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书店,书与木匠或说书架

书鱼知小 2011-05-10 16:53:38

我们书店,书与木匠或说书架

2011年5月8日星期天 春雨潇潇

与书友约好了会面。来早了。先选书。然后在二楼坐下翻书,翻看一本大开本的精装书《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的农民画卷,不理解何谓“农民画”,齐白石算不算农民?他种地出身,还当了木匠,齐木匠这个称呼一直到他的中年还被他的熟人习惯这样称呼。翻看“农民画”,第一幅是1950年代的名作《老支书》,怎么看怎么不像“老农民”?罗中立的《父亲》才是真正的老农民。书友到后,聊天,看各自选好的书。稍后,又坐下一位白领书友,畅谈高论,大意其实就是质疑所谓的书虫生活是否就是失败者的生活。犀利,深刻。对于有病的我辈来说,失败的人生其实也是一种人生,若没有我辈失败的人生,怎么衬托彼辈成功的人生呢?“书鱼”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生活,只要家人的生活要求能满足,何必在意是失败还是成功呢。好在家人的物质生活要求也不高,若高,还能和“书鱼“生活在一起吗?
小聚结束后,在我们书店买书如下:
《中国现代妓女史》。小M说,“你买这本书啊,当时还犹豫要不要进,最后还是进了一本。”我答:“你忘记了,两卷本的《中国近代娼妓史料》我就是在这里买到的。还在角落里意外发现一本二手书:《鹰犬将

我们书店,书与木匠或说书架

2011年5月8日星期天 春雨潇潇

与书友约好了会面。来早了。先选书。然后在二楼坐下翻书,翻看一本大开本的精装书《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的农民画卷,不理解何谓“农民画”,齐白石算不算农民?他种地出身,还当了木匠,齐木匠这个称呼一直到他的中年还被他的熟人习惯这样称呼。翻看“农民画”,第一幅是1950年代的名作《老支书》,怎么看怎么不像“老农民”?罗中立的《父亲》才是真正的老农民。书友到后,聊天,看各自选好的书。稍后,又坐下一位白领书友,畅谈高论,大意其实就是质疑所谓的书虫生活是否就是失败者的生活。犀利,深刻。对于有病的我辈来说,失败的人生其实也是一种人生,若没有我辈失败的人生,怎么衬托彼辈成功的人生呢?“书鱼”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生活,只要家人的生活要求能满足,何必在意是失败还是成功呢。好在家人的物质生活要求也不高,若高,还能和“书鱼“生活在一起吗?
小聚结束后,在我们书店买书如下:
《中国现代妓女史》。小M说,“你买这本书啊,当时还犹豫要不要进,最后还是进了一本。”我答:“你忘记了,两卷本的《中国近代娼妓史料》我就是在这里买到的。还在角落里意外发现一本二手书:《鹰犬将军——宋希濂自述》。此书差点打破我不买二手书的惯例,小M说,此书是刚放上的。他很兴奋:“你终于改邪归正要买二手书了?”为不让他兴奋,我说:“这本书估计没几人看过。”小M马上答:“这本书昨天我们还轮流摸过一遍。”最后小M又问:“为啥要这本?”我答:“刚看完李敖的《大江大海骗了你》,其中他的一个主要证据就是引用了此书和宋希濂的遭遇。”最后,结账时,小M把此书挑出,没要钱。说:“送给你了。”谢小M好意,没让我买二手书。
小M和店员X之前一直在书店门口忙碌着做“木匠”,用电钻在一根根红松木条和木板上钻眼打孔,或截短取长,在给一组组书架做加工活。小M说:要不要搭帮体验一下?我摇摇头,知道自己没此能耐。原来,书店里的书架都是大M和小M当时亲自加工的,结果许多来的书友居然喜欢了这些书架,大M和小M之流也就擅自增加了业务范围:替书友加工松木书架。这套书架是三组一套的,说是要加工后打包发往北京。看小M的劲头,两眼放光,汗珠滴落,我忍不住悄悄问:“是给美女做的书架吧?”答:“你怎么知道的?”我笑笑:“看看小M就知道了。”
在我们书店,还结算了一本小M代我从网上书局买的《百年清华学人手迹选》,此书是“自制本”,工本费100元。软精装,但封面用纸不错,是“油性”的特种纸,手感颇佳。110多页,内文四色印刷也好,比在网上看到的照片效果好,翻看那些清华学人的墨迹和手迹,是一种享受。此书只到一册,店员大姐说:“书来后小M没让大家碰,说是你要的,免得你嫌脏了。”结果小M又伸头补一句:“昨天吃了一个肉包,忘洗手了,就拿了这本书看,不知道是啥纸,就一页页摸着看。”本来还想感谢小M良知未泯,只好作罢,掉头他顾。


2011年5月10日星期二 春雨阵阵

中午,看雨已停了。便去了我们书店。
在进门处突然看到一函老印刷品。拿起一看,原来是16开的印刷散页,共16幅彩色印刷画页,是王为政绘图,霍达编文的《我国卓越的科学家李四光》,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年2月第一版,定价一元四角。我一页页翻看着,说:这是他们夫妇俩的合作啊,王为政的人物画,当年居然还画了这样一套“李四光”,霍达是他的夫人,就是写《穆斯林的葬礼》的。这套画,王为政画的很精细,当时正是大力宣传《地质之光》《哥德巴赫猜想》的年代啊。画的真不错。小M和X说:“看来我们需要经常倒腾一下书架。”他们说这套画页原来放在那边的角落里,是你没看到。我说我要了。小M笑了:“看来你也不怕脏了。”然后他和X一唱一和:“这套画页可是经过了许多许多的人摸啊.”结账时,小M说,这套画页送你了。又是没收钱。
最后,挑书两册:《人生舞台——阿西莫夫自传》和《酶的情人——一位生物化学家的奥德赛》,皆是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归入“开放人文“丛书中的两本。
突然想起他们的书架,问:怎么不干木匠了?小M答:已经通过快递发北京了。“打包花了两个小时。”
在书店,突然想起一本新买的书,发短信给一位书友,推荐之。结果回复:上一周已经买了。并答正在读胡适的新的传纪。再发短信问:是何版?答复:《舍我其谁》。真是跨越空间的同步啊,这本厚厚的大书,在我案头已经放了两周了。




展开查看全文
书鱼知小
作者书鱼知小
27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书鱼知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