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北书事:关于史东山和他的《八千里路云和月》

群山 2011-05-12 09:15:43
        数日前于孔夫子旧书网拍得一册名为《 八千里路云和月》的平装本小册子,用泉连邮寄费凡十五元。此乃电影导演大师史东山所著同名电影剧本,中国电影出版社一九五七年六月初版一万三千五百册。据“出版者说明”,这个本子原是史东山家属所藏的一种油印本,“大概是供摄制人员用的,注有镜头号数、种类及场景说明,也就是作者主张的分镜头文学剧本罢,前面一部分并经作者修订过。现在把它编印出来,删去了镜头号数、种类及场景说明,并作了个别文字修辞上的改动。”如此说来,此书莫不即是一部“电影小说”了么。
    关于著者史东山其人,如今世间已鲜有提及,然则曾几何时,此公名气诚非影帝陶金、影后白杨之流所能颉颃者也,盖因陶、白彼时也不过在史所编剧、导演的电影《八千里路云和月》中分别饰男女主角罢了,正是凭借此次提携,陶白二人在继演《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后才如日中天地被“影帝”、“影后”之名的。
    史东山(1902—1955),原名匡韶,浙江海宁人。因家庭贫困,早年曾远赴京、津、沪等地务工,后进上海影戏公司任美工师,自此涉入电影业并藉天资和勤奋,很快成为电影界集编、导、演于一身的多面手。1925年,其以编导《柳絮》一炮打响,从此名声大振。之后,史东山先后编导《共赴国难》、《女人》、《人之初》、《长恨歌》、《狂欢之夜》等多部电影,艺术上也由早期的“唯美”转向现实主义,思想和艺术更趋成熟。 抗日战争爆发后,史东山辗转后方,他参加了周恩来直接领导的国民党军委政治部第三厅,其中集合了大批杰出的知识分子和文艺工作者,在它的第六处(艺术处)中,史东山负责中国电影制片厂的筹备,阳翰笙回忆说:那时的史东山“严肃认真、富于正义感”。他编导了第一部反映抗日题材的影片《保卫我们的土地》,此后复编导《好丈夫》、《胜利进行曲》,也曾导演曹禺、陈白尘、于伶等的话剧,此时史已进入艺术创作之巅峰期。抗战胜利后,他恢复了联华影业社(后为昆仑公司),并迅即编导拍出《八千里路云和月》。这部堪称中国电影发展史上里程碑的电影,乃以生动的电影语言,描绘出中国抗日战争的历史长卷,揭露了当时政治的腐败黑暗,影片内容也正是史东山所亲历的生活,两位主要演员中,白杨曾是影人剧团和中华剧艺社演员,陶金曾是抗日救亡演剧队第四队和“中制”的演员,影片中许多情节,就如同他们的亲身经历,在史东山的调动、调教下,这部影片的故事、场景和人物,都十分贴切到位,史东山借女主人公江玲玉之口,对抗战胜利、腐败加速的冷酷社会现实,发出了至今仍振聋发聩的谴责:
             这个世界,都象你们这样搞下去,还成世界?明敲暗诈,强夺民产,人人都在切齿痛恨你们,个个敢怒不敢言……
              这是人的世界,永远这么不拿别人当人,这个世界是永远不得太平的!
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于1947年2月公映时即激起观众强烈共鸣,甚至从此成为长演不衰的经典影片。然则,史东山也因此遭当局秘密通缉,被迫远走香港,直至新中国成立之初复由港抵京。
    然而,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三日,年仅五十三岁的史东山却突然死去了。彼时刊登其死讯的《大众电影》等报刊称其“因患肝疾,长期治疗无效,不幸于2月23日晨在北京医院逝世”,“数月前还曾往工厂搜集材料,准备写作剧本,不幸因病中止,而终至与世长辞了”云云;此后许多书籍和辞书提到史东山时也对此都语焉不详,且大多都说他是“病逝”,或者不无惋惜地说正当史东山处于艺术创作巅峰时“溘然长逝了”。然则据散木先生《旧日子,旧人物》中《史东山和他的烈死》一文之说法,史东山是自杀身亡的,至于是采取了何种方式来作此生命决绝的,散木先生似乎未有说明,总之史东山的死是与他“居然试图去对抗毛泽东的文艺方向”以及受某贵妇人的威逼利诱有关;倘考之于彼时的历史现场,想象彼时的时代氛围,我想,我们又何妨相信散木先生的说法是确当的呢。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史东山先生辞世至今也已五十有六年,五十六年尘与土、云和月,多少世事已成过眼烟云,然而我却愿意以此小书的入藏,作为对史先生的忘却的纪念。



    
    
群山
作者群山
603日记 83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群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