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

知闲 2011-04-17 22:29:48
草稿,供批评。

这本书分成三部分,每部分三讲,是一个3×3的整齐结构。作者的核心想法也可以说很简单,就是为自由民主的福利国家提供哲学辩护。为权利优先的代议民主制提供哲学辩护,这是《正义论》和《政治自由主义》两本书的共同目标。罗尔斯觉得自己的第一本书没能完成这个目标,所以写了第二本书加以补充。

当罗尔斯写第一本书的时候,对代议民主制的理论批评和实践挑战主要来自德国人。在理论方面,罗尔斯在“平装本导论”中提到了施米特对议会民主制的批评。在实践方面,德国等国家也试图摧毁代议制民主,罗尔斯自己在43年加入美军,与日本军队战斗了两年。所以说,罗尔斯为代议民主制的辩护,也就是他的第一本书,主要是针对外部敌人,辩护说这个制度是正义的。

到他写第二本书的时候,情况不同了。挑战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罗尔斯把这种挑战称作多元论。以前是外部敌人不认可代议民主制,现在是内部的自己人不认可自由主义。随着挑战内容的变化,罗尔斯的辩护也发生了变化,之前罗尔斯是说这个制度是正义的,现在罗尔斯的立场可以说是这样的:就是说这个制度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因而并不是完全正义的,但在政治上这种制度仍然可以说是正义的。

在《正义论》中,罗尔斯把一个国家当成一个整体来看待,我记得他在书中提到了社会系统、经济系统和政治系统,他试图为这些系统的总和做一个辩护,而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是说,可以从一个哲学立场、从一种正义观出发,对社会、经济和政治系统做一个全面的调整。在《政治自由主义》中,他从这个立场后退了,基本上只限于为政治系统做辩护。

也就是说,在写《正义论》的时候,他认为美国社会而不只是美国的政治制度是正义的。但经过中间这些年,经过女权主义等的挑战,他认识到美国社会毕竟有一些根深蒂固的不正义成分,是不可能正当化的,而且可能是根本不可能清除的,也不可能从一个正义观念出发来进行辩护或调整。所以他不再说整个社会是正义的,而只是说这个政治制度是正义的。

那么他是怎么进行这种辩护的呢?

讲到这里我觉得必须回到文本。他这个文本的结构,和这个辩护的逻辑不是很协调一致的。

他的文本,前三讲是讲政治自由主义在实践理性中的一般哲学背景,中间三讲设计三个主要理念,也就是重叠共识,权利优先性,公共理性。最后三讲讲制度框架。他并不是从若干前提推出结论,所谓结论也就是这个制度是正义的。而是像搭积木一样,在前六讲专门制造材料,所谓材料就是一些概念和理念。到第三部分,才用这些材料来搭建了一个制度框架。

所以他说,“平装本导论”23页:

A main aim of Political Liberalism is to say how the well-orderd society of justice as fairness (set out in A Theory of Justice [1971]) is to be understood once it is adjusted to the fact of reasonable pluralism and regulated by a political conception of justice.

“《政治自由主义》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想讨论秩序良好的公平正义的社会(它是我在《正义论》[1971]一书中所阐明的)是如何通过一种政治的正义观念来获得理解的,而且,一旦它适合于理性多元论的事实,又是如何受一种政治的正义观念规导的”。

他并不把自己这本书的目标,说成是要为现实存在的代议民主制辩护,而是说,给定多元论和政治的正义观念,一个秩序良好的公平正义的社会如何能够得到理解。这也就是说,要从多元论和政治的正义观念出发,把一个秩序良好的公平正义的社会搭建出来。这也就是他所谓的“政治建构主义”,跟传统契约论一脉相承的方法。他把一个辩护性的问题,转化成了一个建构性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罗尔斯继承了社会契约论的传统。而契约论的鼻祖应该说是霍布斯,霍布斯这样开始他在利维坦中的讨论:

“因为号称“国民的整体”或“国家”(拉丁语为 Civitas)的这个庞然大物“利维坦”是用艺术造成的,它只是一个“人造的人”;虽然它远比自然人身高力大,而是以保护自然人为其目的;在“利维坦”中,“主权”是使整体得到生命和活动的“人造的灵魂”;官员和其他司法、行政人员是人造的“关节”;用以紧密连接最高主权职位并推动每一关节和成员执行其任务的“赏”和“罚”是“神经”,这同自然人身上的情况一样;一切个别成员的“资产”和“财富”是“实力”;人民的安全是它的“事业”;向它提供必要知识的顾问们是它的“记忆”;“公平”和“法律”是人造的“理智”和“意志”;“和睦”是它的“健康”;“动乱”是它的“疾病”,而“内战”是它的“死亡”。最后,用来把这个政治团体的各部分最初建立、联合和组织起来的“公约”和“盟约”也就是上帝在创世时所宣布的“命令”,那命令就是“我们要造人”。”

“为了论述这个人造人的本质,我们将考虑:
第一、它的制造材料和它的创造者;这二者都是人。
第二、它是怎样和用什么“盟约”组成的;什么是统治者的“权利”、
“正当的权力”或“权威”,以及什么是保存它和瓦解它的原因。”

简而言之,也就是要用公民、统治者、权利和契约把国家制造出来。罗尔斯和霍布斯的思路在表面上不一样,但是霍布斯的主要材料也是罗尔斯的主要材料,霍布斯的目的也可以说是罗尔斯的目的,也就是要用这些材料组合成一个国家。两者的思路在实际上是相当相似的。而且可以说,罗尔斯所采用的,也正是霍布斯所采用的“分解——综合”的方法,先把福利国家分解为原初状态下的公民,然后再用这些公民组合成一个公平正义的稳定社会。

