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神》纯洁的悲剧

diabolo 2011-04-09 21:16:32



一、情欲的孽迷宫

水声。

木制模板与植物浆液撞击的音响,节奏昂然。

女人的手纤细,白嫩,和乳白色的汁液纠缠时,流淌着让人头晕目眩的美。

她腰肢柔弱,面容却苍白而衰老,一头华发,两鬓冰霜,仿佛浸润着山野灵魅的妖精,让人看不分明……

那些纸张的纹路,纠结着数不清的爱恨情仇,仿佛要把她吞噬。然而,女人只是默默工作,心甘情愿的承受命运的责罚。犯了错的不仅是她,背负着十字架的却独她一个。她就像是一个不会抱怨的瓷娃娃,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游离在人群之外,视线中央……

女人停下工作,愣了会儿神,发出轻轻的叹息。那摄人心魄的嗓音,仿佛是床底间妖娆的魅惑,却又散发着无尽的淡漠与庄严——

女人的性感,是骨子里的风情万种,她可以不发一言,却用眼底的无尽哀怨,吸引住男人的视线……

他们都爱她,却没有谁可得。

那个女人,就是美希……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美希知道,那个男人就是晃,她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已经了然于心……

晃是风带来的男子。

像鹰一般飞过层峦叠嶂,带来些许新鲜的空气。一出场的晃,穿着皮夹克,戴着太阳镜,骄傲的骑着电单车,像风驰电掣的少年,拥有让人惊心动魄的青春气息。途中的事故并没有让他心情烦躁,相反,他却心平气和的躲到路边看风景。

他喜欢画画,热爱书法。他善良的微笑,眼神纯净。

这样心境安宁的男子,却像暴风骤雨般荡平一切——他是外乡人,她的根则在这里。他是山林的匆匆过客,她是村民眼中的诅咒梦魇。他们说她已经很老很老,而他却风华正茂,蓬勃生机……

然而,那并不妨碍他欣赏她——

看着她汗涔涔的背影,凝聚在脖颈处细密的汗珠,随意落下的碎发……他,竟然在那一瞬间失神了……

或许,从晃走进那片森林的第一刻起,便应当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微妙的命运……

暗无天日的森林,有风鼓鼓的吹过,有野兽的嚎叫,也有人性中最初绽放蓓蕾的精神之花。美希和晃,是谁先吸引了谁?又是谁先引诱了对方?这一切,都早已无暇多想——

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衰老的女子,他们孤身一人,对抗着寂寞,惆怅,百无聊赖的人生,周围非议的目光,他们,只是在那枯燥的山村生活中彼此需要,互相安慰,那,便已经足够。而纠缠在他们之间的情欲,因为和爱相连,便多了份纯洁和安详。

她似乎在哪里都可以瞧见他,他仿佛无处不在。他的到来,伴随着噩梦潜进每个人的睡眠里,那些梦与他的关联千丝万缕,而他,则仅仅是那些过去罪恶再次被提及的引子——

他是一个迷,却迷得那样纯粹,那样安静。

晃和美希第一次真正的交流,是他在林间迷路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他找到了美希的小屋,她一回头,便看见他在草垛上画画。她有些心慌,自顾自的做些事情,而他在身旁,让她的动作都变得粗暴。他就是那时看着她失神的,他们的交谈全是些平常的句子,却在闲聊中加入了鸦片的缠绵,像催眠的魔咒,音调的高地起伏,浸润着说不出的挑逗和暧昧。

活色生香。

没有情爱场面的镜头,却像是抹了一层玫瑰色的蜜,性感的不可方物。美希娴熟的动作,轻柔的配乐,纠缠着晃安静却满怀爱意的眼神,洋溢着简单的幸福和美好的情绪……

那样轻松的时光,未曾料到即将在开始时便走到了尽头,悲剧的帷幕已经掀起了一角,而主角们却浑然不知,依旧享受着最后的快乐和短暂而脆弱的安宁。

情欲是迷宫的推手,他们已经开启了一线通往未知世界的缝隙,便无论如何都要继续下去。对于晃,美希是主动的,她看懂了他心中的渴求,而她 ,也对他有着似有还无的心情。她在去采摘茜草的路上又遇到了他,穿白衬衣的干净男子,仿佛一只从天而降的鹰隼,锐利却温暖的眼神,谦和的笑着……他跟在她身后,和她一起寻找,她再次感到心慌,然后,便看到了从前的那个女孩,和她懵懂无知却一样对青春和情欲充满好奇的少年一起,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那是十八九岁的她和她的隆直,她的哥哥,她的爱,她的悔恨和她漫无边际的耻辱之柱……

