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都三十岁了……

1984 2011-04-15 10:50:09
早上在地铁里买了一本《读者》,上次买都算不清何年何月了。出了恼人的换乘通道,东张西望时看见报摊上《读者》的封面有个硕大而鲜红的“30”,才临时起意买了一本。价格略涨,三块变四块。上中学时连续买过好几年,现在还放在柜子里,好像收藏什么宝贝,斩新斩新的。当然,新倒不完全是因为特别爱护,其实后期买的都没怎么看,只是觉得习惯了而已,不买就是个错儿。记得高中同学很不愤地把《读者》说成作文杂志,“读者体”(好歹比“知音体”强)是有点儿泛滥,但是我到现在还坚持认为《读者》是本非常好的杂志。

我总觉得《读者》出现得恰逢其时,对我的世界观影响很大,因为这杂志很喜欢讲大道理。翻开手头这本,虽然内容已经升级到扎克伯格了,但是感觉还是没怎么变。想想,一个而立之年的男人或女人,还显得像个理想主义者,大概不是个作家就是个怪物吧。反正我还没到三十,还是有点儿相信《读者》努力传达的“真善美”的大道理,至少是暗暗相信。

隔了好长时间,《读者》的装帧竟然还是那么朴素,双色印刷,封面封底和中间各夹着几张彩页。以前的《世界博览》、《海外文摘》大致是这么个格局,现在这两位怎么样了呢,我也不知道了,好像《世界博览》变成全彩了?在花花绿绿的全彩色杂志里,《读者》真是个异类,这个中年人只有那么一两件衣服,勤洗勤换,君子固朴素。

这有限的彩板乃是广告的乐园,《读者》的广告向来泥沙俱下,印象深刻的是不靠谱的培训项目、贝塔斯曼,还有估计已经消失的各种邮购商品俱乐部。对了,还有收音机,好像叫德声牌。这期有好几页的凡客诚品,与时俱进,其他的广告仿佛也靠谱多了。杂志的格局没怎么变,卷首语,中间彩页过去再翻一页的左幽默右漫画,豆腐块式的可疑的励志文章,以及封底彩版的歌曲,都在。记曲谱的总是一个人,很强悍的感觉。

虽说君子固朴素,而且发行量相当大,《读者》也在不断微调以适应社会。其实从《读者文摘》变成《读者》,也是全球化的压力,那还是很早的事情了。从月刊改半月刊,出于各种考虑推出新的版本,乃至最后弄出个出版集团,都是时代的投影。

甘肃能出这么本影响巨大的杂志,实属奇迹。虽说风水轮流转,文化中心在不断的转移当中,但至少近几十年来从文化到地理上都属于边缘【更正存照:地理边缘一说不确,感谢 一一 君知会。】之列。更奇迹的是,《读者》不是孤例,甘肃还有本《飞碟探索》,虽然不及从前牛掰,但余威应该尚在。

总之,祝《读者》茁壮成长,即使三十岁了还能成长,还能进步。在远未来,这本杂志如果消失了,那绝对是件令人神伤的事情。
1984
作者1984
103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1984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