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誓约。

Morning 2011-05-21 11:11:51
  有一天,我因着对顾湘的崇敬之情而在梦里写出一篇只有她才能写出的美好文章。这文章是不是小说我无法确定,因为她本人可能也无法把小说和其他文体区分的十分清楚,作家们似乎已经无法辨认在特殊的时间地点事件中裁决别人命运和自我属性认定的可能性。总之是没等我把它记录下来梦便醒了。这使我对这个肖申克救赎般通俗温柔的女子在有过短暂眷恋之后又凭生出几分怨愤。说起来,我一直不能做个尽如人意的梦(或者说是让我能在获得快感之外还能给我一个象征性解释的梦。比如前些日子我梦到由于欲望使然,我用我的电脑光驱读取了太多挂着级别的电影,于是我赖以为生的百依百顺的光驱便搬着小板凳大摇大摆的走进派出所。醒来后我的光驱便真的彻底失控,像一条愚蠢的大舌头不停的被吐出来。当然这不是最令人丧气的,我至今也不明白那些教我嗤之以鼻的的下三滥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纯洁的梦里,我一向是个心性高洁的人,这比下水道的人鱼还让我作呕),那些梦带给我的困扰绝不亚于隔壁林嫂每天凌晨与她死去丈夫恼人的叫骂声(我一直不相信林嫂说一个无能的男人就算变成鬼也不能改变满足于同自己老婆争吵时带给自己威严感的恶习,不过现在看来这是真的),虽然我很同情林嫂,但对于每天都要早起上班,搭班车,喝速溶咖啡,数老板头顶日渐稀少的头发,跟不同部门员工吵架,完成别人的烂摊子以及给别人制造烂摊子,兴趣昂然却满怀疲惫回家的我来说,糟糕的梦境确实会让我对我所热爱的生活生出许多奇怪的质疑。
   在我搬到红番小区后我便对复杂的迷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从我三番五次的在别人家过夜并且起床后用别人的杯子喝牛奶但晚上回家却发现牛奶杯子和床单的颜色都和早晨不同以后,我便下决心要把所有让人眩晕的迷宫全部研究透彻。但金姨说这完全不可能,她几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教她愚笨的丈夫不要走进别人家帮其他女人洗内衣和丝袜,但收效甚微。说到这她苦恼的摇摇头(她总是这样,让人心烦)。不过说实话,金姨确实是个挑剔的人,她曾经把家里所有的墙都改变了位置和颜色来让金叔学会辨认家里砖块的纹路和摆放规则,当时金叔正在书房看一本无聊的小说入了迷,没等他反映过来便被两堵变换了位置的墙夹的死紧。当金姨听到金叔的呼喊声时已是一年后的事情,于是她努力回忆墙被改变前的样子,又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把金叔释放出来。可这当中还是出了些细微的差错——储物室的门怎么也找不到了,她苦恼的摇摇头,看着扁平的金叔说道:“那里面放着我最喜欢的一套洋装。”但无论怎样我还是不能容忍不停变换的杯子样式和床单颜色,这令我健忘,我甚至一度忘记自己家里厨房的橱柜里到底有没有放着鸡精和橄榄油,于是我坐在小餐桌前盯着陌生的调料和厨具沉思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我还是决定重新迷一次路,走到另外一个陌生的家里吃上了一顿让我满意的午餐。这让我很难过,我笃定我恼人的梦肯定也和这些迷宫有关系。
   博朗特出现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我看着对面房子滴着水的小红屋檐心情有些惆怅(我不能出门,我忘记了那把棕色的伞到底是不是我的)。就在这个时候博朗特突然狼狈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浑身湿淋淋的贴在玻璃上,让我眼前一亮。这真是个漂亮的小人儿(真的漂亮,简直像用梨木精心雕刻出来的)。他声音有些发怯的说:“呃……对不起,我想我是走错了,恩……你知道,这梯子也并不是总那么管用。”