瓢泼的大雨中,美希引晃去了那个禁忌的山洞,恍惚的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引他往那里去,为何要向他说出尘封心底的秘密。或许,是他给她太熟悉的幻觉,或许,是她好久没有得到爱和抚慰的干渴的心,驱使她像若干年前一样,引诱着另一个亢奋且青春的少年,逐渐沉沦到情爱的漩涡里……寂静的山洞中,雨点像佛祖悔罪的咒语,振聋发聩的雷声,却无法驱散那些心中的热望。美希如中邪一般,静静的叙述着那段禁忌之恋,从前的影子没有离开,就在她身后不停的上演着轮回的悲歌。晃茫然无措的看着她的表演,不知道这个寡言的女子为何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她陌生,冷酷,却妖娆而美丽——

面对美希的亲吻,晃有一丝忧虑,但很快,他便被她融化了……

那样的一个女子,轻灵得像一汪潭水,深不见底,然而,也是她,能让你心甘情愿的沉沦,即使前方是悬崖万丈,也要随她而去。

灵与肉的媾和,便在那冰凉的岩石上,如暴风雨般进行。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光亮,淹没了周围的环境,只静静的倾洒在他们身上,形成了一个光圈。晃仿佛在朝圣,认真的执行着某个仪式,但他同时也是将美希当作一个女人去爱。他年轻有力的身躯混着汗水和雨水,交织在美希的怀抱中,激烈的起伏。美希享受着久违的甘露,她的心又活了,青春也仿佛回到脸上,而带给她这一切的人,则是那样被她幸福的拥抱着的年轻的晃……

美希和晃的感情,像山间的溪泉自然而然的发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呼号,没有什么感人至深的行动——

爱,只是在该发生时恰好发生了,而那个人就在身旁,如此而已……

可是,这原先理应美好的一切,却更像是一出狂暴的闹剧。神,在头顶看着他们,却缄默不语——

在最该得到惩罚的地方,开始了另一幕悲剧,这是神的惩罚,还是神的怜悯?

悲茫的音乐响起了,音符中俯首皆是让人感到不安的声音。那些深情的吻,暧昧的喘息,爱到不能再爱的眼神,全部的全部,就像是一场游园惊梦的幻境,不知道是梦,是现实,一直继续,亦或什么时候突然终结在一个句点……

晃和美希的第一个情欲段落,拍的算不上唯美,无论是配乐还是镜头都太过压抑。那些躁动不安的因素,狡猾的躲藏在安静而舒缓的氛围中,潜声吟唱,诱惑着所有悲剧一步步爆发,愈演愈烈。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脸上都没有笑,没有哭,没有任何表情,她在他脸上找寻过去的影子,他贪恋她不可思议的身体。一切,像例行公事一样,却又有着让人迷惑的“仪式性”。他们是在迷宫中赛跑的孩子,在黑暗里寻觅光的出口。这并不是电影的第一段情爱戏,在此之前,园子和隆直在美希面前已经上演了只听得到声音的活色生香的一幕。隆直的脸是晦暗而肮脏的,但他,却拥有一双灵巧的手,纤长白净的手指,仿佛会歌唱一样,演奏的乐曲,却是森凛且妖邪的绝唱。然而,和他的不同,晃和美希的情爱镜头,却有着说不出的淡然和纯净——

仿佛涅盘和重生一样的爱欲,破茧而出,害羞的张扬着夺目的翅膀,权且作为这出悲剧的祭奠,让人唏嘘而陶醉……

迷宫,看不到出口,却绝望得让人欲罢不能。

晃为美希着迷,他不可自抑的要去找她,哪怕一分一秒也不愿放弃。苍老的美希,在爱情的滋润下重新焕发了活力,她美艳,年轻,当其他人在急速老去之时,却独她一个拾获了青春的眷顾。欲念,是会上瘾的。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绵延不绝。晃和美希的第二段情欲戏,时间不长,却带上了点儿老情人间的俏皮。他飞奔去见她,大汗淋漓,那湿漉漉的性感在镜头前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光,也同时迷蒙了美希的眼睛——

她无法拒绝,不能逃避……他是爱着她的啊……他们是拘囿在一个迷宫里的伴侣。

雾,愈发浓重了。纠缠的秘密像广袤的蛛网,缠绕住了所有人的前生和来世……

晃和美希的爱情,不知在何时开始。他看她的眼神,一直像浸润着眼泪般明澈,而她,却在回避那些暧昧的探寻。爱和性,永远是可以割裂,可以对立的,她爱的可能是他的影子,他的血脉,他的气息,他让她想起的回忆,他补缺她从前的遗憾,而他,却除了她别无所求。爱情,本该那样悄悄的来临,然后享受,如饮下甘泉的酒酿,他在一无所知之时与她相遇,相爱,等待的,却是命运的捉弄和众神的嘲讽——

