不说 我爱你的,最多是在回答的时候说:我也是。或者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不用讲,我早就知道。

  这个电影的名字叫做《安娜玛德莲娜》,这个名字来自于《安娜玛德莲娜小步舞曲》,由于我一直说不全这个名字,所以只能用一大堆的废话去描述:

  男的走了很久去对一个女的说:我爱你。可是还没有开口,那个女的就说:不用讲,我早就知道。这个时候,其实他们都已不在。

  所以电影不是说他们,而是一个男人借着别人的故事去说自己的事情。

  在男女交往中常常产生这样的遭遇,一方面是有个男人随随便便就上了那个女人的床然后始乱终弃挥挥衣袖,另一方面一个男人认认真真去凝望甚至眺望一个女人,却始终连她的袖子都碰不到。当然,也许那个上了床的是高富帅。

  这个电影始终都在欲言又止中暗暗熄灭:说了又怎么样呢?

  譬如张国荣扮演的编辑其实清清楚楚知道袁咏仪扮演的下属对他凝望良久,她为他准备的也不仅仅是一把恰逢其时的雨伞。但是他最多也只能一字一句地和对方较真:《双城记》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小说。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似乎比那个只会写 骗辑 的投稿者还要面。可是他们想说的自然不仅仅是:对不起,你不是我的菜。他们只是那样看着,雨伞于是还是无用,目光也只能到轻吻对方的背影为止。

  而那个调琴师就要潇洒很多。他可以在自己的小说世界里变换发型,变化服装,变出一切他想说出口的东西。他就像蝙蝠一样咬碎月亮,他就像风那样变成自己的风衣。他几乎无所不能,可是他想做的始终只有一件事,告诉对方:我爱你。

  于是对方微笑着说:我知道。

  知道又怎么样。

  这里回到现实中,郭富城大笑着敲打金城武:搞什么啊,你喜欢她就说啊。金城武羞涩地低头无语:他这时候既没有风衣,发型也已经变回一丝不苟。他所能做的就是看着郭富城扬长而去,而他不得不知道:她一直知道。

  可以有误会,可以有咫尺天涯,可以有横刀夺爱,可以有自作多情,可以有:其实你是一个吊丝。所以可以有:我知道。甚至是:我也是。

  可是电影还是结束了,一如那个意想不到如此柔情的音乐。

  千山万水去说吧,这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多不知道。

       
  



      (全文完)
本来老六
作者本来老六
3032日记 75相册

全部回应 43 条

查看更多回应(43) 添加回应

本来老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