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又见徐克

赵静静赵 2011-05-18 10:46:04
前晚,戛纳海滨大道最黄金的Carlton海滩,傍海兀自生出一座龙门客栈。旌旗飘飘的迎宾道与一街之隔、《赛车总动员》里的卡通车相映成趣,好事之徒称这是一道隐喻:“中国制作与好莱坞大片的对决”。在这场博纳为《龙门飞甲》举办的龙门宴上,又见导演徐克。

  徐克一身黑衣,发色渐花,眼神矍铄,精力无限,他身旁的施南生一身喜气,红裙加身,款款迎宾。徐克看到老朋友杜琪峰来,穿过人群去迎他,施南生跟随一旁,三人并不多言,只消眼神流转,就能意会各自心意。杜琪峰与施南生,是这次电影节的评委,也是香港电影复兴的左膀右臂。这一幕定格,原来,香港电影人的团结并非只是传说。

  龙门客栈内外,布置考究,物件似乎都自电影拍摄地空运而来,将众宾客一下拉进电影的氛围里。不待来者端详完客栈全貌,活动已入正题,博纳CEO于冬与《龙门飞甲》的导演徐克、监制施南生共同开启该片3D版海报。明明是一张静止的海报,却觉得李连杰从天而降,挥舞剑柄,气势恢弘。于冬与徐克各执一柄长剑,于海报前作势对打。主人家心态豁达,娱乐至上,场内外气氛也渐入佳境。

  于冬在觥筹交错后,走过来和我们聊天,他微醺着连连说:“老爷(徐克)都61岁了,真是不容易,他精力充沛,创意颇多,值得我们后生晚辈学习。我不说诳语,《龙门飞甲》是我们公司2011年度的巨制,也是老爷创作炉火纯青阶段的倾情之作,更是2011年中国电影市场投资最大最受瞩目的3D影片。”

  徐克是典型水瓶男,他不按常理出牌,活力四射,且无需睡眠。与他合作过电影宣传的唐先生曾私下感叹:“老爷难道真是不用睡觉的嘛?”此言不虚,上次见老爷是在威尼斯电影节,他携《狄仁杰》抵达水城的当晚,我们就去酒店探望。众人都困到不行,他还两眼炯炯,张罗着同事一会开会。

  唐先生告诉我一个秘密,老爷分身有术:“经常看到他同时做很多事情”。他回忆起一次在片场,“老爷刚交待好如何打光,转过头就开始剪辑电影素材,打好光,就继续拍,拍完就马上开始剪。”我不难想象这一幕,但是不知道读者是否能够理解,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心思七零八碎,每一个部分貌似自成系统,但彼此又互为补充。我暗自猜测:没准老爷也是那种醉心于在浩瀚的资讯海洋里,寻找自己琐碎兴趣的人,脑子转动的速度大抵是比别人快的,因此他说话才会慢,怕说话速度过快,反倒传达不出真正想说的要义。“专注”二字,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不是对于某件事情的专注,而是对于做每一件事情的投入。

  如此“高效”地运用了时间,才使得徐克自1979年出道以来,执导了40部电影,而他同时还身兼制片人、监制、演员、编剧、剪辑等数个职责。他曾是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新浪潮的主力军,引领了香港电影的第一个崛起,漫漫三十年,一些导演冒头,沉寂,转眼没了,但徐克一直大风大浪着,时至今日,仍是其中翘楚。

  被中国观众YY经年的奥斯卡奖全称是“奥斯卡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首先它是艺术的,其次它是科学的。电影史上,新技术的发明与运用革新着电影本身、电影美学与电影观念。去年创造票房奇迹的“新3D电影”《阿凡达》,是有科学家美誉的美国导演卡梅隆10年埋首研究的结果,而在华语导演里拥有卡梅隆精神、能于全球3D片风起云涌中弄潮的当属徐克。他能将技术与艺术严丝合缝,能将场面的宏大、动作的美感与人物的心境融为一体,力控故事脉络与人物刻画。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有好几个他自真元分身出来,各尽其责。
赵静静赵
作者赵静静赵
31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赵静静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