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是个明白人

小小只小蜜蜂 2011-06-16 22:18:34
苍井空首次访京,《時尚》成为了首本采访苍井空的女性杂志。
更惊喜的是,负责采访她的人跟撰写专访的是有“贱嘴毒舌”之称的彭浩翔,《志明与春娇》与《破事儿》的导演,《爱的地下教育》的作者。


与彭导的交谈中,苍井空的智慧远远盖过了“G cup 当红AV女优”的风头。
事实上,人们也很难想象,一个萝莉般面容姣好,魔鬼般身材火辣的83年生日本AV女优,能对自己的选择那么坚持,对自己的职业那么钟爱,对自己的成长轨迹那么坦然,对生活的追求那么朴实,对爱情的追求那么勇敢,对性的看法那么单纯。
柔美诱惑的皮囊,包裹的是一颗强大的心。
她,苍井空,刚柔兼济,圆融实诚。


她明白男人出于本能的需求与幻想,同时也明白自己有何资本让一众荷尔蒙旺盛的男人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
一般而言,大部分男人难以抵抗“性感萝莉”的诱惑。因为男人很专一,都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因为男人的审美都很主流,用以辅助自己masturbate的皆是性感女郎。
苍井空集“天使脸孔”与“魔鬼身材”于一身,天生便有成为窝在荧屏前、目光专注、瞳孔放大、双唇微张、一脸享受的拥趸的资本。
她知道不仅是男人喜欢“性感萝莉”的现象,不仅是自己所拥有的资本。
她还知道,或者说,深刻明白这一切其中的本质:一个人给别人带来的各种反差其实是特别有魅力的。


她明白女人对美的追求是永恒的,也明白美是有时间概念的。
永恒的美,在我们的观念里,是“青春常驻”。
她也曾害怕岁月会夺走她的美丽,害怕它留下的痕迹霸道地取代她原有的资本,想过什么时候要做整形,整形的时候要整哪里。
但她现在却老老实实地希望自己美丽地变老,做别人眼里漂亮的30岁、40岁女人。
永恒的美,于她,并非一成不变的青春,而是美得永远在哪个人生阶段,都有相应的韵味。


她不会为“一个男人是真心喜欢自己还是只想上床”这个问题纠结,甚至不曾有一和男人上床就想着要嫁给他的想法。
因为这个男人喜不喜欢自己,这在做爱之前她自己心里就应该很清楚。
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纠结这个问题,都是毫无意义的,并且在她看来,这种纠结本身就很消极。
“因为喜欢,所以做爱,很简单。”
相比很多女人为“一个男人是真心喜欢自己还是只想上床”而纠结,为事后发现“他只是想跟我上床”而愤恨,流泪,怨骂,诅咒,后悔,自怜,自责,苍井空要活得轻松、潇洒。
“性和爱是可以分开的,有时候纯粹为了满足身体的需要,也有时候是因为特别爱对方,想把自己交给他。”
相比被动地去揣度对方是否喜欢自己而做爱,她更偏向忠于自己的情感和生理的需求。
“纯粹为了满足身体的需要”,那是“要”。
“因为特别爱对方”,那是“给”。
归根到底,还是得问自己喜欢不喜欢。


她明白做他的男友,需要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不是给她房子、车子、票子,而是接受她的工作,并且理解她对她的工作的执着,支持她对她的工作的坚持。
AV女优是一般男人难以接受的女友身份,因为爱是无所不包的,但爱情却是排外的。
除非那个男人思想前卫,否则他必然不愿意与他人,并且是海量的陌生人、部分的熟人分享自己怀里的女友。
苍井空明白这些,所以把“能够接纳自己”列入男朋友的条件里。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看轻自己。因为她打入行开始以来,是抱着“一定要成功的信念”一路走过来的。她也没有妄想彻底地漂白转型。用彭导的话说,“脱,或者不脱,她都在那里,不卑不亢”。对于自己的选择,她“从来没有后悔过”。接受她,意味着尊重她。并非因为她是女友,而是因为她是一个人。她不过也是社会里的一个齿轮。但接受她,需要足够的爱与勇气。


说到这里,我不明白一个长久存在的逻辑,就是一般人总认为,漂亮可爱的女人,追求她的男生肯定不少。
我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人想当然的这么认为。
这个想法,在我看来,是以外表的美丑作为应否喜欢一个人并追求她的出发点。逻辑上来说,这符合生理学的一般规律,但却简单化了一个人作出选择的心理活动过程与选择依据。
换一个角度说,有这种惯性思维在脑海里的那一刻,如果否认自己在乎对方外表的话,是矛盾的。
臆想美女就必然有狂蜂浪蝶,相当于臆想帅哥就必然有很多女人自动献身,大家都低估了作出由旁观者(默默地关注她/他)转变为当事人(走进她/他的生活,相爱相守)的选择的难度。


我很佩服苍井空的勇气,更佩服她对自己的选择的坚持。
突然觉得普通女生的男友都很轻松,不用背负“接受女友是个AV女优”这个心理包袱。
小小只小蜜蜂
作者小小只小蜜蜂
125日记 60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添加回应

小小只小蜜蜂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