哦(我甚至笑出了声,难以置信)!多么幽默的小人儿啊,我满心欢悦,过了半天才回过神对他说没关系,干吗不进来坐坐,这雨的确让人不安宁,恩,我是说,进来喝点咖啡也许会好受些。没等他说话我便用一只手把他揽进屋里(他可真是轻巧),水噼里啪啦的从他衣服里流下来,地上马上积了汪汪的一层。他有些尴尬,苦笑道:“哦,总是这样,只要一下雨……”说真的,我可真是不喜欢水,但这个透彻精致的小人却让我现在并不那么懊恼。不过有一点还是让我担忧,水还在不停的往上涨。博朗特似乎有些慌张,水漫过他的脚跟,膝盖,胸脯,眼看就要漫过他的鼻尖,他踮着脚看着水恐惧的摇着头,他踩上了一个小凳子,但水马上又涨上来了,我踢翻小凳子,看他在水里扑腾,心里可真是愉悦。我兴趣昂然的看着这一幕,不过马上我也对这水有些吃不消了,于是我动用了我的念力企图来解决一下目前的困境,不过你们都知道的,念力这东西总不能像魔法那么精确,因为这东西很容易受到当时情绪的干扰。总之目前的状况是,也许是因为我太沉醉于博朗特那可爱的小模样,那些水并没有按照我所想的那样从墙壁倾泻出去,而是忽的一下全部涌进了博朗特的衣服里。这个可怜的小人儿霎时间就胀的鼓鼓的,亮晶晶的,像水母一样。这使我感到很恶心,于是没办法,我用一根针朝他的脖子上刺了一下,他立即拖着一股长长的白烟从窗户飞蹿了出去。我有些不舍,但他终究要收拾他带来的麻烦不是么,我温柔的想。
   从那以后博朗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家的窗户上(我去问过林嫂和金姨,她们也说没有),我甚至开始期盼雨天,即便下雨,我的心情也总是很好,因为这就有可能再见到那个可爱的小人儿,但是如果心情好,他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也许是他那不灵光的梯子跟我的好心情作对,我这样安慰自己)?这可真是个无懈可击的推论。当我意识到这些以后,我花了三秒钟的时间彻底忘掉了这回事(总是这么快,不可思议),于是每到下雨,我的心情又开始不好,不过我总算想起那把棕色的伞的确是我的,我可以出门了,这表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由于那些牛奶杯和床单(哦,说起来真是可笑),我一直和我的邻居们保持着亲近温暖的关系。有一天金姨找到我,哭丧着脸,说她遇到了不顺心的事,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她在窗台外种下的郁金香开出了紫罗兰的花朵。我有些不已为然(不过让我惊奇的是她竟然也是个念力拥有者):“你想要的一定就是紫罗兰。”金姨听出我的语气十分的肯定,于是瞪大眼睛,煞有介事的说:“郁金香和紫罗兰的花型有很大不同,我相信我分辨的出,我只是比较喜欢紫罗兰的香气,但这并不能成为开出紫罗兰花朵的确凿理由,否则那些花草商又能找到一个噱头让自己好好的发上一笔了,我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感到有些无奈(她总是让我无奈),于是我给她详细解释了有关念力规则和所有的不在规律之内可能发生的事情。她马上露出蛤蟆一样吃惊并且半信半疑的表情,这让我很气愤。我告诉她不要再期望她的丈夫能不进到别人家里为别的女人做一些殷勤的事情,因为这便是在规则之外的,不过值得庆幸,金叔虽然愚笨但还懂得责任,这已经很难得了。金姨一张嘴似乎咧的更大,我知道她失望极了——自己是个念力拥有者似乎就已经是个异类(对她这样的不可知主义者这个问题实在是很严重),而念力又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好处,甚至出现了那么多她原来以为可以控制但事实上不能的事情。我意识到我可能伤害到她了,于是想转变话题,但就在这个时候,林嫂又神色诡秘的出现在我的家里。她说她家的马桶又坏了(事实上一直就没有好过),但却怎么也找不到维修工。“因为我们小区的维修工都是因为迷路而困死在迷宫里的游魂,所以你很难找到他们在哪。”说这话时,她的语气有些不满。