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吉祥

嘎玛乌金卓玛 2011-04-25 11:15:50
      春天是个童话的季节,窗外枝头幼芽舞动着嫩绿。
      家里似乎却是灰色的曲调,三婶突发脑干出血,昏倒在家中后被120急救送到医院。亲戚们都围在医院里,我也跟着手足无措,本来就是一种生活在别处的状态更加平添了寂寞无助的真空感。
    我晃晃悠悠的出现在医院中,目睹生命的脆弱。急救室中有各种岁数的生命体在死亡线上挣扎搏斗。现在的医院很是差劲,不仅是不见现金不给治疗,就连过道的休息厅也没有一把长椅,在体力缺乏的时候,我就屈膝靠在墙角坐在地上,眼看着我的独苗表弟因母亲的病危也变得面色苍白,而悲怆无语。
    亲戚的病痛的确导致一个大家庭的情绪低沉,我也昏昏沉沉的终日无所事事的状态。坐公车游荡到我的画室附近的站台,下车前回头看到窗外在车子开过的地方,有个老大爷在拉胡琴乞讨。我脑子里在想着口袋里是否有零用钱去施舍给他,跟着车门开了,就在那下车的时候,我居然迈步未稳,双膝跪地在下车的地方,跪拜的好一个标致的---清朝宫廷“奶奶吉祥式”。膝盖好疼啊,得亏穿的是双层长筒黑丝袜。我赶快用左手迅速撑起来,抬头一看,正对着一个双手抱着三岁宝宝的中年大妈,她正用吃惊的目光瞪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我。不用想,以往等车经历中少有的一幕“朝拜模式”,就是这样的在她的面前上演了。我是一个“虚伪酸腐”的艺术工作者,在这个尴尬的时候,我必须说点什么似乎能够掩饰住我的羞涩。“真的好疼啊,我摔的够惨的!”我认真的对这个大妈说道,并且低头看看变身的“摩登漏洞黑丝袜”(欧洲的流行颓废款式)。她好像也在认真的回答着我,但是我脸红的一句没有听清楚。我没有立即走开,只是傻傻的看着她在对我说话,因为我在心里羞愧的时候,一般都是只能呆在一个地方,不能移动。就这样的呆呆的揉拍膝盖,在我确信已经没有很多人再把目光齐射到我这里时,我赶快离开这尴尬的地方,奔向画室。心说:怎么这样笨啊!
    打电话给我闺密诉说一下吧,“喂---喂-----,哎呀,能听到我的声音么?喂-----喂--”。她的听筒却坏掉了,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日子,春天的日子。奶奶吉祥啊!阿弥陀佛!
嘎玛乌金卓玛
作者嘎玛乌金卓玛
45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嘎玛乌金卓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