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家卫,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陈大五 2011-06-20 21:32:17


我眼中的王家卫就是一个都市男女影像的表述者。
  他钟情于自己所身处的城市和时代,并且他找到了一种恰如其分的方式去表述自己在这样一个特殊外部环境里的生命体验。他的影像中:人流拥挤、华洋杂处的重庆大厦,旺角的高楼分割出的暗蓝色的天空,启德机场边可以看见飞机起落的公寓窗口,当然还有路边摊、便利店和幽暗的酒吧。就这样他描绘出了一个拥挤的、昏暗的香港。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东邪西毒》中的那片冷寂的沙漠也可以看做是寓化的现代城市。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王家卫影像中的男男女女才显得更加鲜活,更加真实。他们生活在这个拥挤的城市,作为渺小的个体,他们在镜头下展现自己的生命体验。王家卫电影的视角总是很小,对准市井中的男女,城市成了烘托他们的大背景。



  另外王家卫偏爱幽暗,狭小的空间。《花样年华》中的窄巷和套房,《阿飞正传》中张曼玉的幽闭的小店,《2046》中复古客房,《重庆森林》中梁朝伟的破旧昏暗的公寓和金城武时长光顾的狭小快餐店……也许只有在这样幽闭狭小的空间中,人物才可以彼此靠的更近,没有其他多余的元素干扰,这时情感的交流才会更丰富,各种情感的宣泄在幽闭的空间中呈现的更加明显。如《花样年华》梁朝伟和张曼玉在窄巷邂逅,擦肩的一瞬,那种暧昧的韵味立刻弥漫开来,而且这样幽闭的空间中任何的骚动,任何的细节都会被放大。任何轻微的跳动都会轻易搔动我们的心。就像梁朝伟眼神中的一丝闪烁,也会倾人万分,如戛纳评审对其评价:“他有穿越时光的深邃眼眸”。


  王家卫影像中的男女你是侠客也好,市井也罢,在王导的镜头下都会成为为情所困的痴男怨女。爱情永远是王导电影中执着追寻、探索、表达的。而王导表现的爱情不是完满的,而是欲爱不能。影像中的男女都是痴情之人,仿佛每个人都成了感情的俘虏。他们又有着各自的困境,牵绊着他们无法触及心中的爱情。《春光乍泄》中的黎耀辉 、何保荣如此,《花样》中的周慕云、苏丽珍亦如此,还有《阿飞正传》中的苏丽珍,《2046》中的梁朝伟、王菲、章子怡……这就构成具有强烈王家卫个人色彩的感情基调。

  王导还有慢镜头的偏好,典型代表就是《花样年华》了。慢悠悠的镜头,配上复古舒缓的音乐,就营造出了一种慵懒。这种慵懒在城市中,显得尤为的抒情。将一切慢下来后,我们感受到的是那种小心翼翼的诗意。
  
  其实王家卫电影中有一个关键要素,就是台词。王导真的是一个很文艺的人,文艺到镜头,音乐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表达欲,他要用文字用台词来点缀他的作品。如果没有那些文艺的台词,也可以说那就是不是王家卫的电影了。其实不看电影,光是看这些词就足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文艺: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从一开始飞就可以飞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实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这只鸟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阿飞正传》

    我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所以我一直当她是开玩笑,我愿意让她这个玩笑维持一个月。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每天买一罐5月1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May 最爱吃的东西,而5月1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30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段感情就会过期。 ——《重庆森林》

  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做“西毒”。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甚么叫“忌妒”。我不会介意他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送给我一坛酒,她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
                                                               ——《东邪西毒》

  当你年轻时,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很多人擦身而过,有些人可能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所以我从来没有放弃任何跟人磨擦的机会。有时候搞得自己头破血流,管他呢!开心就行了。
                                                                ——《堕落天使》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花样年华》
去2046的乘客都只有一个目地,就是找回失去的记忆。因为在2046,一切事物永不改变。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从来没有人回来过。我是唯一的一个。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2046》

  这就是我眼中的王家卫。我觉得可以套用一下《2046》的经典台词“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提到王导,我的记忆就如同潮湿了一般,浸满了复古、文艺、欲爱不能,偶尔滴落几滴,也是明艳的片段,蒸发得无处不在。
陈大五
作者陈大五
27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陈大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