作了以上评论之后,真正回到文本。

第一部分 政治自由主义:基本要素

第一讲 基本理念

首先是原初状态的理念,和霍布斯一样。然后是原初状态中的个人的理念,霍布斯也讲这个。然后是这些个人所要建立的秩序良好的社会的理念,相当于霍布斯的利维坦理念。这些人在原初状态中是根据一种公平正义的观念来建立社会的,所以也讲了公平正义的理念。

总之,这一讲的主题就是传统契约论的所有典型要素。当然,罗尔斯在细节上与前人非常不同,这也是读起来很不容易的原因。

第二讲 公民的power和他们的 representation

讲公民和代议制。同样是传统契约论的典型要素,同样在细节上与前人非常不同。

第三讲 政治建构主义

罗尔斯说公平正义是一种建构主义的观点。也就是和传统契约论一样,公平正义这样一个观念,意在建构一个国家。在细节上相当复杂,写的很长,但整体上还是契约论的传统思路。

第二部分 政治自由主义:三个基本观念

第四讲 一种交叠共识的观念

霍布斯在《利维坦》最后一段充满信心、非常乐观地说的:这讨论不偏不倚、不忮不求,除开向人们阐明保护与服从之间的相互关系之外别无其他用心……因为这种真理既不违反人们的利益,又不违反人们的兴趣,人人都会欢迎。

罗尔斯和霍布斯一样,试图给出一种不偏不倚、每个人都认可的交叠共识。用霍布斯的话来说:因为这种真理既不违反人们的利益,又不违反人们的兴趣,人人都会欢迎。

不过罗尔斯比霍布斯有更多疑虑。168页,考虑了重叠共识是否可能以及是否能稳定的问题。他说达到重叠共识要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只是达到一种宪法共识,这种共识并不是交叠共识。人们只是把自由主义的正义当作一种历史协定犹犹豫豫地接受了下来。到第二阶段,才达到了交叠共识。随着政治合作的不断成功,公民之间的信任和信心不断增强,逐渐才把这些共识接受为交叠共识。我觉得罗尔斯这里是叙述了一个简化版的美国历史。罗尔斯面对的问题是,一开始美国甚至有奴隶制,也就是一大部分公民并没有接受自由主义的理念,过了几百年大部分公民才把自由平等真心接受。这种观念才逐渐成为交叠共识。

所谓的交叠共识,主要是指对自由而平等的公民享有选举权、政治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以及民主的选举程序和立法程序所要求的各种权利的共识。

第五讲 权利的优先性和各种善的观念

这一节纯粹是辩护性的,184页,用罗尔斯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试图澄清一些误解。罗尔斯想要建构一个正义的社会,他说任何正义观念都无法完全从权利或善中抽演出来。也就是说,交叠共识不能只包含对上一讲所讲的权利的共识,而必须包括对善的共识。没理解错的话。然后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权利和善互相冲突的时候谁优先?罗尔斯的回答是,权利优先,同时权利优先和善可以是不冲突的。

罗尔斯在这里讲了五种善观念
作为合理性的善理念
首要善的理念
可允许的完备性善观念的理念
政治美德的理念
秩序良好的社会理念

罗尔斯说——用罗尔斯自己的术语说——这五种善的观念都可以和权利的优先性吻合。在这一讲的末尾,罗尔斯导出了公共理性的问题。

第六讲 公共理性的观念

公共理性是民主国家的基本特征,是那些共享平等公民身份的人的理性。这里讲的,实际上就是卢梭的公意问题,康德接过了这个问题,然后把它传给了罗尔斯。

我们都知道公意被批评为不存在。罗尔斯这一讲在艰难地论证公共理性的存在。236页讲公共理性的内容,他说公共理性是通过“政治的正义观念”而系统地表述出来的。

这一讲从多方面讲公共理性,讲了公共理性的内容、范例、困难和限制。

第三部分 制度框架

在前两部分做了观念上的准备之后,开始讲制度。

第七讲 作为主题的基本结构 the basic structure as subject

287页。在公平正义的社会里,基本的制度是公正的,原因是“这些制度可以满足自由而平等的道德个人在一种人际公平的境况下用来调节该结构的那些原则”。主要的原则有两个,一,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平等的要求获得最广泛平等的基本自由权利,而此一平等的基本自由图式,与所有人之类似的自由图式是相容的。二,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在下列条件下是可以允许的:即如果(甲)这些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可望最有利于那些最不利者,(乙)各种职业和职位在机会均等的条件下对所有人开放。

298页讲了这些基本结构的理想形式。302页,说实际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常常充满着大量非正义,所以更需要提出一个理想的正义制度。

第八讲 诸基本自由和他们的优先性

回答哈特的批评。
哈特的批评是,《正义论》对自由及其优先性的解释有两个严重的裂缝。一是没能充分说明优先性的根据,二是没能提出令人满意的标准,来具体规定在立宪、立法和司法三阶段运用正义原则时,如何具体规定和调整这些自由。
罗尔斯根据批评微调了自己的术语。

第九讲 回应哈贝马斯

没看到哈贝马斯的原文,就不写什么了。另外应奇先生就此论题写过一篇文章。
知闲
作者知闲
15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知闲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