终于在昨天晚上她看见一个维修工在窗外闲逛,于是她急忙招呼他。而那个游魂似乎是很长时间没工作,正无聊的难受,看到有人需要帮忙便飞似的奔了过来。“没错,他确实是在飞。”这时语气又显得很不屑。也许是因为太匆忙他一不小心竟缠到了一排交错的电线上。“你知道我不敢拿竿子去够他,这样很危险,容易触电。”林嫂继续说道。这时她发现家里的灯开始闪,便知道是这缠在电线上的可怜鬼影响了电路,于是马上想到晚上有她喜欢的电视剧大结局,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停电,她苦思半天,终于想出了办法。“你没看到他缠在电线上那副样子有多可笑愚傻,如果让他影响了我看电视剧,那可太不值得了。于是我想了想,嘿,我可真是聪明,我用雄黄混了点黄酒朝他泼了过去。哼,你猜怎么着?他像一阵烟一样消失啦,临了还发出一阵叫喊,那喊声可真是凄厉。”她皱皱鼻子。“总算是没停电,那个电视剧,真是太感人了,啧啧。不过,马桶还是没人修啊。”她咂咂嘴。“我来是想告诉你们,可千万别把这事告诉我家那鬼老头子,否则他一定会让所有的维修工都不来我家修马桶,他可是用不着马桶,真是的,死了还这么自私!”她撇撇眼,说完便调头走了。
   金姨瞪着眼眨了眨,似乎抓住别人的把柄让她很满足,便不再计较自己的种瓜得豆和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的异处,歪着嘴,也走了。
   红豆街在红番小区的边上。这是一条漂亮的街道,路面和周围的一切都是金晃晃的(我经常幻想如果我家抽水马桶里的水也是这个颜色该多好)。这天我在红豆街上遇到了赤豆小姐。“金黄色总是让人焦躁。”她看着我认真的说,目光里有些甜蜜的埋怨,让我着迷。我说是啊,如果整条街道都是粉红色应该更能让人沉醉。整条街道瞬间变成了粉红色,我很满意我的念力在这个时候没有出差错(我后来总结为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赤豆小姐很美丽,不过她总是习惯用她那细腻的小肚皮蠕动着向前行走。这个姿态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不喜欢一个人行动时用尽全身的力气,而赤豆小姐似乎对这种方式很中意。赤豆小姐住在红豆街尽头的相思豆坡上。她在她的屋子周围种满了令箭向日葵,金灿灿的一大片(她说她不喜欢金黄色,不过我理解她,美丽的人总是口是心非),我说你的葵花很漂亮,我真是喜欢。她邀请我到她家小坐,于是我的心便跳的很厉害,我想我是爱上她了。她端出她自己做的煤炉饼干给我吃,我爱了她一会。她端出她自己调的橘麦红茶给我喝,我爱了她一会。她端出她自己配的令箭葵花小香灯给我闻,我又爱了她一会。我想如果她不用肚皮走路,我会再多爱她一会。她似乎对我的反映很满意,忽然“啪”的一下,她变成了一直金黄色的大蝴蝶(我发誓绝对不是我的念力在起作用),哦,我是那么的讨厌蝴蝶,我用两只手指把她拈起来,夹在了我的帽檐里。我有些生气了,原来她是个金黄念力拥有者,却骗我为她变出粉红色,我讨厌被愚弄,就好象我讨厌粉红色一样。
   我回到家,花了三秒彻底忘记了赤豆蝴蝶这回事。我看了会对面房檐上一只姜黄色的大猫吞下金姨开着紫罗兰花朵的郁金香,看了会邓波妹妹家三个月大的婴儿啃掉了邓波被捆在椅子上的情人所有的手指甲和脚指甲,看了会雷窘哥哥用手掏出卡在肋骨缝隙里的鱼刺,看了会林嫂大骂鬼丈夫放跑了她的宝贝姜黄大猫,看了会邓波妹妹把雷窘哥哥取出的鱼刺温柔的吃了下去,看了会金叔拿条男人的内裤迷惘望着被捆在椅子的人的背影发呆,便开始做梦。我梦见赤豆小姐家是个很大的胡桃夹子,里面住着锡兵和赤豆太太,锡兵爱吃大蒜皮赤豆太太只爱奢侈品,她把锡兵关在笼子里,每当有客人来访,锡兵就变成一只大鹦鹉说您好您好……
Morning
作者Morning
13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Morn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