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秀文的《明日风尚》专栏:一切从反思开始……

赵静静赵 2011-07-06 09:08:46
不知何时开始,郑秀文于《明日风尚》开设了名为《轻描淡写》的专栏,估计是受林奕华邀约。

这一期,她在反思体重问题。体重,是所有女人的心结,今时今日,对男人亦如是。


郑秀文:

杜琪峰导演终于由康城(戛纳)回来了,这意味着《高海报之恋2》快将煞科(百度解释:“煞科”粤剧专业名词,就是最后的一场戏。现在用于即将完成一部影视作品,意为杀青。)。煞科,亦意味着我能把角色在我心中移走。最想做的,就是先弄个发型,戏中由于有多个阶段的造型,故此一直要把头发尽量留长。长并非不好,只是没有短的好;无论在思想以至行为模式上,我都属于短发。不过,出乎意料的,现在我过了不短不长的三不像尴尬长度。捱过了长度的黑暗期,天就回晴,稍长的发型稍稍重新获得垂青。而在山上体重跌至九十七磅,这是所料不及。众所皆知,我从不嫌瘦,因为曾经因肥胖(一百三十八磅)而被嫌弃讥笑,但这次的暴瘦,竟令我对自己的体型、对健康有个“非常严重”的反思。

由中学年代开始跟脂肪搏斗,在这二十多个年头里,减肥身心都勇猛得像个古罗马斗兽场的勇士,肥胖就是那头饿兽,对我虎视眈眈。我跟肥胖从一开始就誓不两立,它不死我就会亡。

经年训练有素,减肥于我来说,可说轻而易举,难度近于零,但这次在山上的暴瘦,(幸好穿了六七层衣服,不太明显)却敲醒了我某些错误思维。

要我瘦,太容易;要我极瘦也没难度,但“我能允许自己肥一点”吗?肥不等于健康,但肥一点于我来说,是意味我能挣脱“过瘦”的枷锁。这是我回港之后一直的反思。是的。我一直反思……反思……在山上由于不能做任何运动,我惟有努力忍口,可以不吃就不吃,高海拔零度以下人人吃两三碗米饭,零食、下午茶不断往口中堆,而我用意志保持暖意。结果瘦到……我想叫停!

当时,我不太敢拍全身照,(作为自拍狂的我,实属罕见)只在离开山上前,拍了几幅庆祝终于可以回到平地--昆明。直至现在回到香港,我可如常运动,也能自由一点吃,身形已回复离港前得水平。

最重要的,我对自己,对身形有一个重新的认识。每次看到电话那头那幅“比柴更柴”的照片,我就会提醒自己:身形诚可贵,健康价更高。现在的我,一百零五磅,相比山上已有进步。但要改变自己旧有的观念和既有的饮食习惯和分量,需要一步步。

下次见到我,请别说我:太瘦了(这事实我知道)!给我一些鼓励,可以吗?呵呵,谢谢!
赵静静赵
作者赵静静赵
31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赵静静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