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政治复苏

维舍斯✖卑鄙香波 2011-07-06 18:44:45
Glastonbury's radical roots will return, says Michael Eavis

原文http://www.guardian.co.uk/music/2011/jun/18/glastonbury-radical-roots-michael-eavis

迈克尔•伊维斯(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创始人)表示这些年来,音乐节已经失去了它的政治锋芒。
迈克尔•伊维斯(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创始人)表示这些年来,音乐节已经失去了它的政治锋芒。

碧昂斯成了今年音乐节的头牌,要知道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创立的初衷是“为年轻人提供一个表达对政治不满的音乐平台”。这周,音乐节的创始人表示,民众对政府削减财政开支,经济紧缩的不满情绪将会唤醒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政治传统。


迈克尔•伊维斯在41年前举办了首届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详见http://www.musicianguide.cn/glastonbury/),而最近他表示对本届的阵容感到遗憾。他说在未来几年,一旦削减开支带来实质性的消极影响,这无疑会激发冷漠已久的民众的愤怒情绪:

“我认为音乐节将会变得更具有政治性,我们一直希望它能成为这么样的一个平台......如果民众真的面对着极差的生存环境,他们自然会被激发,而那一刻我盼望已久。”

“如果政治是格拉斯顿伯里
Glastonbury's radical roots will return, says Michael Eavis

原文http://www.guardian.co.uk/music/2011/jun/18/glastonbury-radical-roots-michael-eavis

迈克尔•伊维斯(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创始人)表示这些年来,音乐节已经失去了它的政治锋芒。
迈克尔•伊维斯(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创始人)表示这些年来,音乐节已经失去了它的政治锋芒。

碧昂斯成了今年音乐节的头牌,要知道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创立的初衷是“为年轻人提供一个表达对政治不满的音乐平台”。这周,音乐节的创始人表示,民众对政府削减财政开支,经济紧缩的不满情绪将会唤醒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政治传统。


迈克尔•伊维斯在41年前举办了首届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详见http://www.musicianguide.cn/glastonbury/),而最近他表示对本届的阵容感到遗憾。他说在未来几年,一旦削减开支带来实质性的消极影响,这无疑会激发冷漠已久的民众的愤怒情绪:

“我认为音乐节将会变得更具有政治性,我们一直希望它能成为这么样的一个平台......如果民众真的面对着极差的生存环境,他们自然会被激发,而那一刻我盼望已久。”

“如果政治是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的灵魂的话,那么我希望它能回到这个初衷。我是个循道宗信徒,我信奉这种价值观,而我对这些年音乐节的倒退感到遗憾。现在的票价越来越昂贵,这不是所有人都能消费得起的。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我得承认这不再是个政治平台,现在绝大多数人来这只是为了图个乐子。”

Art Uncut,是英国著名反避税组织UK Uncut的分支,它的发言人说因为U2乐队的漏税事件(详见http://www.qnr.cn/caihui/swwx/sssq/201004/411177.html)他们策划针对U2的主唱波诺进行示威。此外,该组织也策划了一系列的其他抗议活动。

与此同时,其他新浪潮运动组织,包括Climate Camp, 38 Degrees 和 False Economy也有意在这次音乐节上进行活动。政治喜剧演员马克·托马斯将在卡巴莱舞台登台表演,同时在绿场(Green Space)成立“免费大学”探讨书籍以及政治写作。

“政治不该被人遗忘在角落,它就在主舞台,在你面前。” radical Left Field section组织的首脑杰夫马丁说。“自从银行危机以来,音乐节变得越来越有政治性了...相当多教师,工人,医生都成了音乐节的观众。”

相对于UK Uncut这样的新兴组织,很多老牌传统的机构,包括商业联合会,反核组织,绿色环保组织依然会出现在音乐节。Left Field将会设立讨论班来探讨政府削减开支对弱势群体带来的影响,新兴组织该如何运用社会传媒等问题。就像音乐节政治复苏的一个象征,拥有41年历史,充满18世纪风格,在1990年代已经绝迹的政治报刊 - Glastonbury Firelighter现在居然又流行开来。

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至今仍保持着它的传统:拒绝商业合作赞助。你依然只能在金字塔主舞台的大屏幕上看到Water Aid, Oxfam 和Greenpeace的标识。

音乐节上关于绿色环保的机构和宣传总是很抢眼。今年,班东尼(英国工党的要角), 卡罗琳•卢卡斯(绿党欧洲议会议员), War on Want, 反核组织都将出现在音乐节上。绿色组织的利兹埃利奥特说:“我对1990年代人们的淡漠很失望,但是现在有了巨大的转变。人们开始站出来,说出自己的观点。被教育着气候变化的一代孩子现在长大了,而音乐节自然也变得更富有政治性。”

马克·托马斯对此表示异议。尽管他将在卡巴莱舞台进行2小时时长,关于巴以问题的表演,他认为音乐节并没有变得更加政治,而是更精英化:“你怎么能说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变得更政治了?U2还是头牌之一呢,他们政治么?我真不觉得这样的阵容能促进或是推动什么。”

“格拉斯顿伯里早已不是那个怪异,无名,只有怪胎才会去的破地方,现在大量主流消费群体都来到这里。20多岁的中产年轻人从南伦敦或是什么地方,带着他的折叠椅子就来了。我的表演会是关于约旦河西岸围墙的故事。”

而一名来自UK Uncut,不愿透露姓名的活动者说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是演练新形式的行动主义(Activism)的绝佳场合,“银行危机对个人财富造成了很大影响,而现在我们将会看到民众对此作何反应。政府开始收紧预算,那么就看看科学政治化(politicisation)的一代年轻人在这场音乐节上会做些什么。”
     
展开查看全文
维舍斯✖卑鄙香波
作者维舍斯✖卑鄙香波
26日记 2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维舍斯✖卑鄙香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