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赫《封建社会》前言部分

SWX 2011-05-09 22:10:06
看到一篇文章:

http://9.douban.com/site/entry/179661540/

首先这篇文章标题就吓了我一跳,文章讨论“民族”这个词的使用,但是直接上来的标题就是虚无主义vs唯灵论,我很难想到这两个词跟民族这个问题能怎么挂钩,结果一看文章,原来又是反对“本质主义”的。文章至少引用了五六个主义(isms),连“唯灵论民族主义”这样不清不白的概念都出来了,我觉得纯粹是把水搞混了,这绝对是分析得更模糊了。我想起来波斯坦在给Bloch《封建社会》一的序言里面提到了类似的一个话题,也是历史学对词汇的使用上:


“当然,从某些观点看来,对封建主义所做的法律上的系统表述,并不逊色于其他的概括性表述。确实可能有人(而且一些作者发现也很方便)争辩说,没有一种合成的表述方法、当然也没有一个词语可以胜任我们期望封建主义一词所能为之事,即概述一种社会制度或一种历史状况的本质。这类意义广泛的词语,无论是重商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抑或是社会主义,必定将它们意欲概括的现实过分简易化。在某些情况下,赋予一些完整的时代以一种概括性名词的做法甚至是危险的。它可能会诱使使用者陷入唯名论谬误的极可怕的泥潭中,而且也许会鼓励他们把真实的存在强加于自己的词语之上,从这个用来描述现实的词语的语源中推论出一个时代的特征,或者仅仅以语义上的牵强附会来建立历史论证的大厦。

“这都是非常实际的危险。但是,所有概括性的词语都存在同样的危险性。如果有人坚持对概括性词语的这种异议,那么就有充分的理由反对使用诸如战争、和平、国家、财产、等级、工业、农业这类老生常谈的概念。实际上,没有代表整个的一组现象的概括性词语,不仅历史学无从谈起,而且一切知识领域的论说都无法进行。

“布洛赫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询问为什么“担心概括性的词语?没有抽象,任何科学都无法进行……难道说叶绿素的作用比经济的作用更‘真实’吗?”但是,如果使用概括性的概念,那么,仅仅为使用这些有用的概念——那些可以帮助我们将一种历史状态与另一种历史状态区别开来,将不同国家乃至不同时代的类似状态排列起来的概念——就要说许多话。这样,为了使封建主义的概念有用,就必须乞灵于一种历史状况或一个时代的真正的本质特征,说明它们的相互依赖关系。”


确实,从形而上学的标准来说,这里的分析不够深入也不够辨析,但是我觉得面对这个问题一般的分析,想这么多就已经够了。下面的问题就是历史学家的任务,而是具体的就大量的史料和文书来说话,而远离任何形而上学的泥潭。
SWX
作者SWX
299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26 条

添加回应

SWX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