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6日书情观察:历史的各类书写

高芾 2011-05-24 19:44:38

      中国作为学术后进大国的特色之一,便是各类潮流并行不悖,在同一个阅读空间内争奇斗艳,竞相开放,而不是西方学界数十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模式。
     近些年历史写作和阅读成为热点,坊间充斥着各色力求通俗的历史著作。其中打破专业领域,能为各层次读者共享的出版物,往往得益于(一)选题重大或另类,吸引眼球;(二)材料独家,首次批露;(三)写法通俗有趣,引人入胜。大约三项中总需占上两项,才算成功的通俗史著。
    《中国的1948年:两种命运的决战》(刘统著,三联书店2006年1月版)不知道算不算金冲及《转折年代:中国的1947年》(三联书店2002年10月版)的续篇。两书的选点、结构、写法都颇为类似。与传统的历史写作比较,两书都选择了设定年份的形式,并尽可能地利用已有的材料,这使该时段的细节描述大为增加,信息含量有明显的提升。
     就整体史观而言,两书仍然采用了主流的“总体史观”,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方方面面出发,对研究时段进行总体性的把握和叙述,实则尝试在当时史实和日后结果之间建立一种牢不可破的因果联系。虽然材料详实丰富,但其采撷标准明显是服务于一个结论,即“共产党如何能够打败国民党成为中国的领导者”。从对象和写法来说,两书并没有提供太多的新鲜。
     陈明远继《文化人与钱》(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版)和《文化人的经济生活》(文汇出版社2005年2月)之后,又推出了第三本讨论文人经济生活的著作《知识分子与人民币时代》(文汇出版社2006年2月版)。陈明远这一系列著作,胜在选题独特,资料也比较扎实,初步具备了“日常生活史”的写作形态。不过他选择了“著名知识分子”这一群体作为研究对象,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削弱了研究对象的个案意义。事实上,成名成家的知识分子,只有在抗战至建国十二年,和计划经济三十年内,收入基本与中下层民众持平。在其他时期,这些有多重收入来源的知名文人的经济状况,提供的更多是轶事趣闻,而非对过往社会的贴近感知。当然,陈明远在每一时期的研究中也提供了同时代民众收入指数作为比照,不过份量偏少,用微观史学家的观点来看,他在“眼光向下”方面还做得不够。
     如果想了解上世纪的社会经济生活,我觉得陈存仁的《银元时代生活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6月版)、《抗战时代生活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8月版)虽不如陈明远的著作全面,但深入与贴近却大为过之,尤其是《银元时代生活史》,对币制、物价、购买力、家庭收支,都有详细的叙述和实例,虽非史著,却有着史著代替不了的作用。而邓云乡的《文化古城旧事》(中华书局1997年12月版,河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1月版),也是随笔形式写经济生活的翘楚之作,也更具可读性。
     题材写法比较另类的,有《雍正十年:那条瑞典船的故事》(阿海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1月版)。作者于瑞典哥德堡大学历史系获博士学位,多年从事北欧历史及文化研究,来写中瑞贸易史上的这一个案,颇有“举轻若重”之感。一个新加瑞典国籍的苏格兰贵族,代表瑞典东印度公司来到1732年的广州贸易,他将遭逢到怎样的款待?面对怎样的人群?从两广总督、粤海关监督到洋行主人、买办、通译,与这个古怪的蓝旗国大班交往之间,发生了哪些有趣和无趣故事?
     作者的选点很有意思,这虽是中瑞贸易的破题儿第一遭,却只是早已开始的中外贸易的一次复写。然而,完整的档案记载,足以让这次不算特殊的航程变得充满光彩。在这次采买和交易过程中,各方势力的博弈,各种问题的浮现,足以让人从短短一季的时光中,窥见近百年中外通商的流变过程。
高芾
作者高芾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高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