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常识

Viking 2008-07-22 09:25:14
我们平常说的盗版,一般指的是狭义的盗版书,如路边摊上的书,五元一本,十元一本,这些书与出版社卖出来的在排版、印刷、纸张上肯定有所不同。广义的盗版书(广义的盗版应该包含狭义的盗版,但这里不包含)所指很广,事实上也非常多,大部分是出版社制售的正式出版物。是正版还是广义的盗版跟一般读者没多大关系,因为这样的盗版与正版外观上没有任何区别。辨别狭义盗版的办法很简单:出版社鉴定其为盗版,基本上就是狭义的盗版。但也有例外,后面就有一个例子。

说说广义的盗版。前几天看到《文汇读书周报》上说,渡边淳一状告文化艺术等社未经许可出版其著作,索赔数百万。此案尚无定论,如果作者所言属实,相关的几本书就是盗版。不过,这篇新闻报道可能省略了很多细节,事情没这么简单。同样的问题还有以前出版的很多张爱玲的著作。如果作者授权出版社发行一万册,而出版社的发行数量超过一万册,那么超过部分就是盗版。作者授权期限是五年,那么五年之后,出版社再出版,也是盗版。出版社要求印刷厂印刷十万册,印刷厂私自多印了一些,并流出市场,那也是盗版。……总之,不符合相关版权法规与版权合同的出版物都可以说是盗版。

最好玩的是,有时候正版和盗版能在某种条件下相互转化,正版能变成盗版,盗版也能成为正版。

某民运分子化名在某社出版了某书。出事后,该社登报声明从未出版过此书,此书系盗版书商假借该社书号所为。就这样通过把正版变成盗版化解了一场风波。我一直想,该社领导一定得到了“上面”高人的指点,否则较真查起来,绝不是一纸声明能脱清关系的。

某社未经国外授权,擅自翻译出版了一本亲子类图书。出版后,市场反应热烈,书很畅销。该社担心他社抢购版权,遂向国外出版社购买版权,将此书“扶正”,盗版变成了正版。

有两个我很关注的作者的版权在中国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一位是罗素,另一位是杜兰特。

罗素1970年去世,按照中国的法律,版权保护到作者死后50年,也就是说2020年12月31日之前,在中国出版罗素的作品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授权。但是据我了解,国内出版的罗素著作,除了商务印书馆的几本和希望出版社的《罗素回忆录》,其他中文版估计都是盗版。而一直让我引以为耻的是,我们出版社也有两本。这两本书是与书商合作的,手续不齐全,逃过版权部的审核。作为版权部的负责人,我一直觉得像吞下了两只苍蝇。我曾经尝试购买罗素著作的版权,还想出版《西方哲学史》的英文版,但是权利人不同意,答复只授权给商务印书馆。

杜兰特作品的版权要好一点,东方出版社(其实是书商做的)出版了大部分作品,包括《世界文明史》(即《文明的故事》,除了整套,还分册出版“名人与时代”;据说版权已易手)和《杜兰讲述哲学的故事》(早期还有三联的《哲学的故事》),中信出版社出版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和《历史中的英雄》(版权已转到我手里)。其他几本《哲学的故事》,包括中国妇女出版社、中国档案出版社和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书名是《哲学简史》)的版本都是盗版。

作者死后,经常会出现找不到权利人的情况,还有不确定权利人的情况。关于罗素的版权,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言,说作者生前将自己的版权捐赠给全人类,也就是说谁都可以出版。某中文版就曾煞有介事地在后记中提及此事,为自己的盗版开脱。我个人觉得,作者的版权保护到作者逝世当年就够了,没必要死后再保护50年。
Viking
作者Viking
554日记 36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Vik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