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15书情观察

高芾 2011-05-25 20:29:44

       自从读了《江村经济》和《乡土中国》后,费孝通就成了当世我最佩服的学人。《费孝通在2003》(费孝通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11月版)没有详实的田野调查和个案访谈,却在随意挥洒中完成了这位大师生命的最后一次学述。在“社会学还能做什么”里面,费孝通强调社会学一直没有好好研究古人看重的“心”,实际上,研究的本真在于“态度”而非“关系”,态度决定关系。费孝通说,“心”一点都不玄奥,“它就是切切实实生活中的工作方法”。至于人类文化的最高理想,费孝通道是“美美与共”,不管你同不同意,这都是一个值得好好想想的问题。

      事实上,中国社会学的推进是明显的,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今年的出版,似乎特别关注那些个体的、边缘的、从前隐而不显的个案,从思路上说,与《江村经济》开辟的道路一脉相承。如7月的《北京城区角落调查》、8月的《屯堡乡民社会》、10月的《中国近代小报史》都为读者展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面相。而《1949:中国社会》(张仁善著,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5年11月版)虽是全景式的描述,却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人心”、“众生相”、“城市风貌”、“社会问题”等方面,自然,政界、工商界、教育界和知识分子同样是组成大时代转折点不可或缺的部件。与早前金冲及对于1949年的叙述相比,该书的视野更为广阔,笔触也更为深入。说到底,历史不应只是政治的起居注,精英的遗情书,往昔的谷底的沉积物中,理应包含每个人的悲欢和记忆。

      史密斯的《中国人德行》(张梦阳、王丽娟译,新世界出版社20005年11月版)是再次出版。之前的敦煌文艺版名叫《中国人的气质》。鲁迅生前非常关注这本书,希望中国能有好的译本。而张梦阳等的译本在1985年就已杀青。不知道为什么,出版维艰,也很少引起国内学界的注意。即使是刘禾根据此书指出“鲁迅关于国民性的看法来自传教士的发现”,继而在鲁研学界激起轩然大波之后,这本原典的阅读仍然处于沉寂的状态。其中原由,颇值得玩味。

      另一本与鲁迅有关,也同样“迟到”的书是《鲁迅•革命•历史——丸山升现代中国文学论集》(王俊文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5年11月版)。丸山升是日本鲁迅研究界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日文版《鲁迅全集》的主要注释者。他的研究风格,是典型的日本传统学风,极踏实地自小处入手,稳稳地推进,也并不求结论的骇人或架构的宏大,而这些研究成果因了其实在,反倒是一块块夯实的砖瓦。即使将这本书当作而今研究界的一面借镜,也并非过分的说法。对于非学界的读者而言,知道在冰冷的政治和狂热的情绪之外,日本也有这样的学人在默默地关注着中国,关注着中国的历史,也未尝不是一种有益的知识。

      今年因为中日关系转冷,许多写日本的书又变得热销起来。照我看来,与其奢谈日本的民族性格之类,不如实实在在借助阅读管窥日本。三联的“妹尾河童作品系列”之前已经推出了《窥视印度》和《妹尾河童旅行素描本》两种,近期的《窥视日本》(妹尾河童著,三联书店2005年11月版)则将眼光收回了日本本土。从大处说,妹尾是日本著名的设计师,从小处说,他是一个喜欢到处乱跑的人。这两者熔铸成了妹尾作品系列的特色:用画图代替笔触,传达旅行中的目睹景象。妹尾有着日本人特有的认真和执着,每一件物体,每一个场所,都要用尺子度量之后,才用工笔细描出来。这带给读者一种完全不同于笔墨和摄影的效果。这个日本人笔下,有着笨笨的有趣,让人时时有忍俊不禁之感。
高芾
作者高芾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高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