最美好的,已经全部奉上,接下来,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悲鸣,是人性挣脱不开轮回悲剧的绝望,是毁灭前夕的疯狂和暴戾……

二、你是我的俄狄浦斯

俄狄浦斯信仰世界的“秩序性”,他追求光明,奋起反抗,但可悲的是,他的行为恰恰毁灭了他的世界,他的理想,最终,仍落得一个被命运吞噬的厄运。

晃同样如此。他担任理性的教职,心,却如脱缰的野马,一心想要往美希那里去。他中了狗神的蛊,美希是毒草,也是解药,他饮鸠止渴之时,却从未想过那会是一个和他有“关系”的人……

他的眼神是孩子般的清静,卷卷的柔软的头发,脸颊荡漾着青春的光。

他是她的爱人,她的指引,她的希望,她的俄狄浦斯,她最后的归宿,她难以磨灭的记忆。

渡部笃郎奉献了他最难得的一次“少年”之旅。那时的他,在自己三十二岁的年纪上,却让人难以置信的拥有着最纯粹的少年气质。俄狄浦斯是自己世界的主角,而晃,却是美希的配角,稍有不慎,便会毁了那份难能可贵的戏剧张力。然而,他却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恰如其分的演技自当如此,不争抢,不退缩,不亢不卑,火花四溢。

没有佞邪,没有沧桑,嘴角微微的上扬,便是一个最明净的微笑。

这样的晃,活在青春中,死在青春中,他跌宕起伏的命运指引他成为了一个不老的神话……

“谷神”——

晃在美希制作的草纸上,写下了祭典中的这两个字。

谷神,意味着“母亲”。“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绵绵乎若存,用之不动。”晃慵懒的声音伴随着蝉鸣,一点一滴的涌入我们的耳膜中,他的舌尖盛开着茜草的清香,在那个黑暗的夏夜里让人无法自拔,挥之不去。暗示命运走向的谶语,从自己的嘴中滑落出来,是不是更具有讽刺性?而那时的晃,却正和城二在把酒言欢之时,思念着一会儿将要约会的美希——

比他年长的情人,却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活力。她让他着迷,让他贪恋世间的爱情,也让他在堕入无限深渊的时候,手足无措,茫然无知……

美希来了,来的匆忙,来的紧切。森林要被砍伐了,美希的小木屋难以幸免,她去求安居夫人,却让她把美希和隆直兄妹相亲的真相公之于众,并且死于离奇非命。被安居夫人当着晃的面羞辱的美希,脆弱的像一株风雨中的茜草,而晃作为她的隐秘情人,只能无助的看着她的后背,心痛的几乎要哭了出来……美希再次成为尾峰众人心里的“狗神”诅咒,他们咒骂她,侮辱她,而她却依然只是默默承受,保持安静。愚昧而惶恐不安的村民,趁美希参加安居夫人葬礼的时候,捣毁了美希的作坊,被众人压在身下的晃,无能为力的看着狂暴的仿佛发疯一样的人群,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那是心中的愤懑,也是无奈的哀鸣……

俄狄浦斯是为了摆脱命运的纠缠才远走异国他乡,然而也是命运,指引他回到了原本属于他的轨道。纯洁的愿望,导致了最震撼人心的悲剧,纯洁的爱情,却是一切悲剧的源头。置身事中却一无所知的男男女女,挣扎着,想要拯救自己的爱人,而救回来的,却是面目全非的残酷现实和一览无余的绝望境地。

晃被逼迫离开,美希精神失常。山间的浓雾愈发恐怖,风吹过的声音,凄厉而尖锐,像是在诉说一个骇人听闻的传说,即将到了谜底揭晓的一刻。他惦念她,无法忘记,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成为祭品……

他想要从别人手中夺回她,即使那个人是万能的神,也无所畏惧。

高尚而纯洁的俄狄浦斯,总是那样勇敢而坚毅。他不是她的救世主,只是一个爱着她的普通男人,即使她疯了,她是灵媒,和她在一起会受到诅咒又有什么关系?他只想把她带走,让她走在阳光底下,虽然外面的世界会毁了她,让她腐朽不堪,让她痛不欲生,但那也比让她浑浑噩噩的遭人虐待要幸运许多,起码,她是和她爱着的人在一起……

然而,更大的悲剧却接踵而至——

他爱上了比他大的女子,他和她灵肉相合,他为她疯狂着迷……可是,那个女子是他的母亲,一直,一直怀念着他,思念那个死在雨夜的幼小生命,日日夜夜,永无止境……

然而,即便如此,晃也没办法不去爱她。

她是他的爱人,其次才是他的母亲。他的心已经先入为主的牢牢被她占据,容不下另一个身份,另一层关系。全剧中晃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台词是:

“我在想,如果美希有1060岁,如果她是我的母亲,那又怎样?我也要把她夺回来……”

然后,那个少年便用特有的满不在乎的神情,在夜色中豁然的一笑,勇敢的闯入了黑暗中去……

如果说俄狄浦斯一直在回避自己让人瞠目结舌的命运,那么晃则是在得知真相之后,一如既往的向前,没有丝毫恐慌。他是反英雄的俄狄浦斯,冲破了道德和伦理的拘囿,一心追索着挚爱和理想。他的信念依据美希而建立,他的整个人也是她给的——

没有她,他活不下去,纵然前方是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他也心甘情愿的前往……为了她,他要吹响最后一战的号角……

隆直想要全族人殉葬,他在祭典的酒里下了毒,倒下一片无辜的生灵。晃奋力保护那些老弱妇孺,在城二的帮助下解救了一批幸存者,然后义无反顾的跑回了那个地狱般的修罗场,因为美希还在那里……摆脱了隆直纠缠后的美希,恢复了神智,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远方一个焦急奔来的人影儿,是回来找她的晃。美希像个委屈的孩子般,哭泣着奔向自己的爱人,而晃,却看到了美希背后已经杀红了眼的隆直——

一家三口,以这样可笑却可悲的局面相见,先前那些呼风唤雨的神,却仍是保持缄默,哑口无言……

“晃,我是你的父亲!”

隆直凛然的叫着,然而晃却在拉住美希的那一霎那,手中的利斧仍是毫无犹豫的向他头顶挥了过去……

世界,又恢复了原先眩目的色泽。

是父亲又怎样?是母亲又怎样?

他是自己选择了俄狄浦斯之路的俄狄浦斯,他自觉自愿的弑父娶母,没有一丝懊悔或是惶惑——

他爱得惊天动地,爱得没有原则,却也是爱得最纯,最深的那一个……

远走高飞,是戏文里安慰看客的戏码,逃不开宿命煎熬的晃和美希,除了死亡,还能有什么作为解脱?

茂密的树林间,浓雾渐渐散去,又是一个新的黎明到来,而晃,却倒在了曾经迷恋着的光影中,再也张不开双眼。美希的眼神,宛如婴儿一般茫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隐隐觉出,那个曾经只对着她浅浅微笑的男人,已经远离她的生命去了……

她搀扶着他,渐渐走向密林的深处——

是生,是死,都已经不再重要,只要他们安然的度过了彼此最后的时光,那便已经足够……

晃的电单车仍停驻在荷花池边上,呼吸着晨间的露水,清澈而明艳。城二和理香在那片曾经血腥凛厉的祭坛边,放下两束鲜花,权且作为这个俄狄浦斯故事最后的一点纪念……

我们,依旧在想念着那个惊世骇俗的俄狄浦斯王子,怀念他的努力,他的坚持,和他铭记于心不愿放弃的爱情……

三、女性主义的悲歌

孕育生命的是母亲。她们的子宫是世界最安全的堡垒,埋藏着一个个生命的种子,希冀着不一样的黎明。女性,是“希望”的象征,无数民族的图腾——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多少人将女性踩在脚下,弃如草芥?

谷神,是大地之母,狗神,历代相传的也是女人。庇荫一方的神明怀抱着亲切的笑容,像母亲一样张开双臂,得来的,却是子孙臣民疯狂的掠夺和无休止的欺凌。母亲也会发怒,神灵不是永远缄默不语,她们将惩罚的使命授予到一个女人身上,只因为她有着奇特的容颜和一颗不老的心——

她,便是美希。

美希是一个近似神话的迷。

她并不是明艳照人的蔷薇,却有着荷花芬芳淡雅的清香。她不刻意为之的顾盼流芳,却给了众人一个风华绝代的旖旎背影。

美希是造物主的一个奇迹。她的美丽让人迷醉,骨子里的性感妖娆,却包裹在一张朴素的脸孔之下,又怎么能不让男人神魂颠倒?天海佑希之前的冷硬气质被很好的掩盖了起来,确切的说,她是将之合情合理的利用,变成了一股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柔美和坚定。美希因为爱而变得年轻,却也在行将就木的男人眼中,变成了妖孽一般的诅咒——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狗血!”
“大家都被狗神吃掉了!”

  村里人眼中射出不肯容赦的异样的光芒。动摇和困惑不断地向美希和晃袭来,于是二人决定离开村子。而此时……

(转自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f?kz=125397353
diabolo
作者diabolo
32日记 6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diabol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